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恶作剧

存档

老实说白石麻衣虽然有些惧怕鬼神之类的故事,但本人绝对是个现实主义者,她可从不相信那些三流小说的情节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如同日本每个魔法少女都说过的那样,白石自认为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

某种意义上,在学校拥有后援会,一条街能偶遇三个星探三个摄影师的人,也不能算是普通的范畴内吧。

白石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当然这份魅力多半放在了学生会的工作上,公关部长的身份无论站在哪里都足够闪耀到夺目。

在宿舍准备去早课的清晨没有什么特别的,白石打开门的时候还揉着惺忪的睡眼,看清了外面站着的人才瞬间清醒,回忆了一下西野七濑的门牌号,白石甚至打算关上门重新再开一次。

两个人是认识到交换过名字和line的关系,也仅止于在学生会的群组里商量活动的程度。

宣传部的西野并没有和自己有太多交集的地方,白石还记得这张万事通用的脸失效的唯一一次,就是在迎新会上主动和西野搭话时,对方无措又沉默的表现了。

印象中的西野已经褪去了传闻不良少女的影子,始终温和的微笑腼腆了很多,她抬起头迎上白石诧异的目光,柔着声音说道:“早上好,麻衣。”

“早上好…”白石听见自己回答的语调有些颤抖,几天前在学生会部室相遇的人还叫着白石桑,甚至连学妹们经常称呼的麻衣样都跳过了,白石一时不明白她突然的亲切是怎么回事。

西野似乎也有点彷徨,习惯性地把头发往耳朵后面缕,背对着的窗口正好透过来微微刺眼的阳光,白石眨了眨眼,在接下来的一小时内先怀疑是自己没睡醒。

“我带了早餐喔,麻衣中午想吃什么。”西野并不算传统意义上的美人,羞涩地挽过白石的胳膊,下巴搁在肩膀讲话,带着薄荷牙膏味道的吐息挠得白石耳朵有些痒。

“记得关门。”见白石愣在门口,西野终于放开了人,指尖有意无意地撩过腰间,拉上了白石的宿舍门,又冲着屋里一头乱发刚起床的松村沙友理比了噤声的手势。

“麻衣记得帮我签到。”松村的惊讶只维持了半秒不到,嘱咐了舍友后似乎默认了当下的状况,扭过头又倒下进入了梦乡。

走在教学楼里的西野已经没了早上遇到的过分亲密,和白石保持着相隔不到一公分的谨慎距离,她的课还在楼上一层,西野推着迷迷糊糊的白石说教室到了,又咬着下唇想起来什么地补充:“中午记得等我一起吃饭。”

直到走进教室白石才意识到自己回了个好,隔壁桌的桥本奈奈未正在奋笔疾书,头都不抬地回了提出自己和西野什么关系问题的人一个白眼。

“七濑是你女朋友啊。”桥本一副你没睡醒还是生病了的表情,在开课前把作业交了上去,才抽出空挪过来几个座位关心好友。

白石整个人都像一尊速冻的冰雕,反应了十分钟后才慢慢裂开一点点缝隙。

“哈?”这简直比某一天醒来,发现学生会长樱井铃香是个无所不能的抖S,临床舍友是个不贪吃还手艺惊人的大厨,而生田绘梨花坐在巴士上不发一语还叫别人安静点。

诸如以上可怕的事例,才能堪比桥本所说的,自己和西野交往的事实。

她掏出手机查看今天的日期,好的没有穿越,又发了line到群组确认以上三件没有发生,若月佑美刚解释樱井手机忘在了宿舍,西野就跟着回复要好好上课麻衣。

能想象出她敲下这行字时,笑着又假装生气的样子,白石彻底融化成了一滩冰水。

所以她也没有记忆错乱到什么平行时空对吧。

白石机智地挑了挑眉毛,笑嘻嘻地凑近酷爱捉弄人的桥本:“是不是你们昨天又玩什么大冒险的游戏了?”

毕竟生田的小女友就是这么来的,白石觉得自己的推测合情合理,她仔细分辨着桥本脸上你笑得好恶心的嘲讽,又坦然地回答:“这几天没有你缺席的聚餐吧。”

讲台上的老师注意到了窸窸窣窣的二人,咳嗽了一声示意,也让准备措辞追问的白石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稀松平常的昨天没有给出任何提示,白石努力回忆最近可能的意外接触,显然自己不是会醉酒后胡乱告白的类型,再说了。

她和西野此前的相处模式,说朋友有些微妙,说同事又有些生疏。

在日语朋友和女朋友的发音天差地别,就像赋予这个词的定义一样,而她们也不像真的热恋中的情侣,可能源于西野内敛的性格,白石怎么都觉得更趋向于新婚的尴尬。

唉?只用了半节课就接受西野等于女朋友的设定了吗?

白石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趴在桌上开始怀疑陷入了某个剧本的可能性,可偏偏是西野这个人,白石甚至再换一个熟悉的,她就顺其自然地试试和女生交往了吧。

偏偏是西野,才让白石有了要不要继续下去的忐忑。

和看上去高贵的大小姐外貌不同,即使打扮得宛如公主,白石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开朗性子,西野小她一届入学,大二的白石已经是部长候选,在迎新会上承担了部分工作,闲暇之余还帮樱井物色下未来的苦力。

坐在角落的西野很没有存在感,白石拉住问过名字的学妹,对方脸上带着些嫌恶回道:“白石桑是问西野七濑吗,听说她以前在不良高中,现在都不住校呢。”

独来独往并不能算作缺点,要不是太过受瞩目,白石也会享受孤独的感觉,只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人错估了西野怕生的程度,她端着饮料递过去,西野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抬头看她,双手规矩地搭在膝盖上。

愣了很久,西野才低着声音道谢接了下来,白石干脆搬了凳子坐在她旁边,简单地介绍了学校,询问了特长,隐约产生了在宣传部为她留个名额的想法。

她是真诚地想要认识这位新生,你问我答的效果让气氛更加古怪,就在白石都拯救不了的沉默后,当时的部长举着话筒提议让前辈和后辈做个游戏。

白石踩着奇怪步伐凑过去的时候,其实是想逗害羞的学妹笑的,西野按照指示怯生生地走向白石,手碰到的一瞬间又缩了回来,连带着白石也诡异地退后一步拉开距离。

“麻衣样可别忘了工作在这偷懒啊。”樱井在旁边打着圆场,白石立刻双手合十道歉,胸口学生会的标致又别得更高了些,忙完了临时分配的任务,白石越过逐渐散去的人群,才看到西野用手背蹭着眼睛,似乎是刚刚哭过。

不爱讲话的人还是被樱井劝来了学生会,就在前几天商量学园祭的会议上,西野呆在部室一角画着宣传用的海报,白石围在圆桌旁记录了公关负责的内容,耳边传来的刷子在纸板上绘制的声音,连颜料的味道都掺杂了画手本人的清新。

白石侧过头看向认真工作的西野,正好被叫到名字的人转身面对部室,视线的交错让白石摔掉了本来在指间从容打转的笔,也让西野眯起了眼睛,回话的尾音都跟着上扬。

特意等了结束画作的西野,总觉得应该好好和人家道个歉,距离迎新已经过去了一年,当时那个连和部员都结巴打着招呼的人,来年就要成为宣传部的部长了。

“白石桑没关系的。”软乎乎的语调听着很舒服,西野晃了晃因为画画而发酸的手腕,习惯性抬手的动作让脸颊蹭上了一道颜色。

白石抢先一步过去替她抹掉了,刚才还正经的神情咧成了调笑,又戳了戳西野配合鼓起的脸:“哎呀真有趣。”

不再闪躲的西野无奈地叹气,她鲜少有机会离白石这么近,总是被爱慕者包围的家伙太受欢迎,或者浮气地回应,或者迷惑地拒绝,对待女生和男生态度不同,学生会的工作做得游刃有余,现下眼中的专注衬得那张脸更加美艳鲜明。

“喜欢。”西野微张着嘴脱口而出,舌尖顶到上牙的发音拉回了她的思绪,在白石耐心地问了句什么以后,西野指着自己的脸说:“喜欢肥胖的鸽子。”

“这是什么爱好啊哈哈哈。”笑成了表情包的白石并没什么顾忌,用力拍着西野的肩膀说:“是挺像鸽子的,呐,我先回去了。”

西野和她同时说了再见,大概是感觉到身后的注视,白石在出门拐弯的时候转过身,看着忽然站直又放松下来的西野歪着头挥手跟她道别。

大脑里疯狂叫嚣着卡哇伊的人险些撞到了身旁的门框。

还来不及思考这样和谐的相处是不是代表关系进了一步,几天后的白石就遇到了直接跳过很多步骤的西野,以及身边各种早就习以为常的朋友。

“如果不喜欢的话就和她分手嘛。”休息的空当桥本提出可靠的建议,白石又夸张的哈了一声,眼前浮现出无数擦眼泪的西野,只觉得喜欢承认起来太轻易,不喜欢讲出来又太严苛。

她对西野是有种介于朋友和恋人的模糊,至于更倾向于哪一边白石拿不定主意,明明抱着有个这么可爱的女朋友也不错的想法就好,在桥本看来自己的纠结就像选择午饭品种的松村一样无聊。

那个所谓如果的假设,放在女朋友上门的早晨之前,白石觉得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考虑改变彼此的关系,即使不是朋友也没关系,也许更在意的是两人那个不太愉快的开端。

上午的课程结束,白石觉得有必要找西野好好谈谈,在桥本不止一次嘲笑自己等待的焦急后,手机震动了两下,群组里生田正在直播大二教室的喧嚷。

白石点开小视频反复查看,确定了人群中正在接受告白的人是自己的女朋友,莫名的恼火就好像秋元真夏在眼前冲她吐舌头。

气冲冲的黑石麻衣跳着踩上台阶,颇具威严的麻烦让开带着一股冬天的寒气,那个男生还在磕磕绊绊地讲着喜欢西野的事,出于礼貌白石决定听他讲完,一个字一个字积攒的怒火却超出自己的想象。

并不是已属于本人的什么被觊觎,和西野的气定神闲相比,白石散发的我很烦躁的气场甚至吓退了围观的同学,她走上去拉着西野的手腕,仍然是平和的语气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同学,七濑已经有女朋友了。”

人群中的惊呼白石总算放下了些心,公关部的人藏好了真实的情绪,又生出了想看看同学反应的主意,看来这个女朋友的身份也仅限于熟人所知,还没有变成白石不知道的哪个时段里,莫名其妙的恋人关系。

等等,她这么一闹不就真的公开了吗?

“啊…”脑袋一热没考虑收场的白石握紧了西野的手腕,吃痛的人小小叫了麻衣的名字,白石边道歉边松开手,趁着学生们还在吵闹,西野用着尽可能高的音量说:“谢谢你帮我解围,学长没有为难我,麻衣,笑一笑嘛。”

她伸出食指抵住白石的嘴角,勾起一个并不大乐意露出的弧度,倒真像是被哄着的无理取闹的小女友,白石也鞠躬道歉,换上了果然晃得男生发懵的笑容。

“走吧,去吃饭。”安抚了白石先回教室拎包,等人散去才走到学长面前再度道歉,男生刚从白石女神的对不起中反应过来,连忙追问:“那还可以继续跟随你吗?”

“我倒是劝你尽快放弃。”西野背过手笑得格外狡猾,余光瞥见这回老实上台阶的白石,未及眼底的笑意染上了一片朦胧,连拒绝都变得温柔至极:“我有喜欢的人了,前辈。”

见告白者不依不饶地没走,白石加快了步伐过去,还是拽着手腕的有些粗鲁的样子,僵硬了半个身子又别扭地问她想吃什么。

折腾了一会食堂的人已经多了,怕和西野走丢的白石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想起这个柔弱的家伙挺怕疼的,刚松了松劲就被不小心的学生撞到。

白石稍微停了下前进的步子,牵住了西野的手。

“还记得迎新会我不敢上台,也是麻衣拉着我的手,还说了好多鼓励的话。”向来不主动的西野其实是想推掉那个游戏的,没想到自来熟的白石一时职业习惯发作,握住她的手也带来暖和的迷惑性,让西野鼓起了勇气走在白石的身边。

后来进了学生会才知道,白石姣好亲和的面容下,有着被妥善处理的生疏。

自认为永远无法踏出的那一步,等察觉到的时候,白石放不开与西野的十指相扣。

经历了堪比升学考试后巨大紧张感侵袭的人松了口气,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才允许了西野揪着衣服靠近,女生之间的亲密度具体难以界定,女友的身份又另当别论。

几分钟后在西野皱眉嘟嘴的攻势下,洋溢着幸福笑容张嘴吃下喂来的水果,白石还真的忘了这个女朋友是单方面的,交往的事实并没有真正成立过。

虽然白石还是像一个称职的女朋友那样送西野回了宿舍。

被挡在门口不让进去的人很奇怪,缝隙中窥见的屋子整齐干净,可是硬要进去参观也太唐突了,白石站在外面问道:“之前你不愿意住宿舍,我还挺担心是不是有欺凌。”

“担心吗?”西野的眼神亮了亮,在白石琢磨怎么讲清话里的意思前补充:“没什么,还是觉得要和大家相处好,就搬过来了。”

白石当然没听出来西野把指向自己的缘由放在了大家的概念里。

下午课偷溜去教室后面叫醒了生田,西野的室友一脸困倦,想了想白石问的屋子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并没在意好奇的人斟酌许久的不在乎语气,可能都没看清来问的是谁,急于补眠地回答:“是麻衣样的画像。”

白石按着生田的脑袋让她接着睡,自己猫着腰尽量让前排还在上课的同学老师都没发现自己。

即使进了学生会西野也经常去绘画的社团,素描的作业还记得是生田来拜托的自己,在半信半疑这个人居然还点了绘画技能后,从不吝惜模特脸庞的人答应了学妹。

为了采光白石是面向窗户站立的,只在微小的动弹休息时,才不经意地掠过不远处看着自己并下笔的西野,是不是有了不符合个性的执念。

她留着画也正常吧,毕竟把白石麻衣随手乱扔的人,在这个学校应该是不存在的。

有那么点高兴的白石哼起了小调,路过樱井的房间还好心地搭话:“铃香找什么呢,佑美还没回来么?”

“啊麻衣样,帮我找下手机啦,佑美还在部室忙没回来。”看上去很不可靠的樱井确实着急,白石好笑地敲着她的脑门:“笨蛋,打个电话不就知道在哪了。”

顺着铃声方向找到的白石捞起床下的手机,挂掉电话后屏幕跳到了未退出的群组界面,眼熟的几个头像却是没见过的组名,白石抬头看了表情糟糕的樱井一眼,打算还给主人的手又收回,在樱井几乎要土下座的道歉声中翻完了记录。

谈不上始作俑者是谁,只是无聊的学生会想跟白石开个玩笑,才让西野在今天去假扮并不存在的女朋友,而熟悉的人都要统一口径,让白石相信这件事后接受。

“所以赌注是什么?”

“并没有赌注,只是恶作剧!”

白石猜不到答应这件事的人有什么企图,在群组里坦然接下任务的西野,从冰冷的文字也瞧不出端倪来,只暴露了天性里的小恶魔因子。

不讨厌,白石想着,有些生气罢了。

在自己离开后樱井就通知了西野,对方很快就过来了宿舍,松村端着便当在两个人间来回看了半天,再笨的家伙也读出了不寻常的火花,带上了门表示自己在外面吃没人出门绝不进来给你们把风。

白石哭笑不得地看着室友又返回来拿筷子,西野低着头不敢直视身前的人,嗯了半天也没成一句话,实话实说还是将错就错,骨子里有些固执的西野强迫自己只能选一个。

她答应游戏的初衷,本来并不想在这种情景下说出来的。

“抱歉麻衣,我们是骗了你。”声音被哭腔一点点吞噬,西野深吸了一口气,湿漉漉的眼睛弯成了很好看的模样,她笑着,懦弱的道歉后是本能的倔强:“我喜欢你,唯有这件事不是恶作剧。”

多少体会了过往告白者们的不安,而作为学校里被告白频率最高的人,她盯着西野有些忧虑而搅动裙摆的手指,在脑袋里两个打鼓的小人停息之后,结巴了好一阵才回了个哦。

她生怕这又是另一出恶作剧的开场白,秋元肯定正藏在某处看着一切,只要自己答应就举着彩带筒跳出来大喊愚人节快乐,可是看着西野预感到结果后委屈地垂下肩膀,白石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昔日巧舌如簧的公关部长才真的失落了,在西野道了晚安后把称呼换回到了白石桑,看不清是不是又因为自己而哭泣的人跑得很快。

“要吃吗?”松村夹着一块便当里的肉,费劲地用手去戳白石发呆的脸:“别哭了麻衣。”白石边生气地吃完了松村的便当,边和可怜的室友一起哭得更凶了。

桥本终于受不了上课第四十六次叹气的好友,白石斜了她一眼无力地申辩:“我好着呢啊,你别幸灾乐祸。”

“看不出来啊麻衣,对万人迷来说分手居然还是灾祸了。”桥本笑得全然没有冷美人的形象,像个人生导师那样拍着白石的背:“人家也是想和你搞好关系。”

白石正嘀咕着没有交往过哪里算分手,听完翻着白眼推开桥本的手:“这好的跳跃性也太大了。”

桥本偷笑着没有再回话,白石咦了一声也恍然,在西野成为自己女友的认知上,她的想法竟然是太快了,而非视作麻烦的绝对不行。

去掉绝对,白石的字典里对西野也没有不行这两个字。

在恢复那个还是可以继续的关系前,白石认为自己先跟西野道歉比较好,用一个字来回答少女的心思太敷衍了,何况那还是她明明最在意的少女。

生田热情地给自己开了门,上一秒还不懂西野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和白石不熟的日常里萌生了喜欢的念头,那张画给出了意外的答案。

-很高兴认识你。

在素描像旁西野写了一行小字,就像她深藏在心底的单恋那般,如果不注意的话也是很难被发现。

白石拿起了手边的铅笔,没有犹豫地在后面写下了自己的回应。

-我也是。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