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修罗场

存档

李艺彤

其实要说李艺彤是个很浪的人,那她也是挺无辜的,毕竟招小学妹喜欢也不是她的错。

陆婷很霸气地推开她们的宿舍门,身后跟着的号称智商140的冯薪朵眯了眯眼,一脸严肃地问李艺彤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

李艺彤特别流利地,连着说了五分钟的人名,期间还被赵粤和林思意打断几次,追问平时根本听都没听过的,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冯薪朵看了李艺彤半天,觉得她也不像撒谎,回想起徐子轩生日会上李艺彤精心准备的礼物,龚诗淇刚入学时李艺彤前前后后的忙碌。

以及天天喊着要娶万丽娜,要溺死在赵粤胸口的那个人,好像真的,每一个都喜欢。

李艺彤笑得可纯良了,送走了社长冯薪朵,又继续抱起了手机。

“你这不仅浪,简直是渣。”赵粤最后总结一句,李艺彤抬头瞥她一眼:“你也没想好哪去啊会长。”

赵粤立刻靠在了旁边唐安琪的肩膀上:“我只有安琪一个人好不好。”

唐安琪本来正帮赵粤刷手游暖暖,听见对话用手支起下巴,看得李艺彤头皮有些发麻。

晚了一步的本能终究没让她躲过去,唐安琪咻地栖身过来,一把抢走了李艺彤的手机。

“黄婷婷?”

唐安琪看着微信的置顶聊天有些诧异,又追问了一句:“是我们日语系的黄婷婷吗。”

听见那个名字,李艺彤又坐了回去,点了点头,任唐安琪随手翻起聊天记录。

通常都是李艺彤大段地语句,而黄婷婷只回复几个字,简单地说明了问题。

唐安琪翻了半天,发现日期显示上,大概有五十五天左右,她俩并没有任何对话记录,至于是李艺彤删掉了,还是确实没有交流,唐安琪第一次掐灭了自己的好奇心。

她毕竟没被赵粤传染不走心,那个诡异的时间点,仔细回想起来,两个人都发生了改变。

认识黄婷婷是李艺彤人生十几年来最意外的事,语言系的报到她是最后一个,当时唐安琪和黄婷婷作为大二迎新的学姐已经开始收拾东西。

唐安琪约好了陆婷去麻辣烫店切场子,黄婷婷也是没事,就耐心地给李艺彤办理了入学,一路领着介绍了校园,送到了寝室。

彼时黄婷婷的头发还未及肩,带着瓶底一样厚的眼镜,所以李艺彤要学姐电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些有的没的,单纯是,离家求学的寂寞,恰好遇上了温柔。

语言系的92line因为跟着冯薪朵同属动漫社,黄婷婷完全是出于好心,才帮着冯薪朵管钱,这个巧合,让她没隔多久就又碰上了李艺彤。

李艺彤的绝技是能不喘气地连续说出几个婷婷桑你能帮我做什么吗的句式,冯薪朵起初让她做了主持人,没想到她和赵粤还有陆婷组成的渣浪娘组合,大获成功。

然而赵粤和陆婷早已名花有主,主还是学妹们惹不起的人,真没想到李艺彤连着她俩的份,居然连女生稀缺的工科院都没落下。

但好像以前她也不是这样的,唐安琪居然觉得明明只是年初的事,却像是过了很久,她已经记不得李艺彤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叫婷婷桑了。

就像她也不记得,黄婷婷是何时开始蓄起了长发,听从了陆婷的意见,一跃成为能够和声乐系系花鞠婧祎分庭抗礼的存在。

不对,黄婷婷在年前就是长发了,李艺彤却是在大一学妹还没来,就已经天天抱着万丽娜和赵粤求嫁了。

“你盯着我看了一晚上了安琪。”黄婷婷实在受不了对床热切的视线,没想到唐安琪话也接得快:“我在想什么样的人能追到你,小直男。”

黄婷婷哈哈大笑起来逗她说:“那你先领个号吧,小姐姐。”唐安琪当然不能示弱:“那李发卡同学是排在几号位呢。”

黄婷婷的笑容顿了一下,摊着手跟她说:“普通同事,并不在队列内。”

“咦?年前她不是在追你啊。”唐安琪翻起手机的相册,那时候她俩合照必然在一起,李艺彤的长微博她还存了图,即使是用易嘉爱的脑袋想,也很难说这不是真的追求。

黄婷婷摇摇头,语气肯定地否定她:“发卡对谁都是那样的。”

唐安琪果断被说服了,无聊又刷起李艺彤的微博,看了一会切回到了微信,问赵粤,李艺彤什么时候删的微博。

赵粤回复她,就是今年二月的时候啊,你不知道吗?

---靠,黄婷婷又没跟我说。等会,李艺彤这几个月合照的妹子有些眼熟啊。

---哦,是鞠婧祎啊,林思意介绍我们认识的,安琪,你是不是迷香熏多了健忘。

对话止于唐安琪杀进李艺彤的宿舍把赵粤提溜了出去。

---赵粤又双叒叕被安琪带走了,辣眼睛。李艺彤在微信里跟黄婷婷发了一句,看着对方的正在输入中显示了很久,最后回的是,记得留门。

李艺彤笑着问林思意赵粤有没有带房卡,又抱着手机想了会,才回了一个字,好。

今天也能够平静自然地跟婷婷对话,真好。

李艺彤摸着微微发烫的脸,感受着冰凉的手指,暗笑自己其实也不用那么字字斟酌。

毕竟黄婷婷是那么温柔的人,不会在意自己偶尔的任性。

她想起自己第一次没叫对方婷婷桑的时候,黄婷婷愿赌服输,答应冯薪朵要在学院新年晚会上表演,唐安琪把歌舞教学发给了她,笑得一脸迷之兴奋。

李艺彤凑过来瞥了眼标题,夜蝶,果然社长是会玩的人。

而且是资深玩家。

黄婷婷问舞伴是谁,冯薪朵一脸漫不经心地指向了李艺彤,就她吧。

社长!我感谢你一辈子!

李艺彤内心激动地用弹幕刷起屏来,那时她真的是单纯喜欢黄婷婷学姐,又想着能把直男拉下马,心甘情愿地跳了妹妹位。

可是,在闭上眼相拥的那刻,她发现自己喜欢黄婷婷,并不单纯。

她不想让这份喜欢有杂念,所以她叫她婷婷,然后在还没开始努力证明的时候,碰到了黄婷婷心里那堵固执的墙。

浪是为了知道在乎的人不在乎自己,黄婷婷偏还对她如常,温柔又淡漠,恍如她在那年晚会上的告白只是做过的一场梦。

于是认识鞠婧祎就不那么偶然了,林思意天天像亲妈一样呵护着的人,李艺彤早有耳闻,恰好那时候刚浪的飞起,林思意一副兄弟义气地模样搂着她的肩膀:“走,给你介绍个学姐,比婷婷桑好看多了。”

李艺彤一把推开她:“我又不是因为脸才喜欢她的。”

林思意一想也是,追李艺彤的不乏大长腿魔鬼身材,不过在她心里,都比不上鞠婧祎就是了。

然后她俩还真的一起去看了鞠婧祎的表演,鞠学姐果真画中仙,林思意骄傲地说是吧,领着李艺彤去后台看本人。

“林狗..!你好。”鞠婧祎看见林思意先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又看见来人,硬是憋成了一个微微的躬身,极其女神地缕了缕头发,声音沉静。

李艺彤顿时觉得自己能把世间一切美好的词汇往她身上套,毕竟这样一个满足人类所有妄想的学姐真是,可遇不可求。

至少她在听到鞠婧祎笑声前是这样想的。

“小四,我要追鞠学姐。”李艺彤郑重地握着林思意的手,林思意哦了一声回道:“你追呗,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艺彤愣了一下,见林思意面色稳如冯薪朵,这才放下心来:“你不是自称她妈么。”

“我还自称十七的爸呢,你追十七问过我吗?”林思意把本来买好要送鞠婧祎的盐津枣递给她,推了半天李艺彤才有了反应收下来。

“我没有啊,就认真追过那么一个人,还没追到。”李艺彤大方地解释,林思意刚脱口而出一句谁啊又想了起来:“黄婷婷啊,你那叫追?就是个痴汉好伐。”

“所以我不是不缠着她了嘛,快快快,告诉我鞠学姐什么属性,哦不是,喜欢什么?”

李艺彤其实问完就后悔了,因为林思意拉着她说了一整夜,愣是让赵粤和万丽娜都住去了别人宿舍。

顶着黑眼圈去上课,林思意倒是趴下就睡了,李艺彤小口抿着咖啡,仔细回忆了昨晚的对话,忽然觉得自己要是去追鞠婧祎,仿佛就在林思意头上看到了一抹绿。

为了心安理得些,她微博联系了据说是鞠婧祎绯闻对象前三的赵嘉敏,对方愤怒地回了句我不喜欢平板。

李艺彤脑海中浮现出黄婷婷那硌人的胸口,淡定地又回赵嘉敏,我也不喜欢。

还是赵粤好啊,咦?自己什么时候被黄婷婷抱过了,居然有些记不得了啊。

她硬是把旁边的林思意推醒了过来,问她你知道黄婷婷胸口什么触感吗。

林思意皱着眉骂了句死变态,又觉得她不像是在开玩笑,只得认真地告诉她,对不起,我只记得赵粤的胸口才是有触感的。

李艺彤边点着头边疑惑,林思意也跟着想了想反问:“你不记得了啊,上次你发烧,黄婷婷照顾了你一天一夜,还喂你喝粥来着,大概是那时候抱过你吧。”

“你妹啊我怎么不知道!”李艺彤手中的咖啡洒了一桌,咖啡烫的手指连着心里生疼,这才想起那晚的事。

“擦,那晚我就听见个风雨同舟请你喝粥,还以为冯薪朵看我是为了社团才生病,特地把陆婷借给我当护工用的啊!”

林思意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眼神里充斥着对黄婷婷的同情,心疼她为什么不愿意把对李艺彤的好讲出来,又觉得黄婷婷其实就是这样的人。

不适合她的,其实是李艺彤。

 

 

鞠婧祎

打开宿舍大门的时候,鞠婧祎惊喜地发现门把手上挂着的袋子,里面放着自己最喜欢的软糖和盐津枣。

拍照在INS上炫耀了一番,打开微信问林思意怎么没叫自己去吃早餐。

信息还没编好,INS那边就来了提示,李艺彤回复了,慢慢吃,吃完我还有。

我勒个去,李艺彤是什么时候加了自己INS的?

鞠婧祎确认是她本人之后,又退回到微信界面,哦对,林思意前些日子让她俩留了能留的一切联系方式,那热情,真像负责相亲的老大妈。

说起来林思意,鞠婧祎能看着她的照片笑一天,毕竟这么像猴子的人类,并不多。

但她更喜欢叫林思意狗蛋,起初只是觉得这人心地太好,任人欺负,欺负地多了,就变成了,这个人,必须只能由我欺负。

显然林思意姓中央名空调,但鞠婧祎好心把林姓给了她,赐名狗蛋。

属于她一个人的林狗蛋。

走出宿舍楼,李艺彤跑上前把早餐递了过去,鞠婧祎打开一看,不用猜也知道,林思意估计把她祖上几户人都全盘告诉李艺彤了。

不是第一次拒绝追求者,但林思意亲自介绍的,鞠婧祎还是稍微保持了下学姐的风范,再说,李艺彤确实也是很讨喜的一个人。

取消前言,李艺彤真是个非常讨喜的人。

她能出现在任何自己想要她出现的地方,既带着学妹对自己的憧憬,又有伴侣姿态的保护,最关键的是。

她买的这个新牌子的盐津枣,简直让人无法自拔的深爱。

相处的久了,鞠婧祎也不再避讳,充分展现了鞠娟人格,李艺彤也不在意,笑眯眯地看着她:“小鞠你做最真实的自己就好了。”

鞠婧祎给了她一巴掌:“你喝多了心灵鸡汤啊,只是在亲密的人面前比较肆无忌惮而已。”

是这样吗?

李艺彤脑海里和黄婷婷相处的片段就像走马灯一样冒出来,她的喜欢,是放肆了些,但黄婷婷对她,也好像是特别的,特别的盐。

除去盐的那部分,其他时候好像也是特别的,只是李艺彤不敢想。

“我说你是亲密的人,你干嘛一副丢了银行卡的样子。”鞠婧祎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李艺彤立刻生动形象地描述了冯薪朵丢卡后被陆婷追杀了整个校园的事。

因为那是陆婷的银行卡。

“你别甩锅,卡其实是你丢的吧。”鞠婧祎嫌弃地看完单口相声,攥着袖子去抹李艺彤的脸,李艺彤后退了两步,风吹在脸上,有些凉。

原来她哭了。

真是丢人,胡乱把脸擦干净,李艺彤在原地站了会,忽然对鞠婧祎说:“我确实丢东西了。”

鞠婧祎问她什么啊,李艺彤双眼通红地仰望着天:“我把什么都丢了。”

看着李艺彤的样子心里也不舒服起来,鞠婧祎垫脚摸了摸她的头,由于身高原因,只能环抱着她,把脸埋进她肩窝里。

李艺彤自然地抱起鞠婧祎转了个圈:“哎呀,果然好娇小哦。”带笑的语气飘过耳边,也让鞠婧祎生生止住了对林思意的想念。

能包涵自己的人多了一个,虽然说赵嘉敏那个小朋友多数时候也是挺纵容自己,虽然说李艺彤也是几乎无条件地接受了真实的自己。

但总觉得少了什么。

这些人都不叫林思意,没有林思意的模样,没有林思意的声音。

既然林思意无所谓,那她将就一个更好的也没什么错,反正李艺彤不也是将就吗。

可是,哪里会有比林思意更好的呢。

既然是更好的,又哪里算是将就呢。

摒除这一切,李艺彤确实因为这个大庭广众下的拥抱晋升为绯闻对象第一位,八卦的人都问到了冯薪朵那,社长正拍着门让陆婷放自己进去,压根没听太明白,随口回了句,这算什么,李艺彤当年对黄婷婷那可是。

陆婷打开门猛地把冯薪朵拉了进去,揪着她的耳朵训道:“不要乱讲她俩的事。”

“有什么啊。”冯薪朵捂着通红的耳朵一脸莫名:“喜欢就喜欢啊,藏着掖着干嘛,阿黄那个闷骚就算了,李艺彤也是怂出天际。”

“就你知道她俩互相喜欢啊。”陆婷把冯薪朵揽在怀里吹她的耳朵,冯薪朵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仰头看陆婷:“发卡只看到自己走了九十九步,阿黄不愿走出那一步,实际上呢。”

黄婷婷默默地走了她的五十步,而李艺彤走的那点自以为是的距离,其实还差的远。

“你别告诉我黄婷婷前一阵发神经来跟我借时尚杂志是为了李艺彤。”

“不然呢,她也想让自己成为配得上发卡的人啊。”

“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得赶紧把阿黄的大嘴猴外套和金丝框眼镜扔了先。”

“对对,还有那个苍蝇绿的披肩,我跟你说都怪李发卡总跟她讲好看,阿黄那件屎黄色的外套你也顺便丢掉啊。”

两个人风风火火地杀出了宿舍,等在门口的校报记者追着喊了几句学姐,最后只得把刚写的冯薪朵所说的那句划掉。

黄婷婷学姐她之前刚采访过,对方绕着一缕头发在指尖把玩,柔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魅惑的眼神,温润的嗓音,直叫自己脸红心跳。

当然黄婷婷不是故意眯着眼看对方的,只是一时间没找到眼镜放在哪而已。

小记者朦胧的初恋当时也宣告了终结,黄婷婷告诉她,自己有女朋友了,小记者本能地追问一句为什么不是男的啊,黄婷婷歪头认真思考了一下。

“大概因为没碰上长得好看的吧。”

长得漂亮还颜控真是了不起哦!

小记者被现实的残酷击沉,甚至忘了问是谁就伤心地夺门而出。

这事却也是没传开,还好冯薪朵智商碾压了新闻社,硬是用赵粤的泳装生写换得了那篇花边报道,没让李艺彤知道。

事后陆婷果断让冯薪朵睡了一晚浴室。

毕竟提前知道,从文字里知道,总比当面知道要更好受些吧。

差点忘了这篇是鞠学姐的主场,险些就没赘述故事里主角的片段。

鞠婧祎正给新来的社员指导小提琴,见两个学妹也有点累了,就喊了暂停去角落寻她的粉色杯子喝水。

“鞠学姐近看真的好漂亮啊嘤嘤嘤,但是有男朋友了好可惜。”

“咦?我怎么听说是女朋友啊,我舍友可是新闻社的。”

“你这小道消息,我可是看到鞠学姐手机有个叫林狗蛋的人备注了耙耳朵。那可是四川话里妻管严的意思。”

“所以呢?”

“所以你觉得会有女的叫狗蛋哦…”

鞠婧祎远远听着两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讨论,差点没把圣杯摔在地上,压抑着内心想要告诉她们的冲动。

不管是男是女,叫狗蛋这个名字都挺奇怪的好吧。

点开那个人的通讯录,正打算去个电话约个火锅,林思意就在活动室门口露了个头。

鞠婧祎立刻收拾了东西走向傻笑的林思意,对方打了个招呼,把拐角处窝着的李艺彤拽了过来,扔下一句你们聊,就飞快跑开了。

那架势,就像踩了筋斗云一样。

鞠婧祎看了眼欲言又止的李艺彤,默默掏出了手机先发了条微信。

“有事吗..你?”几乎没见过李艺彤在自己面前扭捏的样子,再联系林思意的表现,鞠婧祎也算是心里有底,又看了眼手机,还好,那个人已经往这来了。

“李艺彤,咱们这么熟了,我也不瞒你。”鞠婧祎一摊手,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李艺彤还看着林思意离开的方向,木讷地转过头。

“啊?”

鞠婧祎心软了一秒钟,然后电话传来了震动。

“我有女朋友了啊抱歉。”双手合十举过胸口,鞠婧祎笑得就像只调皮的猫,李艺彤一句我靠林思意怎么没告诉我刚说了一半。

鞠婧祎已经跳起来招手,声音甜美地李艺彤能把昨天的晚饭都吐出来。

“婷婷~”

千万别是那个婷婷,一定是钱蓓婷或者杨慧婷或者陈琳!

“发卡?”熟悉的声音响起,语气平淡,不意外,不惊喜。

李艺彤透支了下半辈子的勇气才敢抬起头看她。

眼前的黄婷婷穿着一件白色的棒球衫,带着酷炫的鸭舌帽,最大的变化还是,她真的舍弃了她那本来就为数不多的齐刘海。

李艺彤显然忘记了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她是来向鞠婧祎表白的,毕竟像模像样地追了那么久,不过是最后一句话说明的事。

可是在见到黄婷婷之后,第一反应却也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居然不是单身了。

只剩下,黄婷婷,为什么这么好看啊。

顺便,那个喜欢的人,李艺彤说的是黄婷婷。

 

 

黄婷婷

自己从来都不只是个温柔的人,可是,自己喜欢的人却只喜欢自己这一点。

李艺彤的喜欢是想让全世界知道的喜欢,黄婷婷的喜欢,却只想让她一个人知道。

喜欢就是放肆,但爱却是克制。

黄婷婷曾经对这种非主流小鸡汤不屑一顾,回头发现,原来学生之间的小打小闹,如果真的肯为了对方去考虑以后,那就真的可能。

可能只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吧。

黄婷婷不知道李艺彤一开始的心态是怎样的,但单纯的感情在众目睽睽下染上了复杂的颜色,她所谓的喜欢与真心,就变成了水到渠成的产物。

她不想要,不想要对方只是觉得,现在我应该喜欢你。

黄婷婷是个很好的倾听者,拜性格所赐,她是第一个知道鞠婧祎心事的人,毕竟这样女神一般的人物,想找你说说心里话,鬼才会拒绝。

原来女神也只是普通人,原来她们都是。

都是会为了确认那份喜欢,而卑微到不得不抓住身边每一根稻草。

林思意开始淡出鞠婧祎视线的时候,黄婷婷成了她的新火锅伴侣,在李艺彤开始看上去是认真追鞠婧祎的时候,黄婷婷自觉地订好了海底捞的双人桌。

两个人坐下聊了些近况,油锅刚开,黄婷婷就开口问道:“你喜欢李艺彤吗。”

“当然喜欢啊。”鞠婧祎随口回答,目光聚集在筷子夹的牛肉上,黄婷婷哼了一声,毫不留情地抬起手把那块肉抢了过来。

“我去,阿黄!”鞠婧祎心碎地只得又去涮第二块,眼神不断在肉的熟度和黄婷婷看不出喜怒的脸上游移:“我真是不懂,她喜欢你,你也喜欢她,你俩这是折腾啥。”

“同理你和小四。”黄婷婷不慌不忙地回答,鞠婧祎扔下筷子靠在了座位上:“她就把老娘当非卖品吧,就差把结婚证甩她脸上了,她还给我讲我是她闺蜜。”

“也挺好啊,我和发卡连朋友都不是了。”黄婷婷低下头搅着她的蘸料,鞠婧祎顺口问了句那是什么关系啊,黄婷婷认真地一字一顿说道。

普通同事。

“哦天呐,麻烦你先把眼睛里的柔情似水收收,别抢我的肉。”鞠婧祎从没觉得这四个字也能听起来这么暧昧,不过站在对方的角度想想,林思意和李艺彤还真是两个相似的极端。

林思意打死不承认自己的喜欢是独一无二的,李艺彤倒是承认了,转过头又能接着划船不用桨。

“举个例子吧。”鞠婧祎趁着下菜的功夫跟黄婷婷解释:“我今天能和你一起吃火锅,明天还能约李艺彤吃,但是林思意呢,我想不出第三天坐在我对面的人不是她我会不会疯掉。”

“能换个比喻吗,天天吃火锅我怕发卡会胃疼。”黄婷婷边帮她夹菜边递过去果汁,鞠婧祎第一次遇到能这么一本正经油腻的人险些被呛住,顿时有些心疼李艺彤。

她早晚在黄婷婷的手机里,也会得一个和林思意一样的关系备注。

黄婷婷起身过去轻拍鞠婧祎的背,鞠婧祎忽然抱住了她半开玩笑地说:“要不我们在一起好了,气死她们这两个笨蛋。”

抬手替鞠婧祎缕了缕头发,指尖摩挲过她眉毛断开的地方,黄婷婷微笑着说,好啊。

鞠婧祎莫名打了个寒颤,她想林思意,真的,也想李艺彤。

毕竟除了唐安琪,世上唯一能搞定黄婷婷的人就是她了。

也不对,事后鞠婧祎挽着黄婷婷走在学校里,侧头看了眼躲在草丛里的那两个人,觉得被搞定的,一定是李艺彤。

赵嘉敏极度鄙视地看向蹲着的那二人,时不时传来天呐爸爸婷婷都没这么摸过我的头,可恶啊小鞠也没这么冲我撒过娇,这样意味不明的声音。

“你俩真是活该。”赵嘉敏实在看不下去冷冷地说道,两个人同时转过头,嘴里还咬着T恤的领子:“你懂个锤子!”

“你不是也没追到小鞠吗,嘲讽个毛线啊。”李艺彤拽着赵嘉敏的裤脚擦眼泪,赵嘉敏嫌弃地退开一步跟她再次强调:“我不喜欢平板!”

“说这话的时候能先把邱欣怡的手放开吗。”林思意盯着她俩交握的手,李艺彤也重复了一遍,转头抱着林思意说:“我也更看好赵粤的身材啊,可是怎么办,就是喜欢婷婷,她哪我都喜欢,费劲挡了那么多的追求者,居然还是让革青韦钻了空子。”

“等等,你追小鞠不是因为她喜欢阿黄吧。”

“哦不是,只是因为她长得漂亮人也不错而已。”

“李艺彤我要跟你同归于尽,要不是你小鞠能认识婷婷吗,我能头顶一片草原吗。”

虽然李艺彤很想纠正她这个认识的先后顺序,但抬头就看到黄婷婷正抓着鞠婧祎的手放在脸颊旁,最后还是和林思意相拥痛哭起来。

刷开宿舍门的赵粤愣住了,门口剩下的四个人也懵了,唐安琪抱着胸口嘲讽道:“这两个gay是受了刺激决定释放天性开始搅基了?”

赵粤转头问她:“啥是gay?”

万丽娜挤进宿舍把龚诗淇新养的兔子递给她俩玩,想了想还是决定再补一刀:“婷婷是不是喜欢娇小型的,我觉得她对我也不错。”

李艺彤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林思意站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膝盖,对着李艺彤说:“我不知道你什么脾气,反正是我就去追回来。”

“可是婷婷不喜欢怎么办?”李艺彤迷茫地摇摇头,她对自己发过誓,绝对不会再做任何让黄婷婷为难的举动。

“册那,你以前那样也没问过她意见啊。”陆婷连白眼也懒得翻了,双手按着李艺彤的肩膀说:“婷婷心里住了个直男,你那套追女神的办法行不通。”

“可是。”李艺彤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她要是直男思维,那我不是该坐等她来追我?”

“你瞎啊,她以前对你好的我都想嫁了,哦这只是个比喻,老娘心里只有这只二狗天地可鉴。”陆婷也是气得失言,第一时间就赶紧跟冯薪朵阐明了心之所向。

冯薪朵笑盈盈地点头,伸手去捏李艺彤呆滞的脸:“你就会嘴炮,人家为了你要抹杀李芳不说,你记不记得,她还问过你毕业想回家还是留在上海?”

见李艺彤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冯薪朵知道她总算发现了症结,边说着让她俩静静边拉着陆婷要走,李艺彤忽然说了句谢谢,然后又莫名地问。

“李芳到底是谁啊?”

陆婷终究还是没忍住这个白眼,点了个眼药水后推了推身边的冯薪朵问:“你帮我看看前面那个人是不是李艺彤。”

她越发觉得那天的鸡汤灌成了毒药,李艺彤突然从海啸变成了冰雹,除了熟悉如龚诗淇这样的,任何学妹见到的都是高冷如雕塑一样的卡学姐。

就差在脑门上贴一个大写的不约。

冯薪朵偶然看见李艺彤手上拿了个小本,翻了两页惊得捂嘴:“李艺彤,你丫是不是打算把以后你俩家里买的冰箱牌子都决定好了啊。”

李艺彤听完又在本子上写了些什么,自言自语道:“说的是,婷婷身体不好,以后要买向阳的房子。”

冯薪朵和陆婷一齐给她跪在了操场上。

又过了几月生活还是如常,冯薪朵这才跟她说今年新年晚会提前到圣诞了,社团投票让黄婷婷继续跳去年的那首歌,带家属,鞠婧祎去伴舞。

李艺彤淡定表示:“我知道啊,婷婷还说去年那套衣服不好看,跟我借了青龙白虎的小裙子,不过小鞠的身高估计穿不进去,到时候我看看她怎么改的。”

临到表演,后台找了一圈也没看到鞠婧祎,林思意也不回电话,李艺彤只得敲门进了更衣室,黄婷婷刚化好妆,正穿着那件裙子端坐着。

“你们还没改衣服?”李艺彤抖开摊在那的另一条裙子,黄婷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旁边,声音在耳朵旁绽开:“你真的愿意,这首歌响起,跳的人不是我和你?”

黄婷婷美好的面容近在咫尺,李艺彤说不出话,只得一个劲摇头。

“那还不去换衣服,还是。”黄婷婷又凑近了些,声音也跟着沙哑起来:“要我帮你换?”

李艺彤抱着裙子就冲出了更衣室,绕着后台跑了一圈才回来,又另外找了别的社团的小杂间去换了衣服。

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听不见自己的心跳?

李艺彤唱了一半等着间奏,才稍微找到了这几个问题的答案。

黄婷婷站在不远处,脸上的表情是熟悉的沉稳,握着话筒的手却有些微微颤抖,她说。

“李艺彤。”

“你到底爱不爱我。”

李艺彤的手抖得连话筒都举不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跑下来了台,直接把正在播放的音乐切断了,随着话筒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李艺彤又走了回来,直接站到了黄婷婷面前。

“爱。”她说。

没有话筒,只有前排的学生听到了她的话,黄婷婷却举着话筒继续说:“那你以后要不要听我的话。”

“听。”李艺彤又憋出一个字,黄婷婷这才笑起来拿话筒捶她:“你不是平时挺能说吗,对我就只有一个字这么敷衍哦。”

“我紧张。”李艺彤仍旧不敢看黄婷婷,数完了礼堂顶上的雕花这才垂下双目,声音一如年初她第一次正式表明心迹时那样:“你美得我难以直视。”

“那就闭眼吧。”黄婷婷的手抬起来贴在李艺彤的眼睛上,遮住了她的视线,她正要问你这是又把我拒绝了吗,唇角的温热和台下的怒吼同时传来,麻痹了所有神经。

“此处应有戒指和求婚。”鞠婧祎边欣慰地总结,自家农夫真是出息了,边抓着林思意的衣服袖子擦眼泪,林思意傻笑着把她抱在怀里念道:“好好好,娶娶娶。”

“林狗蛋你要请我吃一辈子的火锅。”在怀里蹭够了,鞠婧祎忽然赌气说道,林思意嗯了一声,又赶紧正色跟她讲道理:“打个商量呗,偶尔能换换口味吗。”

“行,反正你我是不准备换了。”鞠婧祎答应地干脆,林思意又重新把她拉到了怀里嚷嚷:“不换不换,只要你是鞠婧祎我就是你的林思意。”

“我感觉我这个社团可以改名叫世纪佳缘了。”冯薪朵看着台下台下的人,严肃地跟陆婷讨论了起来,陆婷没好气地回她:“这事好像和你没啥关系吧。”

“呵呵,要不是我带着赵粤威胁各位社长,他们能让李艺彤临时顶了位置吗?要不是我让唐安琪送了林思意一盒熏香,她能开窍吗?”

冯薪朵机智地扶了扶眼镜,瞪着大眼睛看向陆婷,一脸的夸我夸我呼之欲出。

“打住啊你,前面我还能信了你,后面那个熏香什么鬼,小四也是中了你的邪。”

“她是中了小鞠的邪,我不过是告诉她,嘿,和小鞠在一起,不亏。”

“你的意思是你和我在一起就是吃亏了,冯薪朵我告诉你...”

“那是,所以朵朵要吃一辈子的亏,下辈子,下下辈子也是,都要遇上大哥。”

“你中二病麻烦治治好吧。”

 

 

三个人

鞠婧祎拿着林思意的房卡打开她们宿舍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

李艺彤正躺在床上,黄婷婷正躺在她身上,也不对,李艺彤确实躺在床上,黄婷婷膝盖支在床上,一只手按在李艺彤肩膀上。

好像后面这个画面形容起来更诡异,鞠婧祎选择捂住了双眼,平静地对她俩说道:“朵朵请吃饭,叫咱们都去,不过,你俩可以继续。”

“不是这样的青韦!”

“小鞠你听我解释!”

两个人同时开口,黄婷婷立刻站直了身子,李艺彤也拽了拽衣服坐正。

“是这样的。”黄婷婷指着桌上还亮着屏幕的IPAD:“上次晚会她们不是后来起哄让咱俩跳舞来着,有人把合照P了个百年好合发到了校报上。”

说完又指了指李艺彤:“她干的。”

“好你个李艺彤啊。”鞠婧祎转身把门一甩就冲了过来:“林思意因为这事吃醋连着请我吃了一星期的清汤锅,看我今天不把你做成清汤。”

“有句讲句,P是我P的,校报可是林思意自己发的,不信你查她邮箱!”李艺彤连忙解释,飞快地在PAD上找到了林思意的发送记录。

“林思意!”鞠婧祎刚抬脚准备给李艺彤一下,转头一看那邮箱还真是林思意的,抄起桌上的PAD就又冲了出去。

“你这队友卖的,明明错在你先啊。”黄婷婷想要拉住鞠婧祎的手悬在半空中,看着一脸得意的李艺彤有些奇怪:“你高兴什么啊,我还没跟你说完呢。”

“对啊,可小鞠是外人,我就算错了,也只能你一个人收拾我,来,我躺好了。”

“神经病啊!”


评论(2)

热度(209)

  1. 斯生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