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Merry Christmas

 存档

今年的圣诞节恰好在一个周末,冬季晚归的卧室忘了开暖风,李艺彤揉了揉微醺的双眼,胳膊伸出棉被又缩了回来,等到看清了自家床头的摆设,这才察觉和平时睡的位置有些不同。

她向来都保持着穿睡衣的好习惯。

这么一琢磨好像还真的回忆不起来昨晚的事,李艺彤正要掀开被子起身,旁边传来一声小小的呜咽,无意识地呢喃了一句好冷。

晨起的沙哑嗓音李艺彤依旧熟悉得可怕,在说服自己没有睡醒和确认下枕边人的身份间,她颤抖着手拉开了蒙在黄婷婷脸上的薄被,好看的脸上还挂着平日出门的淡妆,只是口红稍微蹭出了唇线边沿,鲜艳到惊心动魄。

李艺彤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微张着嘴扯出一个难看的笑,这么一折腾,黄婷婷也醒了过来,冷静得仿佛只是平常的普通早晨,像对着空气一般说道,早。

早你妹啊。

揪着被子挡住近乎全裸的身体,在李艺彤的沉默中,黄婷婷慢条斯理地伸了个懒腰,从容不迫地捞起随意扔在地上的内衣和衬衫。

难耐地忍住笑意,余光瞄向身后李艺彤想看又不敢看,最后用手挡住脸,又撇开食指露出一只偷偷摸摸的眼睛。

“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看上去确实没有宿醉未醒的人开口,李艺彤干脆彻底放下手,视线扫过黄婷婷故意侧过身时点缀着紫红的锁骨,还有背上隐隐约约的浅色划痕。

她短暂地为可能是躺在下面的那个自己默哀。

真是和以前没什么区别,明摆着的事实,还能一本正经地讲假话。

这个节奏李艺彤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虽然这些年在娱乐圈沉沉浮浮,好歹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早起看到身边躺着个女人就够刺激了,更刺激的还是这个人,李艺彤选择坦然面对了自己的内心。

黄婷婷是她曾赋予喜欢这个词的全部意义。

“我先给朵朵回个电话,她应该还在担心。”穿好了衣服的黄婷婷捡起手机,冯薪朵的微信语气从紧张到八卦,一个小时前还恶趣味地发了句年轻人不要太放纵。

李艺彤这才勉强唤回了当下状况前提的可能性,都怪这个圣诞节是周末,冯薪朵在群里号召着好久没聚聚的校友,说是顺便给李艺彤过个生日,不上班的翌日也不用担心喝酒过头的问题。

酒,真是个好东西呐。

剧本不对吧导演?李艺彤被黄婷婷贴心的关门声惊醒,赶紧四处寻着衣服穿好,昨天聚会上久别重逢的愉悦延生到了自家的客厅,李艺彤低头来回找了找,果然,外套在刚进门就都脱在了玄关的地上。

确实是自己醉得厉害,冯薪朵的身体滴酒不能沾,陆婷和赵粤就可着劲地劝她,也是难得人来得齐高兴,李艺彤还记得对面和万丽娜聊了什么,仰天大笑的黄婷婷,和记忆里是一模一样的动人。

她的视线柔柔地落在自己身上,加重了李艺彤神经里的迷醉程度。

并不记得昔日的副班长喝了多少,大概是冯薪朵不放心自己独自回来,委托了黄婷婷送人,这才无意识发生了这样那样不可描述的后续。

所以到底她俩在电梯里就干柴烈火,进了家门就迫不及待,这一路发生的事,李艺彤用力抓了抓头发,她想不起来具体的导火索,也不明白黄婷婷为什么要配合她的任性。

原则上她熟悉的那个婷婷桑,不会轻易拒绝麻烦的好人,可能会包容昨晚的无理取闹,也拗不过醉酒的人力气太大吧。

咦?昨晚不是我在下面吗?

黄婷婷敲了敲门示意,李艺彤规矩地跪在地上,双手摊开指着椅子:“请坐,您讲。”

滑稽的表情逗得黄婷婷终于憋不住笑,拉着人起来才说:“昨晚小鞠不是来得晚了,刚说要和小四做东,中午请大家去吃火锅。”

“好啊,来得及收拾一下就赶过去吧。”李艺彤答应着,翻出化妆台上的各种物件,毕业后做了主持的人可是带着浓妆赴约,身为翻译官的黄婷婷倒是没有这种苦恼,随身带的东西足够她自己清理。

李艺彤哆嗦着手涂好唇膏,开场白是说了无关紧要的事,她可得好好酝酿下怎么把昨晚的意外圆回来。

“我来吧。”实在看不下去的黄婷婷接过眉笔,捧着李艺彤的脸让她面向自己,还有些冰凉的手指轻轻钳着下巴,专注地勾勒出画过不止一次的弧线。

面前的人正襟危坐,双手交叉在膝盖上不时绞着衣服,突然想起了什么,整个人垂着肩膀都放松了下来,黄婷婷说着好了,却不见李艺彤照着镜子去看。

“黄婷婷。”郑重地叫了这个很多年都没有挂在嘴边的名字,李艺彤深吸了一口气,在电视剧常用的恶俗用语外选了另外一句更可靠的:“我喜欢你。”

比起哭天抢地的我会为你负责,黄婷婷暗自为她的认真模样打了个分数,可惜已经不是年少时还会怦然心动的场景,考虑的时间不过五秒,黄婷婷眯着眼微微一笑。

“神经病。”

这不是她第一次听到李艺彤这么讲了。

在同一所大学相遇的故事,即使时隔数年回想起来,仍然是足以惋惜又不后悔的美好。

日语系和英语系的公共课总在一起,谈不上是不是缘分的安排,黄婷婷的宿舍隔壁正好住着不同专业的李艺彤,那个在白色洋装衬托下,更显黑色皮肤的小姑娘,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问着好的活泼样子给黄婷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青春真是一条很有意思的直道,当你认准了方向打算一股脑走到底的时候,总会控制不住自己地被弯路上的精彩吸引。

学院的篮球赛上日语系大比分获胜,己方的队长是个相当英俊的小伙子,他像爱情故事里描述过的那样,带着四处洋溢的灿烂笑容,向场边被拉来加油充数的黄婷婷告白。

隔着学长的阳光,黄婷婷不知道近视的自己,究竟是怎样看清远处主持台上傻乎乎的李艺彤,举着话筒似乎是惊呆了,探着身子看清了是什么人,又悻悻然地坐了回去,低下头片刻就重新露出黄婷婷熟悉的表情。

她在祝福自己,别问黄婷婷当时从那一连串的颜艺中,如何抓住了旁人根本不关心的信息,胸口莫名腾起的心疼几乎淹没了她的全部理智。

“对不起学长。”黄婷婷凑近了一些,压低了声音不让别人听见:“我有喜欢的人了。”

残忍的拒绝却带着温和的距离感,学长并没有大肆宣传他的失败,反正黄婷婷的追求者名录上,并不介意再多一个男生的名字。

只是谁都不知道,那个小本子上早就写满了另一个女生。

李艺彤虽然抱着事不关己的心态,还是美滋滋地过了好几天,早上准时给黄婷婷发微信,装着早餐的袋子里还塞着乱七八糟的零食,连冯薪朵都不清楚她哪来这么多新奇玩意,蹭着室友的光,还不时点评下当天新添的口味。

“又不是给你买的。”黄婷婷板着面孔从她手里抢走一样,冯薪朵痛心疾首地开着玩笑:“阿黄居然偏心发卡?忘了和朵朵的革命情谊吗!”

“就是偏心她啊你才知道?”干脆收起了冯薪朵面前仅剩的奶糖,黄婷婷抿着唇轻笑,大方地承认了快要人尽皆知的小心思:“我俩有什么情啊,情在她那呢。”

“黄婷婷你变了。”冯薪朵拽着陆婷还想继续讨伐,对于失去零食的心痛竟然让人没反应过来,黄婷婷话讲得再直白不过,陆婷悠然地推开冯薪朵让她自己去买,手上飞速地给李艺彤敲了条短信。

-再不来把人带走你大哥就要上了。

李艺彤回得倒是快,还带了好几个问号的表情包过来。

-带哪去?你要上我姐?辣眼睛喔。

遗憾着白眼不能传送,陆婷还是决定亲自去隔壁把李艺彤揍一顿实在。

黄婷婷听着旁边传来一阵阵惨叫,冯薪朵和她拍手叫好的同时,还不忘问本人干嘛不告诉李艺彤,毕竟校广播室里未署名的情书,这两年都快成新生公开示爱的范本。

“当面告诉我的话就答应了。”

冯薪朵听完就跑到了隔壁,在制止把人围在角落欺负的陆婷后,也问了李艺彤相同的问题。

“我怕说了婷婷桑不答应啊。”

听着隔壁加入战局后惨叫声越来越大的李艺彤,黄婷婷笑得揉了揉肚子,还是有些看不过去地准备去救自己的心上人。

她以为李艺彤开窍了的,现实总不比童话那样一帆风顺,即使曾给过两个人能想到的最幸福的光景。

李艺彤像往常一样给黄婷婷带了东西,她趴在教室靠近走廊的窗户台上,束起的马尾来回晃动,青涩又羞怯的红晕染上耳朵,像是对待此生的宝物,咳嗽了两声拽平整衣服,少女粉色透明的心事,终于传达到了另一个人那里。

黄婷婷逆着光将碎发别在耳后,歪着脑袋俯下身,悦耳的语调压着满心的雀跃,那个简单的嗯字,瞬间点亮了李艺彤以为会藏起来一辈子的夜明珠。

转变的关系并没有带来什么日常的不同,李艺彤乖乖地跟在黄婷婷身后,老实服帖的听话,憧憬未来的真诚,始终暖心的担当,每一面都深深留在了黄婷婷的心底,逐渐沉在了最珍贵的角落。

大学毕业后的分开归类到了意料之中,打算做翻译的黄婷婷去了日本留学,李艺彤进了当地的小电视台磨练,在明明为了彼此才要变得更好的梦想里,渐行渐远。

黄婷婷攥着皱皱巴巴的信件,站在日本的邮局门口发着呆,手机里是李艺彤提出分手的短信,仔细翻翻前面的记录,两个人几乎停止的电话沟通,越来越少的信息交流,只剩黄婷婷写了几千字的,让李艺彤等着她回来的一纸书。

和几年前一样,黄婷婷回复了嗯,在看不到的国内那边,李艺彤用力抠着屏幕上简单的一个字和标点,还是把哭得很难看的自己窝进了枕头。

擅自替对方做了以为是最好的决定,然后安慰自己,可能真是喜欢的情绪淡了吧。

李艺彤入座后恨不得用眼神将冯薪朵千刀万剐,冬天的衣服倒是遮得严实,不明所以的其他同学还在热切围着鞠婧祎点菜,林思意又拿了几个菜单过来,才让人分心注意到,今天的黄婷婷坐在李艺彤旁边。

黄婷婷回国后已经过去了几年,时间的流逝对李艺彤也不再有什么感觉,像这样的聚餐冯薪朵搞过不止一次,两个人巧合地错开过,也坐在一起过,波澜不惊地吃完了饭,唱完了歌,回到了家。

上海这座城市的忙碌很好缓解了所有人的寂寞,同学聚会变成了例行的通报,总是有一些人缺席,热可能够热了,闹却再也闹不起来。

玩得最开心的一次,还是陆婷搬进了和冯薪朵约好在本地买的大房,乔迁新居,能来的都来了,李艺彤和黄婷婷都到了场,足够大的客厅再次隔开了两个久未谋面的故人,简单的寒暄过后聊了聊近况,再无话题。

身为主持人本行的李艺彤拿着一瓶酒,熟络地又把各个老朋友串在一起,仍旧伶牙俐齿妙语连珠,逗得大家玩到深夜,歪七扭八地在别人家里将就了整晚。

偏偏就是圣诞挨着了放假的周末,冯薪朵在群里嘱咐了要过生日,让校友们把约会能推就推,还真的凑齐了当年玩得最嗨的一群人。

李艺彤还记得昨晚的烛光,她坐在黄婷婷的对面,阴差阳错的老规矩了,唱着生日歌的人还像以前那样神奇地走调,可是连李艺彤自己都想不到,她到底有多怀念那个声音。

每年在少了一个人的生日里,李艺彤也会收到群里,和大家无二的生日祝福,想起来了黄婷婷可能还会单独发个红包,在生日快乐和谢谢后,没有人把话接下去。

李艺彤吹灭了桌上的小蜡烛,拿着叉子去刮甜腻的奶油,在空无他人的房间里说道,生日快乐婷婷桑,开始认为今年的蛋糕是不是又买到了过期,怎么生生吃出了一嘴的苦味。

九月的翻译工作很忙,黄婷婷甚至没有时间和家人一起吃顿饭。

辗转在国内各地和日本之间,一直独身的人不是没有试过,不断默认可能倾向于喜欢的好感,在生日当天收到祝福后,黄婷婷看着微信里寥寥无几的交谈,翻过砖瓦堆砌的城墙,拨开荆棘包裹的真心,发现李艺彤早就住在里面了。

从始至终自己就喜欢过这么一个人,也还喜欢着那么一个人。

再次相见的聚会又是好一阵折腾,仗着圣诞节不会安排加班,冯薪朵置身事外地不停开着酒瓶,气氛倒确实不错,只是黄婷婷越过满桌的丰盛看向对面,沉稳不少的李艺彤难得恢复了开朗,笑起来还是自己偏爱的孩子气。

主持行当不比演员受关注,鞠婧祎几部电影上完,绯闻对象都换得记不清名字,黄婷婷偶尔看看那些花边新闻,无非都是李艺彤哪里都混得开的性格所致。

从未被人知晓过的梦想是不是还烙印着她的名字,李艺彤不说,黄婷婷看得到。

还是桌子不够大吧,不够李艺彤强迫自己挪开视线,不够她违背想要看着黄婷婷的愿望。

“婷婷桑吃啊。”身边的人见黄婷婷还在走神,涮好了肉夹到她的碗里,脱口而出的还是旧时的称呼,李艺彤自己的手也顿了顿,又别扭地补充:“婷婷,东西都熟了。”

黄婷婷边答应着边搅和芝麻酱的油碟,都埋着头努力挖掘记忆,李艺彤是醉得迷糊了,可黄婷婷还留了半分的清醒,也不知道谁先说了我好想你,不再自欺欺人的一句真心话,点燃了两份年年岁岁积累的思念。

“我是不是还没给你生日礼物。”李艺彤不时往碗里添点食物,黄婷婷收下了她的好意,忽然想起因为那个生日主题的聚会,今年的红包她还忘了给。

“礼物我昨晚就签收了呀,很漂亮。”后一句明摆着的夸张黄婷婷很受用,本想拆穿她嘴硬的现实,只抬起手戳了戳李艺彤吹气时鼓起的脸颊。

“Merrychristmas。”看着远处的圣诞树,黄婷婷决定不要回答,李艺彤后面那句一会还要不要送我回家的追问。

不能让这只可爱的小海豹得意太久,她也不要告诉对方今天早上原本的答案。

“婷婷桑!我喜欢你!”

“嗯。”

“黄婷婷,我喜欢你。”

-我也是。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