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羽翼

存档

高跟鞋在病房的白瓷砖上踩过,发出与以往不同的尖锐声音,黄婷婷收回了专注窗外的视线,打量着走进屋的陌生女人。

“你好,我是跟你病情的新医生。”手指曲起在胸前的工作证上敲了敲,李艺彤又往前一步,替想要直起身的病人窝好了后面的枕头。

“您看上去很年轻。”黄婷婷贴着她躬身时靠近的脖颈开口,鼻息带来的热气沿着敞开的黑色衣领喷在锁骨上,隐隐约约地泛起一片的红色。

“原则上,你还应该叫我一声姐姐。”竖着一根手指去扶下滑的黑框眼镜,黄婷婷偏过头小声喊了句不要,犹豫了一会,还是拿起了床头略显土气的酒瓶底镜架,仔细地看了会还是忍不住捂住嘴偷笑。

“明明看起来年纪比我还小喔。”

“唉~能被婷婷这样夸奖我还是很开心的。”

在病历板写下了今天的身体状况,李艺彤边签着名字边不经意地抬头,随口问道:“你在看什么呢。”

“啊,那片叶子。”舒服地倚着身子,从黄婷婷的角度正好看到一片悬在树枝上的树叶,虽然孤零零地,却依旧保持着整片的绿色,顽强地在风里摆动。

少女保持着微侧的姿势,下巴随着淡然询问的话语,弯成了一道好看的弧线。

“上一个医生说我活不过叶子掉落的时刻了,对吗。”

“那要看你是不是配合治疗了。”

脱口而出的劝慰,李艺彤仰起头,让黄婷婷乖巧又不服输的笑容,同窗外暖人的阳光一起,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

那句他没有骗你还是被咽了回去。

大概她已经习惯披着这副皮囊骗人,通常接触的对象也都是巧舌如簧,毕竟爱听花言巧语是天性,妥善利用自己擅长的部分更容易达成目标。

只是这个目标,恶魔小姐第一次有了不同的打算。

“之前的医生才不会同意我出门呢。”黄婷婷坐在轮椅上被推着出去,李艺彤打着马虎敷衍说:“多出来转转对身体也有好处。”

其实是受不了对方嘟着嘴撒娇要出来的样子,咳嗽了两声掩饰之前的无可奈何,事实上她也很久没欣赏过人间的风景了,指尖搭在黄婷婷的肩上,叽叽喳喳地讲着医院后花园里的植物,反倒是比这个卧床许久的病人更激动。

似乎是被传染到,黄婷婷也跟着咳咳了两声,裹紧了腿上的毛毯,心口跟着喘息抽痛,忽然感觉到一阵阵的温暖,逐渐化解了牵连到五脏六腑的难受。

“好些了么。”李艺彤蹲下来握着她的手,眨着的大眼睛透着一脸的天真无邪,这样单纯期盼她没事的模样足够打动任何一个人,黄婷婷抬起空出的那只手,轻轻揉了揉李艺彤的脑袋。

不满被当作小孩子的人噌地站起来,不乐意地摸着被弄乱的头发,小跑两步又绕到了轮椅的后面,小心翼翼藏起因为被温和对待后止不住上扬的嘴角。

“我早就知道你跟一般的恶魔不一样。”

跟在身后的男人抓住了李艺彤的手腕,打断了她想要捂住黄婷婷耳朵的动作:“放心吧,她睡着了,一会才会醒来。”

“喔?你们天使就喜欢玩这种小把戏。”确认对话不会被听到,李艺彤立刻摆出一副被吓到的夸张表情:“这位先生是不是圣经看多了,我不需要被你的主宽恕。”

拜贪玩的个性所赐,她很满意自己恶魔的身份,从来也不认为古板的天堂会适合热情洋溢的自己。

再说,比起lo装,她真的很不喜欢天堂的制服。

和禁止在人间切大盘买生写的规定。

无聊透了。

“这个女孩的灵魂这么特别吗,连天堂也注意到了。”勾起一缕那人垂下的柔顺棕发,李艺彤并不认为天使先生特意跑到医院,是为了拯救她这个已经堕落了百年的恶魔。

“她的灵魂很圣洁,不会被轻易染黑的。”天使面无表情地解释,生病前的黄婷婷一直过着中规中矩的生活,细心照顾着幼儿园的小朋友,衬着夕阳的暖和笑意,曾将她纯净的背影染成了一片金黄色。

“那我偏要试试。”被激起不服输性子的李艺彤撇了撇嘴,惹得眼前的天使愤怒到张开了背后月白的翅膀,对比着李艺彤漆黑的双翼,微阖着护住了她身边的人。

在病房醒来的黄婷婷觉得鼻尖有些痒,睁开眼就看到李艺彤支着脑袋,举起的那只手拿着白色的羽毛在逗她玩。

“哼!”拉着被子转过身,李艺彤果然不知所措地边认错边把羽毛往她手里塞:“不然你挠回来嘛,别生气啊好不好婷婷。”

就这样还好意思让自己叫姐姐呢。

拿手指戳着李艺彤的腰间,闹得她笑得躲出几米远不敢过来,黄婷婷这才高兴地挑了挑眉,看着落在手心的那片羽毛发呆。

她并不记得在花园晕过去的事,只是模糊的印象里好像看到了一对羽翼,围着自己的时候,诡异的安心感就好像最初李艺彤担心地握住她的手。

“天使是不是都会飞啊,那可不可以,带我去医院外的世界,我好想那些孩子。”

这都是哪里来的莫名其妙的误会,李艺彤挠了挠脸,认真地回答:“虽然我不能带你飞,但是走侧门出去一下还是可以的。”

“真的么!”谁能对这样拜托你的黄婷婷说不啊,李艺彤自知无法免疫抬着眼睛询问的可爱面孔,乖乖地补充道:“只要赶在住院部的门禁前回来…”

回了一趟办公室给她拿来了便服,李艺彤拉好窗帘背过身等她换衣服,余光瞄了眼窗外挂着的那片叶子,从尖端的部位开始,已经稍微有些枯黄的感觉了。

在正式蛊惑那位主治医生离开前,其实李艺彤也算观察了黄婷婷几天,坦然接受了自己不久于人世的绝症,依然是温柔地对待着其他所有人。

她的灵魂属于天堂,也值得安息在更适合的地方。

不过自己可能是这个所有人之外的特例,走出医院的黄婷婷非要去搭公交车,一本正经地解释要融入普通人的生活,沿程看到了路边卖的棉花糖,又二话不说地拉着人下车。

全是愉悦的眉眼躲在粉色的棉团后面,对着老板鞠躬感谢后愣了愣,闪到了李艺彤的身后,板起脸来一副要唱出声的样子指挥她付钱。

记得这位小姐已经二十三了,果然,人类年龄的表现会依据不一样的同类发生变化。

明明带你出来还付钱的是自己啊,干嘛对人家就这么盐。

慢吞吞地拿出钱包,不情不愿地数着零钱,黄婷婷拽着李艺彤的衣角晃了晃,歪着脑袋软糯糯地叫她快点去赶下一趟车。

“老板,麻烦再打包一个谢谢。”利索地付了钱,李艺彤替她举着没吃的那个,安慰自己作为恶魔就要能屈能伸,能大义凛然地付款掏钱,也能百依百顺地跟在后面。

都怪那张好看的脸,下次一定要申请去收割个丑八怪的灵魂。

很快就说服了自己,李艺彤跟着哼起来黄婷婷口中的调子,坐在教室的一角看她和小孩子玩闹,在一声声黄老师的呼唤中,李艺彤清楚地看到穿着水色长裙的黄婷婷,和善的气场美好到令她有些晕眩。

然后那个人走向了自己,挽着她的胳膊给好奇的小家伙们介绍:“这个姐姐是李艺彤。”

“叫我发卡卡就好了。”指着头上的白色发卡,却遭到了身边人的肘击:“你怎么这么幼稚啊。”

“发卡委屈啊,要婷婷老师亲亲才会不哭哭。”捂着腹部窝在一边,李艺彤硬是挤出了几滴泪,看上去真的是被一个病重的女孩打到痛了。

“姐姐不哭啦,亲亲你。”没有让黄婷婷为难,近处的小女孩呵呵地咧着嘴巴笑,捧着李艺彤的脸吧唧就是一口,亲得特别响亮,还在嘴角留下了淡淡的口水印。

李艺彤抹了一把脸也跟着傻笑,抱着小女孩举向高处,转过头正想说这家伙也没多少刘海很像你唉,黄婷婷的目光终于挪开了一些,理了理被李艺彤折腾乱的手绢,在小女孩的嘴角也落上了一个轻柔的吻。

“乖。”把人接过来拍了拍放回到了小凳子上,黄婷婷跟着坐下来,等来晚的家长们一个个带走他们的孩子。

李艺彤难得安静地坐在她旁边,不吱声地等到肩膀上的脑袋重新抬起来。

“几点了?”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听到回答后黄婷婷无辜地微张开嘴,又皱起眉毛用力锤了下李艺彤:“怎么不叫醒我啊,一会该回不去了!”

两个人将就着往医院赶,住院部的侧门也上了锁,李艺彤站在墙角下叹气:“还真的进不去了啊,但愿查房的没有发现,我们今晚先…”

“翻墙进去把。”黄婷婷指了指远处施工的废弃架子,李艺彤啊了一声,似乎因为难以置信会听到这样的提议,表情一时精彩到黄婷婷扶着她笑了半天才直起身。

“偶尔也想试试这样啊,以前身体就很虚弱,连棵树都没有爬过。”

咋滴,你还想上天啊。

默默吐槽了一句,李艺彤艰难地点了点头,好吧两个字拖着长音,只能任劳任怨地实现对方这个看起来并不那么符合常理的愿望。

“感觉就像坏学生一样。”拍了拍双手,黄婷婷这才想起一边靠着墙还在喘气的李艺彤:“辛苦你啦,谢谢~”

“不客气。”你开心就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李艺彤非常后悔自己没有打晕她再带着人飞过来。

“李医生,下次不要带着病人乱跑了。”

之前的天使穿着同样的医生服装,被抓现行的黄婷婷吐了吐舌头,显然对方数落的人是李艺彤,果断丢下同伙的黄婷婷就这么遛进了大楼。

“看看你的翅膀吧。”天使凑上前一步,他身上原本会灼热恶魔的烈焰却不比平时的效果,李艺彤没有推开近在咫尺的男人,张着只有他们才会看到的,昭示各自身份的翅膀。

深黑褪去了不少,泛着灰色的羽翼在月光下仍然显眼,她才和黄婷婷相处了多久,竟然连恶魔的标致都被净化到这种地步。

“你是可以被拯救的,发卡,难道你真的认为自己能引诱她堕落?”情急之下的天使紧抱着怀里的恶魔,神圣的气息熏陶着她灰色的羽毛一根根剥落。

来不及了。

只要在她的生命结束前内心被自己占据着一点黑暗,就可能失去进入天堂的资格。

指甲划过玻璃发出刺耳的噪声,黄婷婷一遍遍描摹着楼下两个人相依的身影,口中的哈气打在窗户上又被狠狠抹去,倒映着那片近乎瞬间枯萎到根部的树叶。

打算避开些日子的李艺彤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来查房,大概是有了先例,本该在病床上的重症患者又一次不见了踪影,拉住路过的护士追问,对方反而奇怪地咦道:“黄小姐说想做点手工打发时间,去你的办公室借剪刀了啊,怎么李医生没碰到么。”

连连说可能自己没注意到,害怕又到处乱跑的人出什么意外,李艺彤倒是对这个理由一点也没起疑心,急匆匆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像火燎过的脚步却慢了下来。

黄婷婷刚巧剪好了手上的彩纸,抬起头笑着问她:“好看么。”

纤细的手指衔着一只红色的蝴蝶,远处的斜阳在她身后汇成一片光晕,李艺彤情不自禁地重复着好看两个字。

这个人真的是,好看得,就像天使一样。

耸拉着肩膀彻底松了力气,李艺彤改变主意了,她不想要黄婷婷变得和自己一样,但是她的出现,她的循循善诱,却还是让她离经叛道偏出了正常的轨迹。

只要秋天过去,人类脆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黄婷婷就能够真正的洁白无瑕起来,离开污浊的恶魔,不再沾染一丝一毫堕落的气息。

可是她怎么会,真的喜欢自己呢。

最期望的结果却最想推翻重来,李艺彤走到桌子前半跪下来,双手合着握住她还拿着的那把剪刀抵在自己的心脏上。

但愿我能够亲自为你打开,本来由我关上的那扇通往天堂的门。

“等等!”

锁住的大门被猛地推开,意识到李艺彤要做什么的黄婷婷终于执拗过了她的力气,曾经遇到过的天使慌张地挡在两个人之间,不断骂着李艺彤是不是疯了。

“别傻了,她只有杀了我才能洗净被污染的灵魂。”

“只有这一个办法么?一定要离开我吗?”黄婷婷抖动着手站起来,压抑着哭腔的声音微微颤着,越发急促的呼吸仿佛在提醒她自己孱弱的身躯,一时间有些不能接受听到的东西。

混沌的白色在身后渐渐成形,好像还可以看见黄婷婷头顶新晋天使的花串,散发着兰花幽幽的香气。

“她真的动了要杀你的心思。”天使扯着李艺彤退后,有点不敢相信这样一个近乎完全堕落的灵魂会突然绽放出纯白的羽翼。

李艺彤突然理解了这种行为,人类有时候的偏执确实难以理解,比如年纪轻轻就要独自离开世界的黄婷婷,大概也会陡然生出想要自己陪伴赴死的想法吧。

可惜,就算她没有真的下得了手,那个坐在云端的上帝仍然默认了她的信仰,张开双臂想要欢迎这个洁净如初的灵魂。

她始终和自己这种贪图玩乐的恶魔不一样。

再见了,世界上,我最喜欢的人。

身体轻飘飘的,黄婷婷只觉得有什么在带着自己离开地面,虽然她更想触碰的,是李艺彤明明想,却努力克制着放开的双手。

那名天使遥遥望着,低下头揽着李艺彤的肩在耳边呢喃。

她是我的。

黄婷婷深吸了一口气,因为惊讶而睁大的眼睛眯了起来,身体正在有了这个想法后被上好了枷锁,沉重到连那些轻盈的羽毛都在慢慢地消失不见。

舌尖舔过失去血色的嘴唇,刮掉了溅在那里的点点鲜红,黄婷婷拔出了插在天使胸口的剪刀,扬起胳膊刺向身后仅存的白色翅膀,层状的羽毛凌乱不堪,蘸着深色的血液飞舞在房间里,最终只剩下光秃秃的根部,留在她殷红的后背凋零。

李艺彤没有多看躺在那的天使一眼,虔诚地将手捂在心脏的位置,混着不知道属于谁的腥甜唇齿交缠,甚至不断用手按着她的脑袋,加深她们几乎要碾碎自己的程度,结束这个吻后黄婷婷重新睁开眼睛,手扶在她的腰上再次拉近彼此的距离,等着背上新生的翅膀羽翼丰满后,像拘束器一样勒紧了二人相拥的身体。

那是和李艺彤现在也一样的,恢复过来的纯黑。

病房窗外的叶子彻底死去,打着转地落了下来,屋内的人类却在恶魔灵魂的燃烧中,因爱重生。


评论(2)

热度(46)

  1. 琮琮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