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演员

存档

按掉了清晨吵个不停的闹钟,莫寒伸了个懒腰转过身,脑袋旁未凹陷下去的枕头摆放整齐,疑惑地反应了一会,才想起自己昨夜看着剧本也迷迷糊糊。

客厅的录影机早就放完了带子,蓝色的屏幕发出并不刺耳的杂音,沙发上半躺着的李艺彤呼呼地睡着,连睡衣都没有换过。

莫寒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大概是照顾这个人太久了,拎着毯子搭在她身上的同时,轻巧地接过了悬在手上一点点往下掉的遥控器。

“天呐爸爸!”浅眠的李艺彤被惊醒,看清了眼前开始收拾桌子的莫寒,有些慌张的表情慢慢淡了下去,讨好地抱着莫寒露在宽松衬衣下的大腿。

“原来是莫妈妈啊。”

莫寒假装生气地瞪了她一眼,晃着身子叫李艺彤放开自己,嘴上还是耐心地问她早饭想吃什么。

“随便随便!哎呀我来收拾吧。”恍惚才想起那摞杂志被搬回来的原因,李艺彤挤着让人赶紧去厨房,手脚利落地把乱摆的东西收拾了整齐。

其实莫寒早就看到那个封面了,已经不是年轻时的心高气傲,还会被往事有所牵动的急躁脾气,只在心里淡淡评价了一句妆容还不错,然后又回到了这个小兔崽子才比老娘小几岁?妈妈倒是叫得越来越顺口了。

遇上李艺彤并不是太过意外的事,相比起莫寒作为演员的奋斗史,只能说是其中一个影响甚微的插曲,毕竟当时敞开门的莫寒,也没想到之后种种的蝴蝶效应。

莫寒是在熟人的经纪公司出道的,那时候国内没什么入眼的少女组合,莫寒作为队长带了个小团,跑跑商演蹉跎了两年的光阴,事实也证明了她的不适合。

唱歌没有出路那就演戏吧,公司对于剧本挑得谨慎,不知不觉之间观众对她的形象已经固定,几部戏上完后就再也没了关注,又是剧火人不火的炮灰罢了。

几年下来莫寒和公司都渐渐失去希望,熟人两面张罗着关系也很心累,莫寒为人一向干脆,搬出了原本公司提供的别墅,和和气气地解了经济约,正式做了自由人。

她刚收拾好新租住的公寓不久,这第一声门铃,就是李艺彤按响的。

“呜呜呜发卡好惨啊饿肚子。”坐在门口的人不客气地抱上来,嘴里嘀嘀咕咕地念叨了半天,听到肚子打着鼓的声响,莫寒才算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只心想这对面的邻居也太能说了,将来肯定不得安生。

没想到一语成谶。

“自己叫外卖不会啊。”虽然配合这句台词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莫寒还是善心发作地把人捡了进来,以前公司宣传人妻特点的厨艺还没生疏,正好也到了晚饭的时间,莫寒下厨炒了几个菜,顺手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

“这真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嘤嘤嘤。”李艺彤往碗里添饭的空当才来得及讲话,挤眉弄眼的颜艺效果十足好笑,莫寒险些被呛到,心情却跟着好了不少。

两个人喝起了酒就有些收不住,莫寒也不复表面的温和,像个话唠一样讲着过去几年不成功的经历,李艺彤听完还真挤出了几滴眼泪,支支吾吾地说起自己的不如意。

开场莫寒就再次附赠了一个原来如此的白眼,眼前的小姑娘之前也是戏剧专业,被导演吐槽了几次夸张的表情,又因着在片场和前辈演员起了冲突,这才转职做起了主持,喜新厌旧的演艺圈从来都是欢迎新人的,但主持这行却一向是越陈的酒越香。

聊着聊着发现这次偶然相当投机,再往远了去说,莫寒还是李艺彤正好大了三届的前辈,得了便宜的人乖巧地叫着学姐,直到天很晚了才想起来叫她回去。

“呃学姐,其实我这屋子还没收拾呢。”李艺彤打了个酒嗝,拍着肚子委屈地表示没力气动弹,莫寒揉着也许是醉酒后胀痛的眉心,鬼使神差地叫人来住了自己家。

一晃几年了,李艺彤的房间仍旧是刚搬来的凌乱样子,只有几个纸箱打开取了日常用品,白白交了租金,人是赖在莫寒家里不走了。

“你是熬夜了么?这黑眼圈混着你的肤色可真瞧不出来。”没玩够地抓着一个点刻薄,李艺彤冲莫寒做了个鬼脸反驳:“学姐你还没从上个角色走出来吧,我的莫莫才不会这么无情数落一个通宵加班的人。”

“加班?”莫寒捞过李艺彤的新台本,采访嘉宾那栏赫然写着黄婷婷和戴萌的名字,视线从本子上挪开了几寸,李艺彤果然尴尬地想抢回来,又挠了挠脸悻悻然地坐回去。

“阿黄的新剧开始宣传了吗?”问了个很平常的问题,李艺彤摇摇头解释:“算是吧,这次顺便来宣传那首点击蛮高的主题曲。”

李艺彤这些年也在主持界混了个有头有脸,面向年轻人的节目收视火爆,台本写了流程和必要的问题,其余还真留了大片的空白给李艺彤自由发挥。

“还以为她的片子你是一集不落的。”莫寒指了指桌上借回的碟片,李艺彤显然是早就不熟黄婷婷的作品了,为了采访这才通宵补档,怕到时候闹出什么低级的笑话。

“喔那戴学姐第一次献声你听了么。”料想到她会用那个人反击,莫寒翻完了台本放下,大方地回答听了啊,在李艺彤一脸不可能的滑稽表情下补充。

“Qtunes首页推送我就点开了,阿黄倒是比那年虫之诗进步的多。”

“是吗…我还以为又会成为七里香那种传世巨作呢。”再讲下去自己反而先笑出了声,用对方内心的柔软调侃实在是太幼稚了,李艺彤喝完了牛奶正要凑上去亲人表达感谢,莫寒又咦了一声问:“这空白的地方娜娜好像标注了让你先填好唉。”

“什么我没写吗?”不想承认是那些文艺片太催眠,又或者是女主角与生俱来的安心感,李艺彤早忘了经纪人交待的任务,这会似乎已经听到楼道里高跟鞋的敲击声。

美好的早晨,结束在万丽娜把崭新的台本拍在李艺彤脸上。

“娜娜你别打她了,晚上才录节目呢!”莫寒的经纪人徐子轩搂着万丽娜的腰死死拉住她,才让李艺彤得以捂着脑袋跑去卧室先换衣服。

“随便坐。”屋子主人笑眯眯地招呼着,起身开始收拾桌上的空盘。

总算是在正式录影前核对了台本,李艺彤在布景右边正襟危坐,多年锻炼下来的舞台经验,好歹是支撑着她不至于在和黄婷婷握手的时候,整个身体僵硬地很明显。

按照预先安排好的,黄婷婷坐在布景的最左边,戴萌和工作人员交谈了什么,跟着坐在了中间的沙发上。

大部分的内容早就和那边沟通过,黄婷婷讲话自信了许多,端庄的长裙衬得人仿佛是全场唯一的焦点,稍有些模糊的地方也有戴萌帮腔,介绍电影的部分结束,李艺彤立刻换上了专业的八卦神态,提起了主题曲的事。

“这首名为暮蝉之恋的主题曲写得很棒,听说是戴总亲自作词?”

“当然也有婷婷的部分功劳,歌词很符合我们两个的心境。”

演而优则唱在圈子里并不稀奇,像戴萌这样接手了家里的经纪公司,做的风生水起不说,演戏唱歌都有模有样的只此一人,这句话既捧了主演之一的自家艺人,又为这首传情的主题曲增添了扑朔迷离的色彩。

李艺彤自问认识的狗仔可能比戴萌见过的都多,当下就接了话:“戴总是说你和婷婷的故事吗?能不能为观众详细展开一下啊。”

笑嘻嘻的主持没让氛围陷入冷淡,戴萌来回看了看两边的人,面对摄像机也不敢过于暴露眼里的锋芒,若是其他主持问出这样的问题,戴萌当然会不留情地推回去,只是这歌词里的主人公好巧不巧就坐在她左右两边。

长时间的沉默被导演发现,及时喊了暂停让众人休息一下,戴萌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指着台本上没有的部分厉声道:“这种问题恐怕不太符合节目的主旨吧!”

“哪里不符合了?”莫寒的声音插了进来,眯起眼睛拍着戴萌的肩膀:“戴总也不是刚出道的新人,既然歌都唱了,这些回答也早该准备好才对吧,怎么反倒怪起节目组了。”

导演好脾气地也赔了个不是,大家心知肚明这首歌的话题度在哪,只是不明着说破,戴萌微张着嘴难掩惊讶,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后咳嗽了两声,之前烂熟于心的公关文案才冒了出来,鞠着躬向导演和主持道歉。

李艺彤摆了摆手,直直地走向了场边的人:“莫莫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开机仪式么。”

“剧组开完会就散了,过来等你一起回家吧。”看了眼时间,莫寒忽然开口又问:“晚上想吃什么啊,不然我先去买食材回去好了。”

戴萌还沉浸在一起回家四个字的震惊中,刚出道的时候都忙于工作,即使是和莫寒大学四年的交情,她也没轮着几顿莫寒亲自下厨的待遇。

和自家公司解约后的莫寒顺风顺水,戴萌自然不会在各大报刊上错过她的名字,只是这私生活究竟如何,戴萌没刻意探寻那些八卦,只当这位事业有成的演员还保持单身。

敏锐地扫过录影棚其他人的脸,徐子轩拎着两个大塑料袋子进门,吆喝着导演和场记先吃点甜品。

每个路过莫寒的人都道着谢,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探班,对她和李艺彤的关系讳莫如深,同时礼貌地表示着尊重。

确实以李艺彤的人脉和这件事的无稽程度,也不会被多有权威的花边杂志报导。

“别吃咖喱饭了,下点面吧莫莫。”晃着莫寒的手强调,李艺彤更多像是撒娇的行为,果真换来了莫寒拿你没办法的宠溺。

戴萌看得目瞪口呆,方才质问导演的气场退去了大半,毕竟那是莫寒啊,无条件顺从她这种事,依然牢固地刻在戴萌的行为准则里。

“好了好了,开机继续吧。”导演象征性地拍了拍李艺彤,叫她收敛些问题的尺度。

“戴总误会了,这首歌写得很能引起共鸣,不知道二位有没有什么校园趣事分享?”笑着圆回了故意跑偏的话题,戴萌绞着手一副失了方寸的模样,拉了近景的镜头,还勉强是戴家年轻执行人的沉稳利落。

浸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莫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戴萌倒是比自己更像演员。

所幸她为了证明自己的努力会得到回报,终于是收获了也拿到过影后的黄婷婷,只怪世事无常,无论是戴萌还是公司,却都等不起当年的那个莫寒。

“那婷婷呢,看上去像个好学生喔,有什么难忘的趣事吗。”知道戴萌暂时无心回话,李艺彤越过中间,强迫自己把视线固定在黄婷婷的方向。

黄婷婷脸上始终挂着专业的微笑,垂了下眼眸再抬起头,年少时的清冽口音并没有任何变化:“我有个同专业的后辈,她没什么演戏的天赋,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参与这首歌的时候只想着告诉我的后辈,拥有这份赤诚的她,一定会实现梦想的。”

“哇喔,这位后辈是男生还是女生啊!”上扬的语调想必会勾起观众的好奇,李艺彤问出来的时候都想好了,播出以后的杂志标题肯定是沉迷旧爱之类的劲爆文字。

黄婷婷只嗯了一声,连偷偷回忆的片刻都藏好了神情,让紧盯着这段新闻的人找不出丝毫破绽,李艺彤又接着问了些无足轻重的小事,回答还是中规中矩,在那些自己亲身参与的答案里,她也实在挖不出其他有价值的点。

两人来来往往聊了不少,恢复冷静的戴萌一拍沙发,挑着眉毛看向左右:“我怎么觉得我不像嘉宾啊,倒像是你俩的司仪。”

“戴总要是转行那可是圈里的损失。”李艺彤话接得相当快,导演赞许地竖起了拇指,亮起了可以进入总结的蓝灯。

录影正式结束,三人在场边合完影,李艺彤叫住了等待助理的黄婷婷。

“那位后辈的梦想可能已经实现了吧。”转过身扬起手臂示意偌大的工作舞台,回想起过去在片场受的委屈,李艺彤竟然觉得那些记忆才开始淡却。

“都过去了。”再也不会触动情绪了。

黄婷婷愣了愣,和刚才一样,好像是赞同地回道,嗯。

沉寂了整晚的波澜不惊终于有了裂痕,在助理好心的催促声中,把满眼的落寞留在了灯火琉璃的身后。

随着这次节目,黄婷婷担任主演的电影开始了盛大的首映宣传,莫寒的剧组临时出了问题迟迟不能开机,向公司传达了自己真的很喜欢这部戏愿意等,以莫寒的咖位也不用听命安排,正好又多了时间揣摩剧本。

公司属意她接些临时工作,恰好戏里莫寒饰演的角色是个年轻的女孩,正对上李艺彤新接手的旅游节目,还是想了些法子才把人塞进日本行的临时搭档。

“哪至于啊,和我说一声不就得了。”李艺彤倚在自己公寓的门口,看着莫寒在像个储藏室的屋子里转悠。

“公司只知道我俩住在一个小区,还问我怎么不搬到别墅去。”小区的规格确实不高,莫寒替李艺彤叠着衣服,很是后悔地摇头说:“对啊,我怎么这么傻,搬到别墅不就不用再照顾对面的家伙了吗。”

“啊什么?你要抛弃可怜的发卡卡吗?”李艺彤黏腻地喊着不行,下巴搁在莫寒的肩膀上,盈盈的双眼显得特别真诚,莫寒的感动还没维持几秒钟,就从李艺彤的嘴里听到她麻利地报出菜名。

“滚啦叫你的外卖去!”推开还想耍赖的李艺彤,鼓起来的脸颊手感倒是不错,惹得莫寒忍不住又把人拉了回来,发泄似地揉出各种各样好笑的鬼脸。

“莫莫,谢谢你收留我。”等人折腾够了,李艺彤抱着膝盖坐在旁边,仔细瞧了会已经在清点行礼的莫寒,虽然这句谢谢说过很多遍,但每一次她都带着无比的认真和感激。

“我也要谢谢你。”莫寒的眼睛笑起来像弯弯的月牙,如果不是李艺彤像个小太阳一样,时刻温暖着想要放弃做演员的自己,她可能永远不会有时至今日的高度吧。

两个人在生命里的低谷相遇,彼此扶持鼓励着,一同站上了向往过的山顶位置。

大概李艺彤很擅长打破温情的氛围,又开始说起她寻思了好几天的大餐,莫寒冷漠地啧了一声,打开手机的外卖界面塞到李艺彤怀里,眼神示意着门口。

李艺彤乖乖地溜了出去。

旅游节目莫寒也做过几期,只是跟着李艺彤出来格外新鲜,拿到的台本只有简单的行程,权当是私人旅行的莫寒在开始的几分钟还把握着演员的腔调,实在架不住李艺彤一旁插科打诨,也跟着渐渐流露出个人的天性来。

这位导演对她们的关系并不知情,两人相熟在娱乐圈也不是秘密,高兴地核对着拍好的几个长镜,很满意莫寒难得褪去成熟的小女生模样。

“帮我去买刚才那家店的果汁。”拍摄休息的空当,莫寒悠闲地坐下来指挥着,“助理就可以去嘛!”李艺彤瘫在椅子上,躲在台本后面假装不存在。

“助理又不会日语!”踢了下她的凳子,莫寒一把抢过台本,李艺彤撇着嘴去找助理换外币,顺便拉着人给整个摄影组都买了饮料。

“给任何新剧组留下好印象总是必要的。”用着过来人的口吻,莫寒凑近李艺彤,小声跟她说了之前的用意。

“不愧是莫莫!”李艺彤咋呼了一声险些引起注意,被莫寒毫不留情地按了回去。

第二天拍摄正巧赶上了当地居民的庆典,还好之前的时间留有余裕,导演临时决定推后本来定于当天的迪士尼行,让李艺彤查了查渊源,带着莫寒融进了游行队伍里。

回到酒店已经入夜,单人套房是双方公司给预订的,李艺彤正走到床边想要关灯,房间门被敲得当当响,杂乱无章的声音甚至吓着了她,也能料想到屋外的来客有多慌张。

莫寒紧握着手机,一下一下砸在另一只手的掌心,想等她调整情绪再问的李艺彤也有些不忍,直到手上泛起了一片暗红,终于按住她的肩膀让人先冷静。

“戴萌出事了,戴萌她,呃,是车祸,听说是很严重,怎么办,我要不要回去看她,可是我看她以什么身份呢,你说司机为什么这么不小心,我又怕万一我没去看她…”

莫寒絮絮叨叨地讲着刚刚收到的短信,语无伦次到声音越发颤抖,重复几遍才让李艺彤理清了事态,给她倒了杯温水,转身出门给熟悉的记者朋友打电话。

她和黄婷婷的车确实被狗仔追尾,只是一点小刮擦,几个人都没受伤的程度,看来是拿到第一手新闻的报纸见到人进了医院,这才渲染得有些夸张。

李艺彤知道莫寒有关注娱乐版的习惯,可能事关黄婷婷和公司颜面,戴萌的公关团队没有第一时间发声解释是正常的,当然也有可能,她是有意为之。

就像小男生刻意做的那些,为了吸引别人目光的事。

忍不住笑出了声,从莫寒告诉过她的那个戴萌,那个只属于面对莫寒时不太一样的戴萌,确实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黄婷婷怎么样了呢?适度的炒作是很好,和公司经理的关系曝光,还是会威胁到演艺生涯的好评吧。

虽然已经戒掉了对她成瘾的关注,李艺彤却无时无刻都希望着,她的黄婷婷一直是那样出尘于世的优雅,好吧,除了仰天大笑的时候。

停止对学生时代的回忆,李艺彤深吸了一口气回到屋里,莫寒正盯着手机发呆,强迫着自己不要联络国内的熟人,她的身份今非昔比,过度的关心难免会让媒体旧事重提,那段不愉快的合作总会被拿来大做文章。

“回去看看她吧。”李艺彤想了想,提出可行的建议:“之前跟几个有档期的艺人都接触过,我再卖个单独采访的人情,找个新搭档不是难事。”

退路都准备好了,莫寒也不再有胡思乱想的负担,李艺彤给她订了明早回国的机票,搂着人安慰的口气有些看不出年龄差:“别着急啦莫莫,回去以后狠狠教训她不注意安全。”

“那是当然,这个老戴萌喔尽让我瞎操心。”又恢复了当年初遇两个人碰着啤酒罐时,莫寒很多年都没有再喊出口的亲密称呼,就如同坦然叫着戴总的她是投入一切演绎的角色,抛开剧本后的戴萌才是真实的感情倾诉。

弄巧成拙离开老东家,戏路拓宽后的人生太过顺利,也让人开始理解当初的矛盾。

李艺彤借了车亲自送莫寒去机场,两个人全副武装戴着墨镜,托运了简单的行礼,李艺彤用她浮夸的演技假装哭着说:“哎呀莫莫走了我可怎么办,又要饿肚子了。”

剧组管饭这句严肃的回答被咽了下去,莫寒拿出手机对了对行程表:“可能赶不及在结束录影前回来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呜哇莫妈妈,日本可以用饿了么叫外卖嘛?”

“我走了,再见!”板起脸转身进了登机通道,李艺彤目送莫寒沿着扶梯下去,挥了挥手算作了她明明已经看不见的道别。

没走两步就收到了助理的短信,公司运气不错地和另一个大牌搭上了线,对方要来日本宣传电影,能空出两天的时间和剧组拍摄。

李艺彤编了信息回问是哪位大爷,身后噔噔噔的脚步声惊得她赶紧收好了手机,几个打扮花哨的小姑娘举着灯牌和横幅跑过,让李艺彤都不免好奇地跟了两步看看。

那个中文的黄字非常显眼,她垫着脚看向通道里引发尖叫的来人,黄婷婷有些疲倦地微笑和周围的饭打着招呼,隐约就注意到了人群里一脸恍然的李艺彤。

助理护着黄婷婷离开了机场,李艺彤还在原地傻站着,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两次才反应过来,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她都有些记不清了,虽然一直躺在通讯录里,却再也没有主动拨出过的号码,居然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婷婷桑。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