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失乐园

存档

赵嘉敏睁开双眼的时候,朴素的天花板让她一时没法确定自己在哪,揉了揉有些晕眩的脑袋,她坐起身,床边放着一杯牛奶,液体的表面随着屋外的喧哗泛起波澜。

润了润嗓子,赵嘉敏打开宿舍的门,刚刚认出生活中心的走廊,锁骨就被什么东西撞到,赵嘉敏本能地抬起手揽住那人的腰,微微侧头,在她的发丝上留下一个轻吻。

好像做过很多遍一样,她甚至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身体却对这样的动作难以抑制的熟练,赵嘉敏叹了口气,双唇间喃喃自语着婷婷两个字。

黄婷婷有些慌乱地退了几步,她摘下墨镜,赵嘉敏从那个眼神里看到了受惊的歉意,她试图找到往日唯她享受的温柔,还未琢磨出那里面剩余多少,视线就被几个三期生吸引。

披着床单的后辈们把可笑的面具拿在手里,怯怯地躲在黄婷婷身后,赵嘉敏瞥了眼悬挂在门上的镜子,自己的脸色确实苍白的可怕。

再加上被女朋友拒绝的莫名表情,也怪不得会吓到并不太接触的三期。

赵嘉敏斜倚在门上,勉强露出个友好的笑容:“在玩什么呢。”声音带着刚清醒时的沙哑,赵嘉敏低头咳嗽了几声,觉得五脏六腑有些怪异地绞痛。

“为庆祝万圣节录视频呢,对不起,打扰到你休息了。”黄婷婷鞠了个躬,姿势标准地就像她不小心冲撞的是个陌生人,如果不是她推着三期生走后,刻意转过头对自己调皮地笑,赵嘉敏一定会忍不住问她今天是不是愚人节。

可还是有什么不对劲。

她想不起来手机放在哪,来回摸了摸,点亮屏幕后,锁屏界面上除了莫寒问她在哪的信息提示,时间定格在11月2日,就在她发呆的功夫,数字变动,又过去了一分钟。

赵嘉敏并不关心现在几点,她紧紧攥着手机,金属边框硌地她手掌生疼,才稍微让自己能确认此时此刻的真实性。

2号,周一,她不在学校的寝室,也不记得睡下之前的事。

赵嘉敏翻了翻自己随身的东西,也可能是公司给自己请了假,正这么想着,学生证里掉出来了一张假条,原因却没写,只有学校的批示和印章。

没有外务的通知,也没有剧场的安排,她的世界忽然单薄的只剩下对一个人的执念,可赵嘉敏却连对那个笑容的信心也没有了。

回复莫寒的时候赵嘉敏觉得手指僵硬的厉害,干脆打了电话过去,莫寒没接,过了会就匆匆忙忙地跑了来:“你没事吧小敏?”

“我能有什么事?”赵嘉敏任莫寒来回捏着,莫寒也觉得自己唐突了,板着脸怒道:“死戴萌,居然说你出车祸了,吓死我了。”

“先别管那个,莫莫,我的女朋友是婷..咳,是谁?”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赵嘉敏看着莫寒忍笑的表情有些奇怪。

“你说,哪个女朋友啊哈哈哈?”莫寒真的被赵嘉敏认真的样子逗笑,反应过来又接着说:“你有女朋友了?等等,我猜猜,是小鞠吗?总不能是嘉爱吧?”

猜你妹啊。

赵嘉敏的头痛更甚,黄婷婷的异常她还能理解为在后辈面前的表演,但莫寒是不会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确定关系的那天她第一个就告诉了莫寒,赵嘉敏还记得莫寒在戴萌怀里不停擦眼泪的狼狈。

她说自己长大了,虽然她觉得,因为遇到那个人,她反而更像小孩了。

会怕她心里其实装着另一个人,怕她不再用眷恋的目光看着自己。

这些似乎都在一天内发生了。

令赵嘉敏最绝望的是,除了吐露过心事的莫寒,她真的找不到足以证明那个人是她女朋友的东西,就连她自己的心,也开始隐隐倾向黄婷婷喜欢的是自己的事,不过是臆想而已。

百般向莫寒承诺自己真的感觉还好,赵嘉敏躲进屋,点开和黄婷婷的微信对话,拼命向上翻着,她找到了,找到了那句,一切开始的源头。

---我想你了。

黄婷婷不明原因的,发错到她这里的微信。

前面跟着的是戴萌署名,发给赵嘉敏的聚餐时间和地点。

那些对话都和记忆里完全吻合,赵嘉敏用力推着屏幕,却在万圣节当天,那句约在便利店相见的话后面,永远只会弹出键盘,而不是她本该烂熟于心的告白。

赵嘉敏只记得黄婷婷对她说的那些晦涩隐喻,但是她们又给彼此留下了转寰的余地,赵嘉敏站在马路对面回过头,黄婷婷站在路灯下远远看着她。

赵嘉敏转身,带着即使会被再次拒绝的无畏,她的高傲从来都不会在喜欢的人面前管用,凭什么她要连离开都顺着对方的要求,凭什么她连诉说心意的机会都没有。

第二次抱着她的时候,意外地没有想象中的挣扎,黄婷婷听着她在耳边细微地喘气,双手慢慢扶上她的腰间,消除了两个人之间,赵嘉敏为她留下的,最后可以逃开的距离。

赵嘉敏能感受到怀里的人在汲取温暖,顾不上再说些有的没的,她退开一步想要脱掉自己的外套,只见黄婷婷自然地把手插进她的口袋又凑近过来,贴着她的脸颊问。

“你喜欢什么颜色啊savoki?”恢复了往常的称呼,还夹杂着软乎乎的撒娇味道,赵嘉敏暂时把这个语气当成了错觉,定定地看着她,见问得认真,也就仔细回答了。

“黑色白色都还好,颜色太鲜艳的就不喜欢了。”

黄婷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手刚退了出去,赵嘉敏就把自己的外套披了过来,她穿了件针织衫,看上去也没那么暖和,黄婷婷走在前面,转头看赵嘉敏还是抱着胳膊在原地站着,又走了回去,揣着她的两只手按进口袋,拖着人往前走。

两个人藏起来的手十指相握,踉踉跄跄地走进便利店,赵嘉敏拥着她问:“要买什么?”黄婷婷皱着眉想了会,哎呀了一声,猛地站直了身子,撞得赵嘉敏抬起手去揉发痛的地方。

黄婷婷贴着她的身子转过来,隔着手去亲赵嘉敏的下巴,赵嘉敏受宠若惊地躲了躲,随即垂下手,像讨要甜点的小孩一样围上来,而眼前被比作蛋糕的人却一动不动地站着。

整个空气中都泛起了奶油的香气。

余光瞄到门口看过来的店员,赵嘉敏咳嗽了两声,又变成了平时正经的模样,收回飘忽的视线,强装镇定地去拿身后冰柜里的牛奶。

她抽回被黄婷婷握着的另一只手,手指互相蹭过的酥痒让她不禁颤抖,捏着透出寒气的玻璃瓶,才让她意识到自己的脸颊有多滚烫。

“不冷么?”黄婷婷指着用额头抵着瓶底的赵嘉敏。

“还行吧..。”赵嘉敏微笑,在黄婷婷绕到另一个货架后,深吸了好大一口气。

没事,冷静一下,习惯就好。

站在门口等着黄婷婷出来,赵嘉敏故意从左边半抱着她,去拿放在卫衣右边口袋的信用卡,黄婷婷刚迷迷糊糊地翻出零钱,赵嘉敏已经把装好的海苔递给了她。

“怎么,帮女朋友付钱不是应该的么?”赵嘉敏看她疑惑,挑着眉理所当然地解释,黄婷婷拿肩膀顶开她,眼神示意着目瞪口呆的店员小姐:“神经病,谁是你女朋友。”

店员显然是认识二人的,赵嘉敏边耸耸肩说:“好好好。”边替黄婷婷拎着袋子,含笑看了眼不知道该相信谁的店员又说:“我是你妹妹,可以了吧。”

黄婷婷唉了一声,踮着脚尖去摸前面那人的头,赵嘉敏目不斜视,一脸严肃地呵斥她做作的安慰,推开她的手就要去拉门,黄婷婷反过来握住,紧紧扣着,又塞回了口袋里。

十一月初的上海夜晚,阵阵的凉风透过针织衫的缝隙吹得赵嘉敏彻骨的寒冷,可是与那人掌心相接触的地方,却涌来像雪花融化后那般,掺杂着愉悦痛感的温暖。

赵嘉敏望向远处被初雪模糊的景色,强迫自己忽略那些与记忆里走过的路,明显不一样的地方。

躺在床上没一会,再次回复了莫寒自己无碍的信息,赵嘉敏盯着对话列表算着黄婷婷洗完澡的时间,刚刚点开她的头像,新信息就跳了出来。

---晚安,我的女朋友。

---晚安,谢谢你接受我的喜欢。

所以赵嘉敏,这就是你的愿望吗?

她把手机放在胸口上,好像那句通过电波传来的认可,就能被自己揉进心脏里妥帖收藏,只是还未熄灭的屏幕上又弹出了一句话。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

可她内心深处的最大期许,究竟是那个人的幸福,还是仅仅,让自己取代她心里本该属于别人的位置。

原来是谁?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诡异的晕眩感再次包围了全身,一口气喝完了床头的牛奶,赵嘉敏循着一个个宿舍的门牌走过去。

“啊savo前辈,找小鞠吗?她这会不在。”

万丽娜扬着甜度十分的笑容,元气满满地跟赵嘉敏控诉室友的行踪不定。

赵嘉敏礼貌地道了谢,门牌上用歪歪斜斜的字体写着万丽娜和鞠婧祎,这两个名字挨在一起的不和谐感,刺眼地就仿佛她曾熟知的一切都在与现实背离。

黄婷婷仍然会叫她savoki,赵嘉敏能听出这个称呼被打上了前辈的记号,但仔细分辨又没有刻意的生疏,始终藏着赵嘉敏期盼的独一无二的宠溺。

也许总会有件事是她与她共同经历的,不会被改变的。

“唉你怎么在这?”黄婷婷迎面走来,晃了晃手上拎着的纸袋:“给你买了衣服,回去试试吧。”

“怎么想着给我买衣服?”赵嘉敏机械地跟着她进自己的房间,看见衣柜的一瞬间又想了起来,黄婷婷曾经把咖啡洒在她最喜欢的那件T恤上的事。

她极度不信任地瞥了眼那个纸袋。

“你要是拿出来大嘴猴我分分钟和你绝交。”赵嘉敏撇撇嘴半伸着身子窥探纸袋,黄婷婷假装生气鼓着脸,抖落开那件黑色的克罗心卫衣。

“我特意叫大哥和湾湾前辈一起去挑的!”

“哦。”赵嘉敏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接过衣服正要换又问了句:“湾湾挑的?那胸口会不会很紧?”

“说得你比湾湾前辈强很多一样,只是参考了她的身高啦。”黄婷婷抢过衣服就要往她头上套,赵嘉敏边推着边嚷嚷:“怎么你这就要确认一下了?我告诉你我还未成年呢!”

黄婷婷的动作顿了顿,见赵嘉敏躲在衣服下面,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抿着唇拼命地忍住笑意,她停了片刻,又用上了更大的力气把人往衣服里塞。

两个人笑作一团,等赵嘉敏穿进去了那件宽松松的卫衣,黄婷婷的视线随着她站起来,笑眯眯地看那个得到了礼物的小孩子,在镜子前左摇右摆,最后转过身,一副快夸我好看的讨巧神情。

黄婷婷抬起手,替她抹去了刚才胡闹时挂在鬓角的汗滴,指尖描摹过她英气的轮廓,垂下的右手被赵嘉敏握住,轻轻地,一点点包裹在双手合住的空间里。

“那你愿意,等我长大吗?”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脱口而出这个问题,某种意义上,她就是在问眼前这个普通的同团后辈,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你能不能,只属于我一个人。

“好。”

在赵嘉敏愧疚自己心里那点可笑的占有欲的几秒内,黄婷婷几乎没有犹豫地回答,过了会又歪着头坏笑:“如果是等你这里长大那就算了,等不起噢。”

戳了戳赵嘉敏硬梆梆的胸骨,在人还没发作前哈哈大笑着跑了出去,赵嘉敏气呼呼地追了两步,一想本王可不是这么幼稚的人,就停下来,倚在门口看着她躲在自己宿舍那头笑。

不对劲的地方越来越多了。

并不是她对黄婷婷的回应有所不安,冷静下来之后,赵嘉敏很容易就能发现周围的疑点,她呆在生活中心已经好几天了,从来没有接到过助理的任何电话。

虽然记不得自己十一月的行程,但赵嘉敏不认为她会平白无故多出几天假期来。

随手招了辆出租车,赵嘉敏报了公司大楼的地址,司机面无表情地转过头说。

你不能去那里。

冷冰冰的声音和过于淡漠的神态,都太奇怪了,像是造物主根本懒得为这个人物捏出应有的情绪,赵嘉敏踉跄着跳下车,疯一般地向剧场跑去。

嘉兴路仍然是商铺林立,赵嘉敏孤零零地站在街角,看着远处静静矗立在那的剧场,像窗户上水汽凝成的薄雾,一道一道地蒸腾在黑夜里。

她默默计算剧场到生活中心的距离,折返跑向了她应该是印象最深的地方。

那家便利店,赵嘉敏慌张地翻弄着货架上的商品,每一个的生产日期都定格在11月2日,她打开手机确认时间,11月10日,21:00pm。

便利店外的马路原来是一道界线,赵嘉敏将手放在那个无形的屏障上,缓缓蹲了下来,她把头埋在膝盖之间,强忍着喉咙里的哽咽。

莫寒说的车祸,黄婷婷不是自己的女朋友。

车祸,女朋友。

再次想到这些,赵嘉敏周遭的每一寸空气都在颤抖,世界在轰隆隆地崩塌,为什么她每次苏醒都会莫名的晕眩,为什么她觉得内脏绞痛地像一团火焰。

原来这就是答案。

赵嘉敏那倔强的自尊心,早已为自己写好了回到现实世界的关键词,只是她一直不肯承认,潜意识里构建了这个世界,用渴望得到回响的一份执念。

埋下了她和黄婷婷曾是恋人的线索,甚至逃避了她并不喜欢的一切工作。

她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因为在现实中的那个她,还深陷在车祸后的昏迷。

只要接受了这个事实,她就能在那边醒过来对吗。

赵嘉敏你这个胆小鬼。

“savoki?”

熟悉的南京口音从渐渐粉碎的萧瑟里传来,剧烈晃动的世界突然停止了,赵嘉敏抬起头,黄婷婷正举着插好吸管的牛奶盒,眼里流转的磷光中,仅仅倒映着一个人的身影。

赵嘉敏扶住膝盖站起身,盯着黄婷婷看了一会,才将郁结在胸中的那口气缓缓吐了出去,她笑了,笑得终于像个应该任性的十七岁少女。

也许在加护病房躺着的她有一天总会清醒,她会忘记在这个世界里经历的全部,也好,即使会让很多人担心,就请允许她再拖延一阵,当做是送给成年前的自己。

最后一个礼物。

“你来找我吗?”赵嘉敏接过黄婷婷提的一大袋零食,这次她自然地交到了赵嘉敏手里,摇头解释道:“是你说一会回来啊,我只是出来买个东西而已。”

才不是故意出来找你的呢。

黄婷婷偏过头,从容地拆开一包海苔吃起来,赵嘉敏正想问我什么时候说的,兜里的手机嗡嗡地震了两下,时间显示是一小时前的消息送达。

---赵嘉敏你在哪,我想你了。

也许随着她涣散的意识逐渐归拢,这个世界连信号都开始不稳定了起来。

黄婷婷把一张纸条展开在她面前晃了晃:“这个圆咕隆咚的小学生字体应该是你的吧,而且除了你,也不会有人突然送我和你同个牌子的衣服吧。”

也是,这件克罗心的黑色外套确实是自己的风格,和赵嘉敏现在穿着的,都背负着巨大的十字架,象征着天国与人间统一的十字,支撑着现实与幻想的夹缝。

“不过你这送的算哪门子的情侣装啊,外套和卫衣?嗯?”黄婷婷单手折起来那张纸,躲着赵嘉敏探过来索要的手,赵嘉敏低下头,嗷呜一口咬断了黄婷婷为了说话含在唇间的海苔,趁着对方愣神的功夫,抢过了她和衣服放在一起的纸条。

虽然她并不记得自己有送过,但纸上的字迹却肯定是她写的。

---等我回来。

黄婷婷形容她字体的用词都那么恰当,这次轮到她微张着嘴发呆了,黄婷婷趁机再度抢回纸条,赵嘉敏看着她小心翼翼收着的样子好奇:“你留着这个干吗。”

“做个纪念啊。”黄婷婷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以后还会给你写很多很多的。”赵嘉敏尽量克制着自己不对以后产生过多的奢望。

“是吗,那你可得好好练字了。”黄婷婷扔掉包装袋,空下来的双手搭上赵嘉敏的胳膊,稍微用力揪着她的袖子,赵嘉敏嫌弃地甩开:“手上有油唉。”

她走快几步,看着连熟悉的便利店也模糊地只剩下星点的灯光,这个世界还能存在多久没人知道,对不起,对不起那些守着她的亲人朋友。

但是她还想在这里留尽可能多的时间,直到身体恢复,直到必须面对她们永远不会是恋人的现实。

黄婷婷小跑几步,边念叨着小鬼长进了边重新攀上她特意将东西换去右边,而空出来的左手。

赵嘉敏不确定她是不是又把女朋友追回来了,因为这人刚刚回到了屋里,无视了坐在一边貌美如花深情凝视的自己,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连买回来的零食都只放在一边。

“婷婷。”

赵嘉敏开口叫她,黄婷婷这才嗯了声,转过身来面对着她问什么事。

“我喜欢你。”

赵嘉敏的声音淹没在桌上闹腾的铃声中,黄婷婷快速摆弄好闹钟,又聚精会神地抱着她的笔记本。

“有什么话等会说啊,我先趁着双十一买点安慰自己的东西。”

所以最后,无论在哪里,她可能都注定,无法传递给她自己的心意吧。

赵嘉敏认命地用信用卡给黄婷婷清空了购物车,并且在快递永远不会送到中心的这个世界里,主动肩负起安慰黄婷婷的责任。

她既不执着于一直留在这里,也不害怕醒来后失去所有回忆,只愿一天换一天,陪在她创造的这个恋人身边,毕竟你的身边,就是我的乐园。

哪怕终有一天我会失去。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