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非诱惑

存档

Omega

划拉在纸上的笔尖停顿了一下,冯薪朵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来了,图书馆一层的自习室安安静静,李艺彤扭捏着坐了下来,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

“发情期就该乖乖在宿舍呆着。”假装不在意她身上隐隐透过来的柠檬香气,冯薪朵环顾四周,还好这里的beta居多,不然这位omega表妹一定走不出大门。

“我吃了抑制剂!”狠狠地拽了拽手中的包,李艺彤也庆幸身边唯一的alpha还是对自己并不怎么感兴趣的表姐。

“可是你的信息素不是这样说的。”冯薪朵扬着恶魔尾巴夸张地闻了闻,挤眉弄眼地示意着不远处的隔间:“勉为其难的临时标记也不是不可以。”

“上一次临时标记可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咬着下嘴唇拒绝了这个提议,李艺彤强烈地声称那只是成年时性别分化的一次意外。

不过冯薪朵也没有说错,即使吃了不少量的抑制剂,她的脑袋在见到书架后的那个人开始,就变得昏昏沉沉的,这会再忍不住偷偷瞄过去,被压抑的冲动顺着爆炸的信息素让冯薪朵都不免被空气里的柠檬酸味呛到。

“你矜持一点呀。”冯薪朵扭过头也看向书架,架着一副古板眼镜的黄婷婷正抱着一摞书,陆婷走在她前面,不时聊上几句,顺便帮她把那些借阅的书归放到本来的位置。

“原话奉还。”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四个字,李艺彤捂着嘴巴艰难地喘气,可冯薪朵带着泡芙味道的信息素还是通过手指的缝隙窜进鼻腔。

对面的人终于恶趣味地坐到了李艺彤的旁边,猛然激增的alpha热度让她不禁松开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冯薪朵的下巴搭在肩膀上,冲着她的耳朵吐息:“我先告诉你,陆婷是个omega,你们没戏。”

“你怎么知道?!”李艺彤惊讶地微张开嘴,没想到平日里威风堂堂的大哥竟然是个同类,她立刻着急地澄清:“我是说婷婷桑,呃,看上去她像个beta,你说她会喜欢我么?”

冯薪朵露出了一个没有人不喜欢你的笑容,正要开口解释,书架那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响动,厚重图书的背脊砸在地上,这在图书馆里算是足以震慑所有人的声音。

“你自己过去闻闻不就知道她是不是了~”挪开了一些距离,放弃捉弄表妹的冯薪朵单手支着脑袋,视线随着好像是生气的陆婷大步走出了图书馆。

“可是婷婷桑很温柔啊,对待大家都是一样的,完全就是个beta嘛。”自顾自地说着,连冯薪朵已经离开都没察觉,李艺彤捡起桌上带着编号的书籍,打算帮这位不负责任的表姐归还。

黄婷婷已经不知道去了哪,李艺彤怀里抱着书转悠了一阵,瞥到了书架上的数字,发现自己错过了以后惊慌地转过身,正好撞上了迎着面走过来的人。

“这本书就放在这。”黄婷婷弯下腰替她拿了起来,李艺彤呜哇了一声,本来半蹲着的身体向后跳了一步,看上去比刚才还要手足无措。

天呐爸爸,她真的是alpha。

努力克制着自己靠近的冲动,连连道着谢,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座位上,拎着自己的包就跑了出去。

她恨冯薪朵,这才反应过来那个人肯定知道什么,太丢人了,要知道除去这份藏也藏不住的喜欢,她还有根本难以抵抗的omega天生的诱惑性。

郁闷的小朋友被顺理成章地拐到了酒吧里,作为始作俑者的大人,冯薪朵认为她有必要弥补这一切。

“喜欢就上啊,你可是omega,虽然阿黄是个处女座,但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人家不想把你吃干抹净呢。”

“那种屈服于欲望的行为有什么好。”纯情的李艺彤都快要哭出来了,涨红了脸仿佛要将自己伟大的暗恋叙述成一部八十集的连续剧。

“得了吧,难道人家是个beta你就不上了?这不是天作之合正好吗。”冯薪朵捞过来她还在怀里紧抱的布包,递上去一杯度数不算高的鸡尾酒:“再这么怂,就算是个alpha都救不了你。”

李艺彤不客气地一饮而尽,胡乱摆着手嚷嚷:“我哪里怂,就是怕她这么好的人不喜欢我怎么办。”

冯薪朵翻了个从陆婷那学来的白眼,说起来她也担心过万一喜欢的人是个alpha怎么办,不过认识陆婷以后这种想法就打消了。

管她呢,就算是个同类,老娘一样能把她按在床上。

恨铁不成钢地站起身,冯薪朵凑到了吧台坐着的陆婷身边,搂着她的腰在耳边说了什么,黄婷婷似乎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耸着肩很无奈地摊着手,目送着两个人拉拉扯扯地出门。

即使映入眼中的只是个背影,李艺彤仍然觉得黄婷婷好看得难以形容,连酒吧里的烟味都被一股清冽的薄荷气息掩盖,柔柔地在身边流淌而过,一点点带走她世界里的所有颜色。

抑制剂呢?

翻腾着随身的包,上一次服用后的效果正在消失,李艺彤能感觉到omega发情期的种种反应正在吞噬着仅剩的理性,现在走上街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干脆凭着最后的力气躲进了酒吧的杂物间,希望冯薪朵能良心发现赶回来救自己。

糟糕,她好像忘了锁门。

 

Alpha

一下子抱来了太多的书籍真的很不方便,黄婷婷站在书架面前有点无奈,还好陆婷也因为借阅什么而跟了过来,好心地帮她一本本放回原处。

“那不是你的冯薪朵么。”见陆婷突然停了动作,手举着书没有及时插进原本的空隙,黄婷婷跟着看过去,抿着唇笑得格外不怀好意。

“你真是秒懂喔。”陆婷跟着冷笑,用力把书放了进去,又推着黄婷婷走了两步。

“唉?那不是你的李艺彤么。”调侃的语气换了一个人说出来,莫名的不好意思这回也出现在了年轻的alpha小姐脸上:“什么你的,她是大家的。”

平静地举着诸多那位小朋友划船不用桨的例子,末了嫌弃地补充道:“她一定是个恶劣的alpha,四处标记omega学妹,比如...”

“好了好了打住,你知道的这么清楚要干嘛。”一句话就堵住了黄婷婷还要继续的数落,陆婷又往那边看了一眼,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毕竟阿黄你是个alpha,怕她知道了很失望?”

“没什么失望的。”黄婷婷还是那副平淡无奇的口吻:“就算她是个omega,也不见得就会喜欢我这种...”

“穿衣没品位的人?”陆婷上下打量了片刻眼前的人:“你干嘛这么不自信,李艺彤身边也没有别的alpha会标记她啊,不如试试嘛。”

边说着边转过头,砰的一声就把拿着的书扔在了地上。

“冯薪朵...”陆婷扣在木架上的手骨节发青,虽然她并不介意发情期的临时标记,但前一阵还对你表达过的喜欢,这会就亲昵地展现到了另一个身上。

她不是吃醋,一点都没吃醋。

气呼呼的人迈着步子离开了图书馆。

黄婷婷叹着气没有挽留,只剩下最后一本书了,她绕过了面前的书架,准备解决今天的任务就放弃自习。

毕竟图书馆内越来越重的柠檬气息快要让她不能呼吸。

“这本书就放在这。”用尽了二十多年的冷静自持才讲出了这句话,总算知道那个发情期还傻傻跑出门的omega是谁了。

大概是吃了抑制剂吧,黄婷婷心想,感谢老天赐给自己隐忍的自制力,还不至于在看到李艺彤委屈的目光和咧开的衣领后,真的就在图书馆做出什么事情来。

郁闷了几天的黄婷婷被陆婷约到了酒吧,对方嘲笑着自己颤巍巍地举着杯子的手:“阿黄,冯薪朵坐在她旁边还没怎么样呢。”

“你被标记了?”惊讶于二位发展地如此迅速,也怪不得冯薪朵还能从容地置身于omega面临崩溃边缘的信息素里。

“大哥大哥。”像是完成任务的alpha噔噔噔地跑过来,脑袋埋在陆婷的脖颈上,贪婪地吸着自己眷恋的草莓香气,冯薪朵自诩是个专情的家伙,可是别提李艺彤没吃抑制剂了,她只要看到黄婷婷就能散发出在自己眼中宛如赤身裸体的味道。

晃了晃手中的小玻璃瓶,冯薪朵推到了黄婷婷的手心里:“那家伙的抑制剂我给你偷过来了,别说我抢走了大哥什么都没还给你喔。”

“你也离我远点好伐。”陆婷给了身后的冯薪朵一个肘击,有些受不了对方不再收敛的压迫感。

黄婷婷诧异地回头看了眼窝在沙发里浑身不舒服的李艺彤,体贴地把一张卡递给了冯薪朵:“最近的酒店离这只有一百米,大哥今天...”

“闭嘴吧你。”还保持着自身的骄傲,陆婷咒骂了一句,拽着冯薪朵的胳膊,还有那张卡,无视了冯薪朵好奇地追问一向洁身自好的黄婷婷怎么会有酒店的会员卡。

就是和陆婷去过一次办的啊。

把这句解释咽回到了肚子里,黄婷婷喝着酒保新调好的龙舌兰,只觉得上头的醉意带来一阵阵的晕眩冲击着脑袋。

“如果你是找刚才在那里的客人。”酒保一脸暧昧的神色,眯着眼指了指吧台的另一头:“她去杂物间了,我会嘱咐清洁人员今晚不用那里。”

黄婷婷摇了摇头似乎不为所动,事实上作为一个有轻微洁癖的处女座,她更希望和未来伴侣保持着也不能算柏拉图式的纯粹喜欢,而非诱惑。

“那个小朋友也是常客了,喜欢她的人很多,况且你也闻到了。”在向整间酒吧的alpha招手的浓郁柠檬清香。

抓过桌上的抑制剂,黄婷婷拧开了杂物间的门把手。

“在找这个吗。”本来想捉弄一下李艺彤的话刚说完就后悔了,那个人倚着墙壁抱着自己的肩膀像在忍耐什么,在听到门发出的动静时正巧抬头看到了自己。

黄婷婷艰难地在束缚着她的信息素里喘了口气,干脆地扔掉了手中的瓶子,伸出手抱住了跌跌撞撞向自己走来的李艺彤。

“婷婷桑...”像小海豹一样不断发出呜咽声地呢喃,让本来想问如此发出邀请的omega小姐究竟有没有认出自己,也难耐地释放出了自己极具诱惑力的alpha信息素。

薄荷和柠檬互相交缠着融入彼此,李艺彤纠结地拉着黄婷婷腰间的衣服,一句别走终于咬断了她脑袋里最后的一丝理智。

干嘛非要去追究李艺彤的这份感情是属于身为alpha的自己还是名为黄婷婷的自己,喜欢的起源本来就是不讲道理的占有欲在作祟。

现下想做的就只有一件事了,完全标记她,然后据为己有。


评论(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