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家族计划(白石麻衣篇)

存档

白石麻衣还是第一次从自家沙发摔了下来,柔软的羊毛地毯接住了受到惊吓的主人,让这具曾经业界最贵的身体不至于骨折而失去价值。

在安静的间隙白石努力回忆,从脑海里蹦出来的几个画面,都是西野那天闲得无聊拉她去逛家居市场。

狂躁的铃声终于演化成了敲门,白石嘀咕着明明今天没有行程,心想总算是有了立场去数落打扰她睡眠的助理小姐。

门敞开的一瞬间,白石下意识感到了沐浴周身的危险气息。

彻底清醒的视线扫过丢着外套的客厅,外面尚且教养良好的人跟着望过去,原本波澜不惊的冷酷表情裂开了一道愤怒,渡邉理佐躬身说道失礼了,越过白石走进了公寓玄关。

瞧着小朋友气呼呼地跑回来更换拖鞋,白石好笑地挑了挑眉,随即也大惊失色地去照镜子,很好,昨晚出席年会的精致妆容安全维持。

所以这才是最糟糕的情况吧。

久经沙场的白石才不会被理佐吓到,她咳嗽了两声,立刻调整到了面见后辈的理直气壮,虽然觉得对方的气势像极了某个不光彩的词语,好巧不巧的是,白石并不准备替卧室里的那位房客承担误会。

“啊—是理佐。”不情不愿醒来的西野七濑一脸了然,在知道妹妹会讲出什么道理前,西野率先换上了晨起迷茫的可爱表情,连沾光得以窥见的白石都心软得一塌糊涂。

但理佐还是颇不留情地掀开了棉被,甚至捂住了眼睛来宣布羞耻,顺便被瞪了下的白石无辜得莫名其妙。

西野的衬衫是滑落到了肩膀,可扣子还系得服服帖帖,自己也不介意她直接…

借用房间睡觉而已。

白石后面坦然的心理活动被击得粉碎,西野正抱着露出的腿枕在膝盖上,慢条斯理地拉扯着确实有些挂不住的上衣。

难以澄清的白石默默转身,替结巴到破音的理佐说:“快把衣服穿好。”

等西野从卧室走出来白石和理佐首次达成共识,衣柜里白石的居家服宽大不少,自然也没有西野爱穿的直男款,偏偏毫无违和感的搭配相衬起来,被西野日益绽放的模特气质凸显得更加性感。

“我平时在家真的不穿这些。”白石向理佐投去了信我的心虚目光,她希望为自己人尽皆知的大叔属性正名,而西野也善良地解围道:“模特可不能穿有皱褶的旧衣服出门。”

目送理佐跨着大步杀回房间,抱着揉成一团的礼服,又杀气腾腾地离开了公寓。

“最近和理佐酱吵架了?”去厨房倒咖啡压惊的白石随口问道,西野咬着牙刷,话音从泡沫中意味深长地冒出来:“不许这么亲密地叫我妹妹。”

“好的娜酱。”于是去切面包片做早餐,西野哼了声偏过头,让白石惋惜地错过了她的不乐意,又被折腾衣帽间的人扳回一城。

“饶了我吧。”白石边耸着肩边关上属于西野的部分,两家模特公司本来不该有私下交集才对,何况晋升为经纪人的白石,不仅置办了适合西野的外出着装,还放好了恶趣味十足的猫咪外形睡衣。

理佐拎着纸袋再度进来的时候,另一只手举着白石对外宣称过的挚爱甜品。

“打扰了,这是赔礼。”看来是恢复了冷静,白石兀自以专业性质打量着理佐,除去之前的盛气凌人,清冽的侧脸有着符合模特行业的全部优点。

她拆着蛋糕的包装调笑道:“看不出来理佐酱还关心过我。”翻看时尚杂志的西野截住了白石的审视,将话题引到了年会的重点上:“何必打我妹妹的主意,出道三个月的年度新人,不就是ray的渡辺梨加吗。”

轻描淡写念出的姓名凝固了气氛,要不是认识太久了,白石都要曲解她语气里藏着讽刺的执着,反倒是被自己捉弄而不知所措的理佐,忽然陷入了近乎于害羞的复杂情绪。

西野扔下杂志说道对不起,捞起理佐带来的衣服从客厅逃跑。

“你们绝对吵架了。”白石越发笃定,过去被西野幸灾乐祸的日子转变,她才懒得去追究别扭姐妹的症结,东京的公寓作为西野的临时床榻,仅仅履行着主人对当年学妹的照顾。

对理佐的敌意置若罔闻,白石感慨着能尽情吃热量食物的生活真不错,愉快地欣赏她晃着甜腻的香味,去引诱缩小版西野摆出和姐姐一模一样的嫌弃。

“就算理佐酱把西野的姓氏改掉了,大家还是看得出来你们很像。”没仔细问过理佐用渡邉出道的原因,还是碍着和西野的旧识,侥幸得知了那个家族对统治业界的计划。

“她的确是我妹妹。”彼时西野仍然身处白石家里,nonno新刊为二人制作了姐妹专题,白石夸奖了几句写企划的同行,在西野确定又敷衍的回答下假装生气:“这么多年我才知道七濑有妹妹!”

“是秘密武器。”西野抚摸着彩页上漂亮的脸,在白石半开玩笑反问是不是亲生的以后,大概怔住了许久,才用白石分析她俩相像的话辩驳:“当然是亲生的了。”

她了解西野看似柔软的倔强,理佐年纪还小,叛逆期末尾的孩子会反抗大人很正常,白石郑重说:“我会帮你劝她的。”又趁着西野没出来八卦起违逆的故事。

“我没有听经纪人的安排,自己同意了活动。”敌不过白石总拿蛋糕折磨嗅觉,理佐坐在斜对面,不好意思地捻了捻齐肩的发梢:“是和渡辺桑的共同拍摄。”

白石心疼地看了好几眼尽数喷出的昂贵咖啡。

“我现在理解七濑的心情了。”陶瓷杯咣地掷在茶几上,白石噌地跳起来给助理拨电话,那头整夜沉迷追番的生驹里奈恍惚地嗯道:“合作方案公司给麻衣样报备过的。”

颜控的潮流经济世界是简单的,白石去书房找企划案的文档,没顾得上送两姐妹尽屋主之仪,把复又睡下的助理吼起来接自己去公司。

文件夹上别着理佐的某张广告硬照,还未投入过多关注的白石只扫了脸,就痛快答应了隶属竞争关系的话题式合作。

可恶,当年风头鼎盛的白七都没混到一张同框,后辈上来的拟定姿势居然走得是甜蜜少女路线。

“梨加同意了?”白石先求证了生驹的安排,昨天才拿到正规奖项的梨加没那么好运放假,清晨就被绑到了公司试装背稿,拍摄ray新一期的感言系列。

“我同意了的。”腼腆的新人抿了抿唇,揪着白石的衣角问:“如果前辈是生气这个的话…”

“同意就同意了,也不能违约嘛。”委屈的双眼亮晶晶地勾着白石的魂魄,擅自做主的责怪尽数推给自己,类似nonno使用高冷反差萌的理佐,一如既往清澈纯粹的梨加正是ray本年度的秘密武器。

头号俘虏白石摸着她的脑袋以示安慰,生驹也计划通地在身后比着胜利手势,小声跟梨加道:“我就说麻衣样不会生气的。”

每个人都知道白石有多宠溺渡辺,或者所有人都保持着谦让呵护,骑士般防卫着业界的规则和污浊伤害到她,即使早上的碰面尴尬又冲动,白石对理佐的印象却提升到了心思直白的良好评价。

不会有副作用的双赢,飞快计算了能带动的媒体流量,经纪人白石点点头,索性坐下来陪梨加录完今天的工作。

几个月的磨练多少还是不够梨加成长,摄影师们倒是早就培养了一万分的耐心,昔日的首席模特白石也没只呆着,让梨加在采访前休息,自己先进行些灯光角度的沟通。

生驹的嗓门隐约传来了憧憬的碎碎念:“要是麻衣样没退居幕后就好了,和pe酱的组合才不会输给西野家的那位小渡邉。”

习惯被聊到退出辉煌舞台的白石回头,她听过太多这种那种的假设,既来之则安之,也不屑再去抢年轻模特们的版面。

那句愿望似的话语稀松平常,马虎如白石还是捕捉到了,梨加向来温和的脸上闪过的东西堪称悲伤。

她清楚这位后辈的华丽登场不是偶然,比一般入行的黄金年龄大,付出的辛苦也会比对面那位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少女多,梨加的上进宛如渴望成功的黑洞,是白石同样愿意付出一切去帮助,以及倾注有关未来的不明私心。

想到这里她对理佐的好感骤减一半,另一半也在发现戴着墨镜的西野,亲自送妹妹到了ray预订的拍摄大楼。

上学期间就爱省电的人打了个哈欠,只摇下了车窗算作打招呼:“就拜托你了麻衣前辈。”

刻意不加坊间昵称的名字很是受用,白石好像又看到了乖巧的学妹,无可奈何地回她知道了,发动的跑车嗡嗡响了半天,西野补充道:“我中午再过来接你。”

“今天拍摄不允许请假。”白石警告理佐不能半途跟姐姐溜掉,板着脸孔的模特按下了电梯,难得不怎么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姐姐要来接的是白石桑。”

带着跃进了另一个世界线的震惊,白石揽着生驹的脖子质问额外行程,助理挣扎着说:“是麻衣样自己订的大学同窗会。”

扯着不失礼貌的苦笑跟理佐道歉,短发不需要过度打理,几个化妆师来去匆匆,丢下了自以为来汇报工作事项的白石。

“姐姐她…”独处一室似乎更不爽的理佐破天荒地主动开口:“大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白石察觉自己必定做出了讨人厌的神情,眼前的后辈失落地偏过了头,死寂的房间空气快让年上窒息,赶紧笑呵呵地岔开话题:“和现在差不多的,嗯…现在的七濑更好看。”

她手忙脚乱地想跟上七濑无论何时都好看的,被理佐看穿了小伎俩,反而抛出一个更具杀伤力的直球:“白石桑是不是喜欢姐姐?”

犹豫三秒以上的否认就是肯定,被小孩子用促狭的眼神盯着,饶是白石都脸皮通透地红了红,再一本正经地解释:“追我的公子哥能从东京湾排队到北海道。”

理佐对此表示非常赞同,别在耳后的碎发又掉了下来,遮住了淡去笑容的模样。

问题理所当然用的是现在进行时,白石放空的那几秒也不是在缅怀初恋,她一直以为理佐只是迟钝地抒发着保护欲,跳脱出亲人的框架有些古怪,也因着西野与之相对的占有欲更奇特一点。

没想到对方敏锐地正中要害。

“在想什么呢?”瞥过几次的西野搅乱她的走神,白石也戴了挡住半边脸的银色墨镜,用被风声修饰的口吻严肃地说:“在想你妹妹。”

西野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一下,接着问道:“她是怎么知道你公寓地址的?”

“以她的身份问工作人员也可以吧。”白石忘了上门要人的插曲,疲倦地缩了缩脖子,把没有通行卡的理佐是怎样进楼门的疑惑咽下去。

同窗会照例在乃木坂学园里举办,其中不乏自学生时代就喜欢白石的人,后来加入学生会的西野也算人气成员,两个人一起登场分散火力,关系近的朋友们彼此心照不宣。

樱井铃香身为主持者到得最早,她挤进人群拉着二位明星避难,埋怨着白石今年才记得参加聚会,接到求助信号的西野打趣:“去年麻衣样的心思都在那位新人上,怎么会记得我们。”

“工作太忙,工作太忙。”白石演技超群地开始控诉ray对经纪人的压榨,樱井一如当年会长的样子体贴苦力,微笑着越过她们招呼远处的某个人影。

“要重新介绍一下了,我的女朋友若月佑美。”

乍听到全名白石登时蹦出了半句我们都认识的,反应过来女朋友的限定称谓,附赠的颜艺连一早知晓的西野都忍不住大笑,揉着她的脸说:“是去年你不在那会的事。”

时隔多年的告白没有吞噬太多情谊,若月提前跟西野讲过,担当中间好友的西野预备了三套致辞,缓解据说超直的樱井拒绝的那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

迟了一年才为老同学庆祝,白石抱着若月险些激动地哭出声,脸上写满睿智又暧昧地嚷嚷:“我就说你俩当时有什么的!没猜错吧。”

若月大咧咧地推开她笑道:“连情书都能看错意思的学园偶像还有资格说我。”

樱井没跟着她俩争辩是不是真的慧眼如炬,她面无表情地看向了在玩手链的西野,嘟了嘴唇半响才问:“麻衣样一直都这样吗?”

“看新闻杂志就知道了吧。”西野转瞬意会了樱井对单身的暗示,得意地指了指自己:“顺便一提,她退休后娜娜才是身价最高的模特。”

白石竖着耳朵也听得一头雾水,但涉及圈内,她本着报复西野说起梨加的心态,插话道:“小心被你家的渡邉超越喔。”

众人都当那个你家的词组代表nonno,只有西野明白超越即是取代,她摇头想说什么,白石阅读出来的长篇大论被抑制,变成冷冰冰的一句:“不会的。”

几个回合都在西野这败阵,白石只当姐妹的性格着实不好相处,可惜她浑身许诺了小朋友劝和的责任感,见西野一副吵架中勿扰的态度,又琢磨着借今晚再劝劝她。

“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

白石站在卧室门口攥着拳来回,反复挑选的开场白都被过滤,西野一小时前就洗漱完毕进了屋,门缝渗出些游戏人物的台词,提醒拥有权限的屋主可以直接进去。

“还没睡吗七濑?”白石敲了敲门,意外地是西野并没有反锁,正斜倚在枕头上操作着新买的switch,她清着嗓子来吸引注意:“离家出走可不是成年人做的事情。”

因为西野来借住的频率其实不高,上次那样翘掉热闹至深夜的餐会,再回家族的别墅又很是麻烦,累到昏迷的主角们连高档的华服都没换,各自找了个平躺的位置就睡了。

“麻衣是不是介意我每次都占用你的床。”

白石内心飘过你还有自觉的弹幕,居高临下地告知着:“客房出门左转不送。”

学校的岁月西野会耍赖惹得白石妥协,这会她平静地估计了认真程度,自顾自地往里面躺了半米:“公寓是你的,你也可以睡在主卧室。”

决定赌气的白石猛地坐在凹陷上,西野合起了游戏机的盖子,随着床榻的下压半趴在了白石胸口。

她诚恳地建议道:“不能让理佐白误会了。”

白石挪开睡衣里能瞄到的旖旎风景,对话却是异常扭曲的义正言辞:“理佐酱会杀了我的。”

“都说了不许这么亲密地叫我妹妹。”埋头使坏地咬疼了她的锁骨,白石陷入灼热的大脑不足以阻止被解开的纽扣,微眯着眼来接受并不想要的阻止,她说:“好的娜酱。”

“也不许这么亲密地叫我。”她们毕竟不是以前的无忧无虑,白石曾被夺走的美好,她过去和现在,包括将来的所有放弃,连同好不容易遇到的放弃理由,都融合成对西野并非一时兴起的行为默许。

“好的,七濑。”

蓦然之间西野笑得温柔,然后吻住了像在骗她的熟悉声音。


评论(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