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公演后的普通夜晚

存档

生诞祭公演结束的时间超出了预计,回到后台的时候,staff已经把准备好的蛋糕装进了盒子里,黄婷婷抱着蛋糕上了大巴,喊着后面的人一会去她屋里闹腾。

曾艳芬抱着黄婷婷的腰跟着上车,本来和赵粤坐在一起的唐安琪赶紧伸手拉开二人:“曾老师你今天不要太激动,等回去我就关门放大哥。”

黄婷婷笑着推开唐安琪,坐在靠窗的位置,曾艳芬和唐安琪打闹了一阵,越过黄婷婷特意空出来的位置,走到了车后面抱着包整理的李艺彤旁边。

李艺彤刚把包放在一边就被曾艳芬搂住了脖子,贴着她的耳朵说:“采访一下,作为去年的黄推顶点,今天一句话没说什么心情。”

“没什么心情啊,有什么话可以回去说嘛。”李艺彤虽然没想到曾艳芬会问,但表情仍然轻松地揶揄了回去:“作为另一个顶点,你不是也没说嘛。”

“别提了,我已经粉转黑了。”曾艳芬一副被岁月欺骗的痛苦状:“我推她的时候哪会想到她会变成秃头啊。”

“什么啊。”李艺彤笑着去挠她痒痒,略微起身看向前座,黄婷婷似乎听到了声音,戴着帽子的头转了过来,李艺彤赶紧按着曾艳芬的头藏到了椅背后面。

“她明明就没变啊,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的。”

曾艳芬没在意李艺彤的话,拍着她的肩膀再次拉近自己:“发卡啊,你生日也快到了,没想好送你什么,就先拿这个抵吧。”

李艺彤一听正要兴奋地问什么,脸上就被曾艳芬结结实实地来了一吻。

“我勒个去!”李艺彤大叫着跳起来,对上黄婷婷第二次探询的眼神,再次缩回了位置上。

“刚亲过婷婷的,还没擦,送给你,说不定还带着粉底和香...”

“停!叉总都告诉我了,你根本没亲到好吧!”李艺彤边说边嫌弃地擦着脸,曾艳芬倒是不在意地松开了她的肩膀:“想让你高兴点嘛,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也一样亲不到。”

李艺彤抹脸的动作顿了顿,自言自语地小声说道:“可是我好像更不开心了好吗。”即使是玩笑,只要是在舞台上,她就什么也不好说,什么也不好做。

 

黄婷婷抱着蛋糕下车走在前面,陆婷表示已重十斤就不参与睡前甜点了,搂着大喊别忘了给我留一块的冯薪朵进屋,几名成员摸着小肚子也都遗憾地刷开自己的房门。

龚诗淇早就等在门口,并放话火锅没有叫我去今天这蛋糕我至少要切一半,何晓玉打开房门,身后跟着的几个涌进去摆桌子,黄婷婷作为主角自然被按在了最里面等着。

万丽娜隔着自己坐在左边,探着身子给大家分纸盘,黄婷婷扫视了一圈,默默回忆刚才李艺彤有没有跟自己说不来了,但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万丽娜,你室友去哪了。

右手边的鞠婧祎正抱着杯百香果,黄婷婷自然注意到她身边的空位,问道:“小鞠,怎么没见小四过来啊,她可不需要减肥吧。”

“哦她啊,刚被卡姐半路劫走了,说是要聊聊叉总岳父到底是谁的问题。”鞠婧祎抬头给黄婷婷解释,门口就听见了林思意挣扎着说话的声音。

黄婷婷咳嗽了两声,控制住了因为李艺彤在意这个而忍不住的欣喜。

鞠婧祎听见声音抬头拍了拍身边,林思意边说了句别闹啦边坐了过去,李艺彤在门口站了会,见黄婷婷装作不经意地瞄向左手边,叹了口气,只得坐了过去。

“皂奥你一会别忘了还我帽子。”李艺彤随口说了一句,倒是提醒了赵粤公演的事,靠在唐安琪肩膀上嚷嚷:“昨天我才说守护你,今天你就去守护阿黄,几个意思啊?”

“贵圈真乱。”唐安琪还没来得及解释,李艺彤就补上一句,黄婷婷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别添乱,李艺彤没听清楚,转头问她怎么了,两个人眼神相对,黄婷婷的手没有松开,反而又抓得紧了些,重复了一遍让她坐下。

易嘉爱大喊着冲进来要和赵粤决斗,赵粤端着一碟蛋糕反追了出去,看着唐安琪揉着太阳穴的样子,黄婷婷边啧啧啧地摇头边总结道:“所以啊,信是不能乱写的。”

李艺彤深深表示赞同,右手继续藏在桌下,左手接过了万丽娜递来的蛋糕。

“说起来你怎么没凑热闹写信啊。”

“我写在心里了啊。”李艺彤淡淡地回道,侧头看了黄婷婷一眼:“反正,我想说什么,你也都是知道的啊。”

“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黄婷婷的口气略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李艺彤笑着回答:“就算我真的写,可能也和去年那封没什么区别吧。”

“那信我可留着呢,不许反悔。”

李艺彤听完一脸委屈地看过去:“我确实有好好做到啊。”可是你毕竟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兰花了,被更多人认识,被更多人喜欢,她们的喜欢能让你幸福,让你能够自信地展示更多的自己,而我的喜欢,只会给你带来困扰。

就像曾经李艺彤以为黄婷婷并不只是自己妄想的温柔模样,她就能释然自己的感情,可惜,认识越来越多真实的黄婷婷后,唯一肯定的,就是自己始终不变的喜欢。

她喜欢的,一直都是那个叫黄婷婷的人而已。

“好了,我知道的。”黄婷婷安慰似的捏了捏李艺彤的手,也不免想到一年前的公演,现在的李艺彤已经褪去了那时的青涩,眼神中也不再有那般单纯的迷恋,但是她知道的,李艺彤对自己,那些隐忍又压抑的保护。

指尖轻轻抚过李艺彤的掌心,穿过指缝与她十指交握,作为黄婷婷现在能够做到的,对于李艺彤最大的回应。

黄婷婷承认自己是喜欢她的,只是不愿明说,也不愿细想,自己的这份喜欢与别人的有什么分别。

李艺彤的手僵硬了一会,也跟着回握过去,正想开口,黄婷婷的手攥得更紧了些,另一只手捂着额头试图掩饰脸上的红晕,警告性地道:“别说话!”

“不说话干嘛,吻你吗?”李艺彤看见她害羞的样子也恢复了小孩心性,黄婷婷余光看见她凑过来的身子,笑着推开她,忽然想起了什么问:“你和小四争得如何了?”

李艺彤愤然地边叹气边回:“我们争有什么用,还不是要你这个岳母决定。”黄婷婷听着得意地晃着李艺彤的手:“那就看你表现了。”

龚诗淇趁着解决了一块等娜姐切第二块的功夫抬头看了眼,推了推身边的万丽娜:“为什么明明大哥和朵朵不在,我还是觉得双眼有些刺痛呢。”

万丽娜沉默了一会,认真地回道:“那有什么,我坐在卡姐旁边,都觉得有些燥热了呢。”

黄婷婷对上万丽娜促狭的目光,果断掐了李艺彤的腰一下:“你看辣宝和你住了后都被你带坏了!”

李艺彤举手表示自己是清白的,黄婷婷立刻嗔怪地说:“是啊,你毕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李发卡同学。”

李艺彤边笑边举起蛋糕上的草莓伸到她面前:“那也要看你这片叶子愿不愿意落在我身上了。”黄婷婷一口咬下草莓,嘴里模糊地说道:“准了。”说完就反应过来了什么,假装生气地瞪大了眼睛:“哦,原来我就是一片叶子啊。”

脸上的笑意扩大,李艺彤从容地抿着嘴唇上的奶油:“所以才是独一无二的啊,我就算走在花丛里,也只注意到你这片叶子而已。”

话音刚落,房间里立刻一片迷之沉默,还好赵粤带着半张脸的蛋糕走进来,跟唐安琪哭诉:“不过是在savoki的抱枕上抹了那么一下,就落得如此下场。”

唐安琪一边说着活该,一边无奈地抽出纸巾替她擦干净,鞠婧祎盯着那张脸笑得连楼下S队的房门都打开了一片。

李艺彤跟着嘲笑着赵粤,又推了推身边的黄婷婷:“对了,别忘了回头给孟孟补礼物啊。”“好”“还有答应我别轻易让叉总套路到十七。”“好”“不能只让阿芬一个人占便宜,我也要抱抱亲亲。”“好...?不行!”

黄婷婷差点被骗得带偏话题,语气严肃地回绝了对方,李艺彤本来就只是开个玩笑,吓得赶紧埋头专心消灭蛋糕,偷偷瞥向黄婷婷,见对方还是那样温柔地笑着,这才厚着脸皮地去耍赖:“你差别待遇,我有小情绪了。”

黄婷婷支着额头歪着脑袋看向她,脸上的笑意更甚:“说实话,就算让你亲,你敢吗?”

“有什么不敢!”李艺彤一拍桌子,右手甩开黄婷婷按在膝盖上就要起身,黄婷婷微眯了眯眼,李艺彤立刻艰难地嘀咕着:“您说对了,我真不敢。”

鞠婧祎恨铁不成钢地扫了自家农夫一眼,扭过黄婷婷的头就在她脸上啪嗒了一声,亲完还耸着肩摊手表示炫耀,也就李艺彤这傻瓜了,不管黄婷婷有没有笃定李艺彤不敢亲过来,至少阿黄确实也没打算躲啊。

李艺彤盯着二人愣了半天,抱着头就在地上打滚,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悲愤地越过黄婷婷去抓鞠婧祎的脸:“混蛋啊,我要亲回来!”

鞠婧祎也不躲,倒是林思意急了,连忙把对方护在身后,黄婷婷仰着笑够了她俩,这才伸手把李艺彤拽了回来,重新握上她的右手,轻声说道:“乖了,等你过生日,我要是心情好就勉强让你一下吧。”

李艺彤不敢确认这个一下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一时激动,手上的叉子险些把纸盘戳出个洞来。

“婷婷啊”李艺彤深吸了一口气,黄婷婷嗯了一声,偏过来头来听她接下来的话,李艺彤又叫了一遍她的名字,似乎是确认,此时此刻,她手上牵着的,身边坐着的是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你不再是我的梦想了。”李艺彤缓缓说道,平日里清爽的少年音还带着些说不出情绪的颤抖,她转过头,看见黄婷婷脸上一瞬间的失落后,复又换上的,那个温暖过她,拒绝过她,却一直没有离开过的笑颜。

终于,终于能够鼓起勇气对她说:“你已经是我的现实了。”

黄婷婷听懂了她的意思,却又不知道怎样回答才算是最好的,忽然想到了什么,轻轻地哼起了曲调。

夹杂在四周的欢闹声中,李艺彤仔细听着,像是今晚在公演和唐安琪合唱的那首,只是当时李艺彤也没太听清歌词的意思,黄婷婷也不解释,依旧哼着,默默在心里唱着。

wherever you are,I never make you cry

无论你在何处,我永远不会让你难过。

wherever you are,I never say goodbye

无论你在何处,我永不会扔下你一人。

whatever you say,I can all understand how you feel

无论你说什么,你的感受,我全部都懂。

I promise you forever right now

即使不是现在,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向你承诺的吧,我的发卡。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