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童话

存档

1

“嗨~”

冯薪朵摆了个自认为楚楚可怜的姿势,颤巍巍伸出自己的手打了个招呼,还没来得及告知对方自己的意图,门那边的陆婷就摆了摆手。

“对不起,这里不需要火柴。”

看了一眼篮子里装的三明治,冯薪朵很想说自己不是cos卖火柴的小女孩,她摘下头顶的红色兜帽,突然觉得想要蒙骗一头龙的主意确实非常不明智。

陆婷穿着碎花的小白裙子,睡眼惺忪地打算合上门再去补个美容觉,天知道昨晚来切场子的卫兵是哪个神经病国王派来的,化身为龙的形态飞上城楼,吐息稍稍灼热了铁制的盔甲,只希望这群烦人的家伙快点离开。

彻夜改写了镇子里流传的童话,龙的堡垒夜晚充满了危险的陷阱,衷心希望勇士们能白天上门,不能太早,陆婷改了几次营业时间,这才安心睡了下来。

这片森林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怪谈,平常不会有要事情的人类经过,陆婷在保持人形态的时候会住在不远的树屋,她施了些小魔法,而冯薪朵一来就敲对了门。

“你是什么人?”

陆婷恢复了往日的警觉,斗篷下的少女不过二十出头,一双大眼睛转起来像有了什么鬼主意,眯起来以后又看不出一丝戒备与敌意。

“我不是勇者,我是…”

冯薪朵好心地打算开门见山却被打断了,一脸愠色摆明了想让不速之客快点滚的陆婷,噌地一下把冯薪朵拉进了屋:“你乖乖坐着不要乱动!”

显然这不是龙小姐大发善心要招待她的理由,冯薪朵也不会自负到以为这张脸有多可爱骗过了龙的直觉,从篮子里掏出一只YSL限定款,补个清纯无辜的妆总是能博得陌生人的好感。

“等等,这个借我用!”陆婷手忙脚乱地清理晨起的凌乱,一边咒骂着打扰她睡眠的人:“要是让大BB看到我的素颜,这届魔法王国风尚大赏又要被她赢了。”

醉心于人类世界玩弄权术的冯薪朵啊了一声,陆婷反问一句:“你们人类就不选个时尚教主什么的吗?”

回想了一下搭配永远走在流行之巅的黄小姐,冯薪朵摇摇头,说我们这旮达真没有。

当陆婷风华绝代地用上了人类最新的彩妆全款,跟路过的孔肖吟唠嗑之后,心情大好地没有把冯薪朵立刻赶出去。

“娶公主请按1,找宝藏请按2,杀怪兽请按3,逃跑请按0。”陆婷拿出类似电话机的玩意,其实森林里的岔路是有要求选项的,不过也没想到自己在工作岗位上几十年,有人会绕过森林直接怼上了门。

“哦不好意思,最近公主没有补货,不着急的可以预订。”上一位被掳来的公主说是为了测试骑士的爱情,要不是万丽娜厨艺好住宿费按时交,陆婷都不太愿意轻易让那个叫徐子轩的年轻人爬上高塔。

“前三个都想要呢?”冯薪朵看了眼打扮后十足像个小公举的陆婷,悬停的手指在数字上犹豫了一下。

思量了片刻她胜券在握的可能性,龙永远不会低估一个魔法师的能力,陆婷想了想又说:“那你按下9接人工服务问一下吧。”

 

2

起初冯薪朵只是在2和3上有所怀疑,森林里的宝藏不一定是简单的金银,而龙的心是最珍贵的材料之一,在有过记录的羊皮书里,吃了龙心的人会获得同等的寿命,药剂学到了瓶颈的魔法师非常需要它来维持面容。

观察了很久才掌握到陆婷有人身的秘密,昨晚的卫兵队也是她的试探,计划的最后一步是在陆婷开门的瞬间,将篮子里的匕首刺进龙的心脏。

这把可是世界上最毒的匕首喔,冯薪朵哼着歌削完了苹果,咬下的第一口就觉得不对劲,她为什么要淬毒呢,这样捅过的心脏可怎么吃呀。

第二口苹果咽下去的时候,冯薪朵昏过去前安慰着自己想,上帝给了她如此美丽的容貌,总会在原本140的智商上克扣一些。

陆婷没有问冯薪朵中毒的前因后果,大概是习惯了上门的人类总是图谋不轨,这样一个开场白清新脱俗不做作,还把自己坑了半条命的勇者很特别。

幸好这位法师不是制毒的行家,而陆婷是龙中的李时珍转世,把人救了过来还熬了碗补身体的药汤。

所以冯薪朵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陆婷坐在床边给她嘘热气。

自出生起就仗着过人的天分桀骜不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投身政治,偌大的国家居然没有一个能打,法师小姐研究长生不老的同时顺便批个奏章,觉得自己的生活越发没救了。

陆婷还真的挺好看的,冯薪朵想不起来之前被什么蛊惑,但不得不承认自己向来是个肤浅的人,她忽然不愿意杀龙了,毕竟惹着龙小姐边翻白眼边照顾她,在活过这么久,折腾过这么久的生命里,冯薪朵觉得在死亡前让这里做终点很有趣。

“我们不接待老弱病残,醒了就赶紧回去。”龙不是那么有耐心的生物,冯薪朵一分析自己四项还都沾了个边,当下就赖在床上不依不饶:“我不走!我要去消费者协会控告你们,我要找到宝藏赢取公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这代勇者不行啊,陆婷还没听说过智障也能当法师,同情又复杂的神色扫过冯薪朵嘴角计划通的微笑,在签了相关品牌的代购条约后,陆婷终于同意把树屋里唯一一张双人床,分给了冯薪朵四分之一凑合。

她是安心住下了,王国里寻找她的人可是翻了天,救援侍卫队来了一波接一波,陆婷打发完了,拎着冯薪朵偷偷派手下混进去,给她带的化妆品回来。

“你这快递我收得实在有点累。”拔掉了身上的断箭,陆婷惊讶地看着热闹的树屋里一地小龙虾空盒。

“我又不是勇者,怎么会按常理出牌,哎呀大B,一对十管上!给钱!”

事后冯薪朵顶着寒风蹲在树屋门外半小时,她也不明白陆婷生得哪门子气,仔细想了又半个小时,她讨好地敲了敲门。

大不了下次等你回来一起搓麻啊大哥?

 

3

疲于工作赚钱的陆婷还是没能胡过一回,冯薪朵依旧凭着斗地主在森林里横行,甚至吸引来了邻国的大赛冠军万丽娜,小姑娘端着一盘点心甜甜地叫了声大哥,视线落在冯薪朵身上有点尴尬,讪讪地喊了朵子姐。

这张脸在人类世界有名得能开各种巡回,贬义的。

彼时的万丽娜其实已经嫁人多年,笑起来小虎牙还是尖尖的,在龙看来尚且算年轻的范畴,陆婷瞥了眼说减肥不吃甜食的冯薪朵,很想让她把昨晚拼死拼活,从一群火枪兵手里抢的草莓蛋糕吐出来。

“你叫她姐?”

“本法师今年二百四十七…四十八岁了,想想叫大哥还亏了呢。”冯薪朵惋惜着感叹道:“不如你告诉我真正的名字吧老妹,我保证不笑话你年纪小。”

陆婷强忍着喷出龙息把自家树屋烧掉的冲动,指着人的鼻子骂了句老妖婆。

龙是不能够随便交付姓名的,同时出于一种对陆婷两个字太小家碧玉,不够龙族霸气的嫌恶,蒙混过去了这个问题,陆婷催促着让万丽娜早点离开,不然传出去她这龙有人妻爱好多奇怪吼。

“大家都在找你,朵子姐,小心。”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嘱咐,陆婷琢磨了一会才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和室友早就熟到偶尔能睡二分之一床铺的地步,以往冯薪朵在森林里搞的幺蛾子假装看不到,见面时的杀气她也敛得干干净净,等着陆婷从城堡里交完差回来,点着烛光的温馨小屋里,那个人目光暖得像一团火焰。

“别担心啦,我不是什么好人。”冯薪朵用来敷衍的答案次次都没变,按照传统用来界定的正义与邪恶,她坏得独树一帜,又善良得伤春悲秋,杀死龙掏出心脏,回国后成为英雄,这本来应该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荣华富贵比不上身边良人,冯薪朵曾对宫廷时髦的画本表示不屑,偏偏遇上了陆婷,她的思维连生殖隔离都考虑到了,又反应过来两个女孩子真是想太多。

“大哥,我要是老了,丑了,你会把我赶出去吗。”不清楚魔法流逝后衰老的速度怎样,冯薪朵照了照镜子,反复确认没有白头发才放心地提问。

陆婷诡异的目光停在冯薪朵的胸部,竖着兰花指调笑:“别逗了,你这肉体有哪里值得我看上的?”

冯薪朵摸着自己最近起来的小肚子,觉得对方很有道理无法反驳,抬手打了个响指,让在森林外围一直迷路的皇家卫队,直到对话结束后才被放了进来。

“我不是勇者,不是公主,是这个国家的摄政王。”

找到这里的士兵也不是来施救的,他们是来杀我,再带走国王的印鉴。

 

4

陆婷才意识到冯薪朵没有说谎,王国内的流言蜚语她权当八卦听了,说那个摄政王给老国王施了妖法得到了亲信,说那个摄政王脸上有北斗七星诅咒过的痣,妖艳魅惑。

果然,传闻都是骗人的。

冯薪朵厚厚的遮瑕霜还真藏住了几点标志,陆婷楞是没看出来到底是不是冯薪朵自己写了那段脸部描述,究竟是真不要脸还是威胁了别人,她让本尊对天发誓清白那完全是民间的杜撰。

“有大哥罩着呢,你等我回来。”化身为龙飞走的身影确实可靠,冯薪朵站在门口痴迷地看着她在空中远去消失,手上的魔法回路涌动,东西是要送过去的,王子们争位势必会让百姓遭殃,冯薪朵看过宫斗剧,放在以前她肯定会捧着爆米花坐在幕后,瞧着那群黄毛小子两败俱伤,可能是和陆婷呆久了,她现在只喜欢研究如何保养皮革。

即使处在遥远的森林,摄政王殿下运筹帷幄的本事还是能瞒住所有人,陆婷闻不到树屋里的气息,转身就张开翅膀飞回了城堡。

冯薪朵握着剑半跪在庭院里,她觉得自己一定比亚瑟王还要帅,在陆婷慌乱到直接用巨爪挪动身体时,还是不争气地喊着好疼轻点。

“我来接你回家了冯薪朵。”大哥果然对人家是嘴硬心软,冯薪朵卟卟了两声,让陆婷那张龙脸凑过来了一点问:“你在念什么?咒语?”

冯薪朵干脆嘀咕了什么,用古希伯来语拼成的我爱你,陆婷一个音节也没听懂。

“大哥…”

“叫我陆婷吧。”

“陆婷,我最后问你一件事。”

“爱过。”

冯薪朵一口血卡在喉咙差点没把自己提前憋死,身体里的伤病似乎在渐渐恢复,她顾不上这些,觉得现在不问陆婷决计不会再得到答复。

“你每次变身成人,为什么都穿着衣服?”

陆婷一口龙息被强制吞了回去,冯薪朵叫了她的真名,她不能伤害自己另一半的契约对象。

“只是魔法而已,你喜欢我也不会给你不穿衣服变的。”

冯薪朵一副被故事欺骗了的痛心疾首,那个古老的契约随着心脏恢复活力也浮现出来,陆婷与她共享了生命,在生物学角度上,她和这头龙算是同岁了。

明明死前第二个愿望就是让陆婷叫自己姐姐,失策的冯薪朵脑袋转得很快,在陆婷变回人类抱起她之前,迅速鼓捣了一出婚礼上才会用到的小咒语。

“你管这叫戒指?”陆婷深刻怀疑这玩意会成为龙手腕上的一只大铁箍,选美比赛输定了,她急得把冯薪朵甩在地上:“冯薪朵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毁约的办法。”

“法师不发威你当我是变魔术的。”冯薪朵没给陆婷逃掉的机会,捆了人身就往树屋跑,她寻思着以后这段会不会被写进新童话,骑士死在了龙手里,公主被迫嫁给了恶棍,还是像传颂无数的版本那样,是个美满感人的大结局。

她想起了陆婷给的三个选择,冯薪朵果真娶到了公主,虽然是龙族离家出走的,也得到了最珍贵的宝藏,和龙同生共死的承诺,还有最后一个,她切实拥有了龙的心。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