熊猫睡睡

太阳雨

存档

天上出了个大麻烦,之所以称为麻烦在于太阳神突然罢工了,至于大的部分,在于那个罢工的是一向认真负责的桥本奈奈未。

小小的世界陷入了没有太阳的日子,天上的boss有一百种方法让月神不用工作24个小时,但是隶属太阳的神袛不在,即使能维持一定的亮度,却也始终得不到真正的光明。

人间已经三天没有太阳升起了,雨神白石麻衣象征性地撒了一点水下去,和旁边拼命呼气的高山一实埋怨:“这也不是办法,总不能一年一年地不日出吧。”

“boss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总会想到办法的。”用阴雨天气来掩饰没有太阳的事实,传令神齐藤飞鸟哼着歌蹦蹦跳跳地跑来,白石一直以来的不良预感终于应验了。

“boss找你。”齐藤仰着头回以dark微笑,又眨着眼睛让她自求多福。

白石自问最近下雨兢兢业业从不翘班,路上想通了的人又站直了几分,等着boss最新的吩咐。

作为雨神,她可能是仅次于月神排名第二的,和太阳神桥本不熟的人了,毕竟双方的工作毫无见面认识的必要,只知道有这么一位面目清冷的同事,偶尔能从休息的仙女们口中得知一些太阳神的八卦。

对了她叫什么来着?

白石努力回忆着桥本的姓氏和名字,在被踢下天界的时候甚至连那个高挑的背影都有些记不清了。

“啊…要吃吗?”松村沙友理看着趴在面前的女人,任谁都会对在雨天摔倒的家伙产生同情,她左手举着伞,右手艰难地掏出一个饭团递过去。

白石在心里咒骂了boss几个回合,粘在一起的头发看上去可怜兮兮的,抹了抹脸上的水看清了人影,很有感染力的亲和微笑,雨神小姐哇地一声就抱了过去。

松村拍了拍她的脑袋说:“我家就在附近,要不要上去暖暖身体?”

人间自有真情在,白石感慨那些经常下来的老司机没骗人,跟在旁边想开口发问,又安慰自己大概是松村大咧咧的性格,并不介意捡回去这种从天而降的陌生人。

还没有摔死的,长得很好看的陌生人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你先坐在门口喔,奈奈未帮忙拿条毛巾啦!”不大不小的日式公寓,玄关整齐摆放着两双外用鞋,白石还没来得及道谢,一条毛巾就扔在了自己头顶。

“不要把水滴在房间里。”桥本低着声音有些冷漠,似乎也习惯于松村随便带人回家的设定,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才是松村从街上捡来的第一个。

白石感叹道世间有松村这般善良的好人,就有桥本这样无情还有洁癖的坏蛋。

那条毛巾像是被提前烘过,纹路间的热度直到白石擦干净了脸,依旧隐隐约约地渗进了身体里面。

松村放下东西又急忙跑了回来,手上拿着自己的衣物叫白石先去洗澡,她站起身的时候桥本正好端着水杯走进客厅,只看到了利落的短发和白皙的脖颈。

作为日常使用人类样貌的神,只要戴着象征身份的器物,即使来到人间也具备神的能力,彼此之间是能看到人身下神袛的真实。

桥本平时出门是不戴她那条太阳神项链的,只是为了尽快让门口的落魄雨神温暖起来,才主动用能力给那条毛巾施与了祝福。

白石捂着嘴巴惊讶地看着桌边,也给松村倒了杯热茶的人。

“运气居然这么好?”不敢相信这么轻易就完成了任务的一半,不过确实如传言中那样,看上去是个不太好相处的神,桥本示意着松村还在这里,淡淡地说:“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看来找到太阳神只能算完成了十分之一,翻了个能直达天界的白眼,白石又追问原因,桥本摇摇头回道:“没有原因,只是暂时而已,如果你愿意等,可以先住在这里。”

房间真正的主人松村愉快地点着头,同意了外来家伙的自作主张。

“喝点热的吧。”桥本推了推桌上的茶杯,白石皱着眉头抿了一口,又看了眼吃着饭团总算露出些微笑的人。

她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松村的好意,神是不需要填饱肚子的,见犹豫着什么的样子,松村又补充:“你要吃点东西啊,不然着凉感冒了怎么办?”

“我可是雨…”白石被桥本紧张的眼神掠过,吞下了那个神字,尴尬地接着说:“我可是雨女,怎么会怕区区一点小雨呢。”

松村疑惑地瞥了眼窗外形成的雨幕,若有所思地再度点头。

“你住在这里也要支付房费的,和我们一起去打工好了。”自觉不能浪费白石这张模特脸,桥本化身资本家的进度堪比神融入世间的迅速,白石虽然偶尔会窥探下人间的秘密,心里却暗暗好奇桥本这太过趋向于人的神格。

所说的打工白石并不意外,在家一脸冰霜的太阳神对着镜头摆出各式的笑,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抬手的飞吻上,盯着屏幕的白石向后躲了躲,脑内的好评被另一边的导演打断。

“白石桑真是天生丽质,不愧是沙友理酱的朋友,个个都是美人呢。”夸奖对神来说同样受用,白石被拉去化妆挑选衣服,抽空问偷瞄自己的桥本:“你怎么对打工这么熟练啊。”

“为了便当。”桥本回头向助理要了中午的份,自言自语地念叨了句好怀念。

十分钟的试镜就让整个摄影棚都换了称呼,小助理一脸羞涩地挤到白石身边:“麻衣样,中午想吃什么,啊麻衣样真是好看,比桥本桑还要好看。”

看来平时桥本也没有对人有多亲切,助理用着敬语小心翼翼,白石露出一个足够明媚的笑,目送着她一步三回头地出门。

“你对撩人也很熟练嘛。”

“真是太客气了奈奈未。”

白石扬着尾音心情很好的样子,抬起胳膊搭在桥本的肩膀上晃悠,她不是没注意到自己拍摄的时候,不远处的桥本趁着补妆的功夫,毫不吝惜投过来的欣赏目光。

“是不是很好看?”故意逗着紧绷着嘴角的人,桥本忽然凑近让她再说一遍,听清了问题后微微垂下了眼,似乎是在认真思考回答的语句。

白石说不上是不是有点不好意思,挪开了略显亲密的接触,在桥本并不在意又很肯定的嗯字中又退了一步。

后来她发现桥本眼里亮起的光其实是因为便当来了。

“是挺好看的,麻衣。”连夸奖的声音都没有起伏,直到离开前也没有再看向身边的人,只是抬起手弹了下白石的额头,走远了才敢回忆对方寻求称赞的表情非常可爱。

在秋季拍摄夏天的主题确实有些寒凉,太阳神触碰过的地方旋开一阵暖意,还不太适应的雨神本能地去找她的身影,正好对上桥本同样莫名担心的视线,白石想,自己可不如人家镇定自若,逞强地比着谢谢的口型。

桥本给这个颜艺打满分,终于不自觉地笑了出来,又低下头扒拉着对比起来不再那么吸引人的菜色。

白石盯着她还残留着笑意的侧脸,这次腾升起来的温暖来自心底。

赶在下月初加印的杂志封面大获好评,松村搬了一摞回家,笑嘻嘻地指着旁边的标语:“麻衣你看,读者都叫我们御三家来着,哇,月底的分成一定能买好多炸鸡。”

白石正想说自己很喜欢这份工作,之前的导演就安排了她和桥本的二人拍摄。

“不觉得二位非常般配吗?”上了年纪的男人浸泡在粉红色的少女心里,挑选的衣服却是黑白色系的简单搭配,桥本倒是一本正经地听从造型师摆布,白石哼了一声,跟着想起身为雨神的自己之所以不熟悉桥本的原因。

就像那两个颜色,她们有着太多相反的极端面,只看脸的话,白石才能坦然承认桥本是符合自己喜欢的类型。

休息的空当白石起了捉弄的心思,雨神在指尖凝聚起水珠,得意地看着被弄湿衣服的人,谨慎控制着能蒸发水渍又不至于意外破坏了衣服。

论恶作剧桥本还从没向谁认过输,她点起一小团火苗,燃着白石翘起的发尾,意识到有火的人跳开了几步,眼里的戒备不同于普通的生气,让桥本都愣了愣,她伸着手想要拉回白石道歉,却被导演的呼声又恢复到了工作状态。

传令神来通知白石回天界去施雨,桥本一直没有说对不起的机会,特地看了一星期的天气预报,又问了松村当时捡回雨神的地方。

她看着第二次摔在水里,不顾淑女形象彻底开始咒骂头顶的人,虽然觉得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嘲笑了对方的狼狈,又把手中的伞举到了白石身上。

“你也进来呀。”白石踩着小碎步靠近桥本,太阳神立刻松开了原本能挡住雨的结界,不大的伞让两个人的肩膀都淋着湿。

“我们回家吧。”桥本一手握紧了伞,一手揽住白石的肩膀紧贴着自己,不愿意解释现下的行为,反倒是放松倚在她胸口的白石先问:“奈奈未是怎么成为神的?”

桥本也没有弄明白,她上任的时间不长,在世为人的痕迹还在折磨着清冷的神格,人类的身体异常多病,记不得是不是突发的意外,她陷入长眠后再次睁眼,看见的就是天界那位boss笑得无比奸诈的脸。

“怪不得你想回来人间。”白石没有再追问,听着旁边断断续续地嘀咕着如何开口,才看到桥本脸红地偏过了头。

“哦,其实是月神总忘记来叫我起床,我就经常没有及时去挂太阳。”

白石逮着了千载难逢的笑话,在发誓不会说出去以后,酝酿着回天上第一个就告诉风神高山,呵呵,打雷的那位她可熟着呢,食言后遭雷劈这种事怎么可能让雨神碰到。

回去的路上松村发了信息,叫桥本从楼下的便利店带点东西回来,白石的衣服已经干了,也就跟着她进去转转,顺便好奇下二十一世纪人类的新食物。

关东煮的小妹也是不苟言笑的性子,跟她搭话的店长看起来开朗不少,白石等着桥本去冰柜里拿饮料,挑起眉毛去逗那个店员:“你是不是也喜欢你们店长。”

“才没有喔,谢谢关心。”

不知道为什么,店员板着脸孔解释的模样让她想到了桥本。

如果她们在同一时空相遇,想来可能会变成那两个人的样子吧。

所幸,她们也还是相遇了。

回到那个暂时被称之为家的屋子前,白石叫住了桥本:“你知道我是怎么成为神的么。”

在过去不知道多久的年代里,白石在她出生的村庄里一直被叫作雨女,连绵的雨季带来了洪灾,村民们叫嚣着她是祸星转世,最终将少女绑在石柱上用火烧死。

她不喜欢火,不喜欢带给人间火的太阳,不喜欢在天界像团火闪耀的太阳神。

桥本沉默着听完,她将雨伞合拢立在墙边,跳下几节楼梯,抱住了低着头平静讲述自己的白石。

“还讨厌么?”怀抱的温度和主人身上好闻的味道,白石蹭了蹭桥本皱起的衬衫,片刻的安心感就被耳边传来的科普刺破:“说起来,人类晒被子的那个太阳味道,其实是烤焦螨虫后燃烧了蛋白质…哎呦…”

白石掐了掐桥本的腰让她住口,顺势又搂紧了身前的人,褪去骄傲的雨神让桥本心软地一塌糊涂,抚在白石头发上的手顿了顿,动作变得更轻柔了一些。

“对不起,麻衣。”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勉强接受了道歉,挣脱开了的白石假装生气地踏着台阶,决定暂时不要告诉对方。

她不喜欢太阳,但是喜欢桥本奈奈未。

桥本笑她没带钥匙只能等自己开门,想了想又说:“我们回去吧,回天上。”

白石跟松村讲她们要回老家了,这段日子承蒙照顾,以后有缘分一定会再次相见的。桥本不太擅长分别的场景,只会别别扭扭地道着谢。

就在松村抹着眼泪,打算亲自下厨送别朋友以后,桥本牵上了白石的手宣布,她们必须立刻马上就离开。

不然就离开不了了吧,白石从桥本额角滴落的冷汗瞬间领悟了什么。

回到天界是少不了惩罚的,白石主动承认自己也有点贪图享乐,陪着桥本各扣了一个月的工资,两个人折腾了半天究竟和对方在一起谁更占便宜,连新任月神站在旁边兴趣盎然地围观都没发现。

生田绘梨花向太阳神介绍了自己,并许诺绝对按时叫桥本打卡上班,对小孩子不以为意的人第二天就领略到了夜里生田这位神的魔性。

桥本睡眼惺忪地无语瞧着兴奋的月神,白石疑惑地看清了眼前两个身影,随即更大声地抖着手指向后面。

越过生田的肩膀,她们看到了缕着脸颊两旁像触须的长发,笑起来连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的姻缘神,打着招呼反问缘分是不是来得很快。

拎起自己的水壶,陪桥本一同去挂太阳的白石把松村拽到旁边:“那要是奈奈未一直不逃去人间,我坚决不听boss安排去找她怎么办?”

“下药呗。”

松村挑去了嘴角的米饭粒,轻松地回答白石她一早就想好的plan A。

“哈?”白石惊呼现在的神都如此跟进时代步伐,完全不按基本法出牌,跑到忙完的桥本身边跟她讲这件事,桥本点点头表示了对可行性的肯定,在白石跳开一步按住胸口的衣服后浅笑,要是哪天早起看到这么一张脸,自己也不吃亏的对吧。

“完了!”没等到桥本讲述很久以前对白石留下的印象,失去了在是谁先喜欢谁这个问题上的优胜权,白石抱着空荡荡的水壶心疼她又一个月的工资。

对于人间来说,不过是一场久违的太阳雨罢了。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