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合适与喜欢

存档

---我想你了。

手机传来嗡嗡的震动声,赵嘉敏本不想受到打扰,正巧这套数学卷子做的心烦,随手点亮屏幕一看,反复检查了发消息的人名,手指飞快地敲击了起来。

---我去你丫喝多了吧,大晚上地发什么神经。

作业写得人心情烦躁,她的语气也就冲了点,但是想起这位后辈,说不上熟悉,毕竟不是同队,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也说不上陌生,作为一个温柔的姐姐,还是很令人瞩目。

删掉了刚才打好的那句话,赵嘉敏最后回的是,婷婷姐,你是不是喝酒了,早点休息。

语气平淡,也有作为前辈关怀的成分在里面,赵嘉敏很满意自己的措辞,放下手机继续奋斗最后一份暑假作业。

很久之后,赵嘉敏再回忆起这段对话,可能也有些后悔,当初要是真的回了第一条信息,也许她的心情,就会永远定格在那个普通的夜里。

回复很快就到了,出于礼貌,赵嘉敏还是又点开了微信。

---喝多了,你要飞来上海陪我吗。

赵嘉敏把手机扔到了一旁,倒是听到队内有人说过,黄婷婷自总选结束后像变了个人一样,只当她是真的醉酒乱说,赵嘉敏并没立刻作出回应。

她还没读完下一道大题,电话就响了。

“不好意思前辈,之前发的话不要介意,只是闹着玩发错人了。”

黄婷婷说话的声音平静,带着些歉意,赵嘉敏听完随意回道:“没关系婷婷姐,叫我savoki就好了。”

“好,savoki。”黄婷婷干脆地唤了她的名字,赵嘉敏回味着她独有的软糯语气,那人的英语发音听起来倒是格外可爱,于是心情自然地,从乏味的数学题中解放了出来。

黄婷婷还没挂电话,赵嘉敏想了想还是说:“我还在生活中心,明天才飞深圳。”

这句话谈不上是不是带着暗示,黄婷婷可能只是因为打扰了对方,还有点过意不去,就顺着她说:“那请你吃雪糕吧,作为赔礼。”

“没事。”赵嘉敏抬头看了眼时间,不算太晚,也就同意:“我在楼下等你。”

这算得上她俩的第一次单独见面,一路上真的没什么话题可聊,黄婷婷拿了草莓味的雪糕,正要转头问喜欢什么味道,赵嘉敏拎了一盒牛奶走出来,嘴上还叼着未拆的吸管。

黄婷婷没忍住笑了出来,摇头付了钱说:“还在长身体,是该多喝牛奶。”

“只是喜欢喝而已!”赵嘉敏一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讽刺我的样子,还瞟了眼自己的胸口,忿忿不平地戳开牛奶,也不坐下,只靠着便利店的玻璃站定。

黄婷婷规矩地坐在长椅上,低着头专注吃着雪糕,赵嘉敏貌似不经意地看她几次,并未上妆的侧脸带着朴素的少年气,那副眼镜,赵嘉敏翻了个白眼,还真是知青。

“说起来,你那条信息本来要发给谁?”总不能一直不说话,大晚上聊工作也是累,于是赵嘉敏选了个最不该提起,又心生好奇而且还是刚发生的事。

黄婷婷的手顿了顿,歪头笑着回她:“没什么,本来也不是要发给谁的。”

这个答案赵嘉敏当然不信了,但总是意识到对方不想说,就给了台阶:“是不是玩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不过这么温和的惩罚,不像你们队风格啊。”

赵嘉敏开了个玩笑,想着结束对话赶紧回去,黄婷婷偏没明白意思地接道:“不是,确实是有酒精的作用,想着随手发一条信息,不过收信人不是她,也就无所谓了。”

话听得有点莫名,赵嘉敏想大概也就是大冒险那种类型,闭着眼在通讯录里找个人,但是自己的名字是Z开头,靠近这个字母的人,她还真想不出来是谁。

“你别猜了,前几天戴萌前辈手机没电正好碰到我,微信叫你聚餐还记得吗。”黄婷婷见她皱眉在苦思冥想的神情,立刻解开了她的疑惑。

赵嘉敏点了点头,那这范围就大了,她正要说服自己不是八卦的人,话却先冒了出去:“那到底是谁啊。”

通常她绝不是会追问的类型,都是被姐姐们带坏了,赵嘉敏捂着胸口在心里发誓,以后那群人嗑瓜子闲扯的时候,她绝对不要再被许佳琪逮过去了。

“不好意思,做题有点脑袋疼。”赵嘉敏揉着太阳穴,为自己脱口而出的问题道歉,黄婷婷盯着她看了一会,摇摇头:“你也许猜到了,是李艺彤。”

赵嘉敏啪地一声把牛奶盒子捏扁了,看着对方认真回答的样子有点不知所措,黄婷婷听到声响回过头,一脸笑意地指着她的脸。

赵嘉敏照了下玻璃,胡乱擦着被溅到脸上的牛奶,黄婷婷掏出纸巾递过去,见她没理,就自顾自地替她擦了头发上的部分。

赵嘉敏低着头不再乱动,任黄婷婷替她整理好了,这才撇过头,强迫自己看着远处的红绿灯发呆。

我的天呐,原来以前姐姐们说的都是真的,赵嘉敏心情颇为复杂,既有种知道了秘密的激动,又试图平复下来,告诉自己不就是CP而已,谁没有一样。

她倒是成功控制住了好奇,黄婷婷却一反常态地又说道:“不过就是分手了,没有你想得那么多曲折离奇的故事。”

“我什么都没想啊姐姐!”赵嘉敏急着解释,心里暗叫光是分手这两个字,就足够跌宕起伏的了好吗,尤其是故事里的另一位主人公,还是那个人。

比起黄婷婷,李艺彤她就熟的多了,本来就是人来疯的性格,两人年纪相近,中间再加上个喜欢热闹的鞠婧祎,虽然爱好相差甚远,却也是聊得来的。

赵嘉敏大抵能想到的分手原因就那些,想着对方既然说了,那象征性地安慰一下也没错,就问起来:“公司知道这事吗?”

“公司只当是商业CP的问题,可能我平时太守规矩了,王总很放心我不会是犯错的那个,又很看重发卡,只说了让她把握尺度。”

其实讲到CP赵嘉敏也是很有发言权的,和鞠婧祎也算是公司的产物,不过彼此熟悉后相处确实不错,因着工作关系,偶尔被拿出来说说,也并没上心。

但显然眼前的这个人,是玩真的。

她仔细想了想何为尺度,女生的小暧昧本就不好划分清楚,说起夜蝶也只能算是成功的表演,再往后的故事发展,却是闹得连S队都人尽皆知。

赵嘉敏认为那才是把握的过程,就是拜李艺彤的性格所赐,看上去反而像火上浇油。

不过也因为如此,反而增添了戏剧成分,让大家只以为是小孩子胡闹,而黄婷婷符合个人设定的冷处理又那样的恰到好处。

一切发生的事,都成功地掩盖住了,两个人真实存在过的感情。

“其实是五月份才彻底结束的。”黄婷婷也不像是倾诉,只是在叙述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无视了赵嘉敏,手尴尬地僵在空中,摆出我并不想听的架势。

“她那个性格,唯恐别人不知道她得到了什么,但这种事是可以炫耀的么?”回想起李艺彤因为种种小事就闹脾气的样子,黄婷婷没来由地有些窒息。

赵嘉敏能感受到她在生气,蹲下来看着她正要劝解,手还悬在她躬起的后背上没有拍下去,黄婷婷又接着说:“可是看着她委屈的样子又心软。”

本来严肃的眉眼也柔和了,赵嘉敏趁着她走神的功夫赶紧起身,手背在身后,黄婷婷察觉到她的行为,跟着伸过手拉她的胳膊:“我还没沦落到需要一个小朋友安慰吧。”

“哼。”赵嘉敏没好气地偏过头:“李艺彤不也是小朋友吗!至少本王..咳..至少我比她还可靠些吧。”不满地推开拉着自己衣服的手,冰凉的手指瞬间提醒了她,自己似乎说错话了。

赵嘉敏赶紧岔开了话题:“你冷还吃雪糕啊,我。”她本想说衣服给你穿,抱着肩膀才想起来,因为是临时出来,倒也没记着要带外套。

黄婷婷好笑地看着她窘迫的样子,赵嘉敏手放在两侧,忽然跟她说“你等一会。”转身又进了便利店,从暖柜里拿了一罐咖啡。

那个人匆忙中大概是挑了自己喜欢的口味,付了钱就快步出来递给了她,黄婷婷捧着温暖的铝罐有些愣神,倒是赵嘉敏挠了挠自己那忧伤的发际线,泄气地低下头。

“大晚上喝咖啡是不是不太好。”她想拿回来去换一样,黄婷婷不说话只拿着咖啡四处躲,赵嘉敏仗着身高优势凑近了些,看着对方像是玩上了瘾,正要数落她为老不尊,低头就瞧见黄婷婷仰着脸,傲娇的小表情一览无余。

赵嘉敏立刻收回手,身子站得直直的,夜风吹散了她脸上莫名的滚烫,小心隐藏了那连自己都未完全发现的悸动,犹豫了片刻,还是准备再去给她买点椰奶什么的。

黄婷婷拉住了她的手,这回的触感是温热的,连带着她的掌心也跟着暖和起来,赵嘉敏有些不适应,却又找不到理由拒绝这个人,只疑惑地看着她。

“回去吧,太晚了。”

这样的嗓音太过蛊惑了,身后便利店的灯光闪烁了一下,赵嘉敏也跟着眨了眨眼,恍惚间以为黄婷婷脸上,那转瞬即逝的温柔专注,仅仅是因为看着自己。

她走在前面,自然地甩开了被牵着的手,隐约听见身后易拉罐打开的声音,正要再进行说教,黄婷婷带着享受意味的声音传来:“好苦啊。”

“咖啡当然是苦的。”赵嘉敏回头看她一眼,对方双手抱着罐子举过胸口诚恳道:“谢谢前辈。”赵嘉敏缕了缕头发,边说着不客气边又补充一句:“咖啡应该没有咸味的。”

“你也觉得我盐啊。”

黄婷婷假装生气,猛地站在原地,赵嘉敏茫然地回过头,看向皱着眉耍小脾气的后辈,原则上,这个人比自己大得多,她该叫姐姐的。

然而那副模样实在太可爱了,赵嘉敏并没多余的心思追究辈分的问题,她低下头,垂顺的长发遮住了自己微红的脸,扔下一句没有,飞快地转身继续往回走。

身后传来小碎步的声音,赵嘉敏好心停下等她,黄婷婷差一点撞到,但手上的咖啡还是晃到了赵嘉敏的衣服上,黄婷婷站稳后扶了扶眼镜,抱歉的神情看得赵嘉敏发慌。

她来回转了转想要看清背后的样子,最后只得放弃地垂下肩膀问她:“你就说,这衣服还能穿吗。”

“估计,不能。”黄婷婷伸手摸了下那块咖啡渍,贴近了看赵嘉敏咬着嘴角有些郁闷的小表情,连忙道歉后试探地问:“要不我送你一件新的?”

“不要!”赵嘉敏非常果断地拒绝,上下打量了黄婷婷今天出门随意套的衣服,收回了极度不信任的目光后,哼了一声,抬起头又把人甩在了后面。

“savoki!savo前辈!对不起!”黄婷婷在后面追着追着忽然被风呛到,赵嘉敏想起她总选时过呼吸被扶着下台的事,只得再次停下来等她,正好站在了明晃晃的路灯下,没办法再借着夜色来藏住眼里的关切,黄婷婷放慢步子后恢复了些,摆着手告诉她没事。

“你真的不冷么。”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她身体确实不好,赵嘉敏还是多问了一句:“不过快到中心了,再坚持一下吧。”

“这种场景下你就应该过来抱住我啊,人体的温度才是最暖和的。”黄婷婷一本正经地张开双臂,赵嘉敏显然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隔壁副队,张着嘴微愣了会,心想这人是认真的吗。

弄脏了我的衣服不说,还想要我给你取暖。

哼!

赵嘉敏第三次转身走人,并暗暗发誓她要是再主动停下,以后她和张语格出去吃饭通通她付钱。

唉,誓言不说出来,应该是没有作用的吧。

赵嘉敏安慰自己并找好了理由,转过头看还呆立在不远处的黄婷婷,对方这才把胳膊放了下来,仰着头苦笑着叹气。

“差点忘了,那个会主动抱过来的人,已经不要我了。”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被赵嘉敏听到,她气呼呼地走了回去,黄婷婷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却被赵嘉敏快速地揽在了怀里,并不是亲昵的拥抱,动作单纯地仿佛只是二人孤独地碰撞。

赵嘉敏那特有的,沙哑的嗓音在耳边绽开后,逐渐远离。

“习惯就好了,以后总会有别人的。”

这话从一个十七岁还没有初恋的人嘴里说出来,着实没有什么信服力,不过对方是赵嘉敏,那张还透着少年青涩的英气面孔,始终写满了对未知的笃定。

黄婷婷想,也许因为今天自己真的喝了点酒,脑袋恍惚地厉害,才会让这个小孩有可趁之机,给了自己短暂的误以为是的安全感,和一瞬间,那张脸与自己最期望拥有的样子重叠。

停止了不必要的沉溺,黄婷婷拍了拍赵嘉敏的肩膀说。

“谢谢。”

赵嘉敏非常得意地回了句,不客气。

不过这句谢谢很快她就还给了对方,放弃了那张卷子,赵嘉敏定了更早的闹钟,决定起来了再完成作业。

没有熟悉的闹铃声,赵嘉敏仔细听了听,是电话啊。

她满不在意地接起来,一声喂还带着被打扰睡眠的不耐烦。

“你还在睡?问了助理姐姐你的航班时间,还不快起来。”电话里黄婷婷的声音并不吃惊,赵嘉敏还没反应过来,手机离开耳朵看了眼时间。

“我勒个去!”慌忙地冲进浴室洗漱,把桌上的试卷塞进书包,赵嘉敏拎起箱子就往楼下跑。

助理姐姐看着她凌乱的样子心里了然,递过去一袋小笼包说:“刚起啊,怪不得婷婷问了航班又让我帮你带个早餐呢,真是想得周到。”

赵嘉敏钻进车里坐好,吃完后拿出手机,打开和黄婷婷的对话,上一条消息还是昨晚的那句误会,赵嘉敏想了想,也只是回了谢谢两个字。

特地多加了句号,显示自己的郑重。

对方很快回复了不客气,并配上了一个吐舌的表情。

赵嘉敏没想到黄婷婷的对话风格这么有趣,险些笑出声,引得助理姐姐凑过头来问她怎么了,赵嘉敏不愿与别人分享,干脆收起了手机,胳膊支着头看向窗外。

玻璃倒映出的那个小孩子,笑得很开心。

安排好了开学的事宜,上一趟飞机带来的头疼还没消退,去欧洲的飞机票已经递到了手里,赵嘉敏心情反而愉悦了些,却不愿细想,自己究竟是对哪一部分比较期待。

自由活动的时候她自然要跟着S队走,所幸两队人基本都混在一块,李宇琪指着面包店叫了声婷婷桑,赵嘉敏被水呛了一下,还以为李艺彤也来了,左右环顾了片刻,才抬脚走了进去。

她并肩站在黄婷婷身边,随手指了一样,将黄婷婷和自己的那份钱,一齐递给了翻译姐姐。

“还你那天的早餐。”赵嘉敏把纸袋推给她,自己咬着长面包含糊地说,黄婷婷替她抹去了嘴边的面包屑笑道:“那我还是赚了啊。”

“当然是赚了!”赵嘉敏偏头躲过了她第二次伸来的手,嘴上还埋怨:“你是不是照顾你们队小孩上瘾了。”

黄婷婷愣了愣,看着自己的手也有些莫名,赵嘉敏确实不是需要照顾的类型,她可能只是习惯了,意识到不寻常的沉默,赵嘉敏咬着下唇心生无奈,却偏作出并不乐意地模样,抓着黄婷婷并未收回的手又贴近自己的脸。

“我不太喜欢别人碰我。”平时闹归闹,赵嘉敏大多数时候还是更愿意保持独立,见黄婷婷还是面无表情地发着呆,赵嘉敏只得松开手说:“我忘了你好像也不喜欢。”

门外张语格正好叫她,赵嘉敏别扭了半天还是一句话没说,正要推门出去,黄婷婷已经跟了上来,边拆着包装纸边认真说道:“savoki,你就算在我们队,也是最小的。”

赵嘉敏心里的那点同情全被掐灭了,真想揪着那张纸糊她一脸面包,本着不浪费食物的原则,赵嘉敏只回头瞪了她一眼,嘴角微扬以示不屑。

黄婷婷捧着面包笑得更开心了,风吹着她的刘海贴在了一边,赵嘉敏暗自比了比,觉得还是对方更可怜一点。

至少赵嘉敏还年轻,不用靠着发片过日子。

正巧拍摄的时候站在她身后,赵嘉敏趁着摄影师放下镜头商量,好奇地摆弄着黄婷婷的头发,黄婷婷低头躲了躲,见那人玩心上来了,只好坐着任她挑剔。

“这发片质量不错啊,都看不出来哪些是假的。”赵嘉敏玩得上瘾,头发绕在指尖研究,黄婷婷忽然向后一靠,撞了下身后的人:“都是真的头发谢谢。”

“哦。”赵嘉敏答应一句,声音中压抑的笑意还是暴露了她对后辈善意的嘲笑,黄婷婷皱着眉正要回头辩解,那边摄像师已经招手示意,赵嘉敏立刻站直了身体,拍了拍黄婷婷的肩膀,手顺着她披在背后的头发滑下。

从脖颈轻轻抚摸到了发梢,最后离开,挠得人有些发痒,黄婷婷也转身坐正,即使不再说话,她还是感受到了赵嘉敏那无声的安慰。

黄婷婷放松了肩膀,易嘉爱在旁边提醒她拍摄别驼背,黄婷婷嗯了声表示知道,眼睛微微阖上,又诧异地瞪大了。

“婷婷,很久没见到你这样的表情了。”易嘉爱小声说道,黄婷婷正觉得奇怪,那边已经喊了开始,她只看到易嘉爱有些腼腆地低下头,而后害羞地冲她笑笑。

张语格一直盯着赵嘉敏不愿意挪开的手,拍摄结束,揶揄的目光移到了她脸上,赵嘉敏脸色微变,强装镇定又毫无底气地说:“你看我干嘛!”

“瞅你咋地。”张语格鼓着脸转过头,完全不明白赵嘉敏什么时候脸皮这么薄了。

另一组照片拍好,本来躺在赵嘉敏腿上的李艺彤抓着栏杆一跃而起,正好蹭开了本来拥着黄婷婷的那只胳膊,赵嘉敏显然是被吓到了,甚至没看清本来坐在另一边的李艺彤,怎么就突然窜到自己的面前了。

她穿过栏杆的动作不算一气呵成,黄婷婷还伸手扶了一下,替她拽了拽被撩起来的衣角。

李艺彤自然地接受了这样的体贴,随口回了句谢谢,又聊起买纪念品的事,撇着嘴跟她讲明信片真的不合适,黄婷婷眉目温柔地说那就冰箱贴好了,李艺彤的颜艺更加夸张,黄婷婷立刻追上来揉她的脸,两个人闪来闪去的,最后被翻着白眼的曾艳芬挡住。

鞠婧祎也围了上来,趴在黄婷婷的肩膀上嚷着还要吃火锅,冯薪朵过来找李艺彤说起周刊少女的新内容,两个人背对着彼此,隔着薄薄的距离,和不同的人说着不同的事情。

赵嘉敏双手环抱着胸,还记得有人说过,她不笑的时候盯着人很恐怖,那时想着自己又不是故意的,就没有刻意去改过。

但这会看着张语格一副被吓到的样子,赵嘉敏开始相信那些话了。

赵嘉敏有时候对自己并不太在乎,从十四岁进团,经历过那么多事,遇到过那么多人,她学会了承担,学会了收敛。

能微笑着送走每一个人,却惟独学不会放下还在身边的,想不起来为什么会在她入团的第一年祝她生日快乐,想不起来她叫自己熊前辈时自己在别扭什么。

也想不起来,拉着她满场乱跑的时候,究竟是脑子一热,还是本能反应。

大概这两者并没什么区别吧,赵嘉敏是从来不会考虑如果这个词的,举例来说,如果那一年她再稍微主动一些,站在她身边的人会不会一直是自己。

可她不是这样的人,黄婷婷也不是。

谈不上具体哪点会吸引到对方,也仅仅是一个晚上的融洽相处,和微信里,逐渐增多的对话记录,她们有着太多的相似处,又有着更多可以互补的地方。

其实所谓的熟稔应该不早不晚,恰好出现在最合适的时间点,和她们最需要一个人出现的场景中。

TOP3拍摄新MV的时候,赵嘉敏的单镜头结束,她掏出手机跟黄婷婷说了几人浮夸的演技,黄婷婷一连回了三张崩图,问她,是这种演技吗。

赵嘉敏盯着自己那张突破天际的白眼,小脾气上来,对着前置摄像头摆了个萌度满分的姿势,配上一个赵嘉敏认为她此生,能做出的最可爱的表情。

照片发了过去,对方却迟迟没有回信。

赵嘉敏抱着手机发呆,知道那边肯定也是有工作的,但自己的心情该怎么定义呢,她摸着胸口,心跳依旧是平缓的,但她听着扑通扑通的声音,只能无奈的叹气。

最后还是又补充了句,以后请多保存我这样的图。

---是专门为我拍的吗savoki?

正要收起手机微信就来了提示,黄婷婷的回复后跟着的图,是一个充满惊喜跳舞的小人。

---不是。

赵嘉敏回的很果断,黄婷婷发来了自己哭泣的表情包,又写道,印成生写一定能卖很多钱。

没等赵嘉敏斟酌出详装生气的句子,黄婷婷的消息又到了。

---对不起嘛,我会一个人好好看的。

所以和她聊天的真的是本人吗,赵嘉敏觉得这轻浮的语气和许佳琪都有的一拼,虽然她看到也是挺开心的,不过信息回的还是简单的,不用客气。

她翻了翻之前的聊天,每一条信息看起来并无变化的口气,难以言喻的期待只有自己清楚,她们的交往就像一见如故的旧友,太过自然,所以忽略了。

忽略了那个可能早就埋在心里的种子。

赵嘉敏突然不愿意让它长出来了。

那边鞠婧祎的拍摄还在继续,李艺彤几乎用跳地扑到了沙发上,赵嘉敏往外边挪了挪,见她捧着手机傻笑,又好奇地凑过去看。

N队的微信群里,赵嘉敏甚至能想象出这群人平时叽叽喳喳的口吻,李艺彤翻完了记录,回了几句对天气不好的埋怨,又说起自己穿错了衣服。

赵嘉敏和她的队友一样,纷纷嫌弃了那件和其他人风格严重不搭的洋裙。

群里热闹地刷了几句调侃,中间黄婷婷只插了两个字,活该。

李艺彤立刻发了个哭出来的表情,和她现在本人脸上的一模一样,左上角提示来了新消息,退出了群对话,黄婷婷单独给她发了一句,记得加衣服。

李艺彤并没有刻意避讳旁人,从容地点开了那个置顶聊天,说,我知道了。

赵嘉敏把头转了过去不再看她的手机,之前确实有稍微关注这两个人之前的事,就算摒除那些只是旁人角度的臆测,这段感情在她看来依然是说不出的精彩。

说不出来的啊,每个人心里,多多少少都会将一些人和事放在特别的位置,赵嘉敏对自己有着得天独厚的信心,始终认为黄婷婷对自己是特别的。

是特别的,却不是唯一的。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最终淹没在赵嘉敏不服输的个性里。

欧洲之行结束,赵嘉敏的外务不断,匆匆在剧场露了面,又要飞去深圳报道。

真是应了那句,如果想见她,恐怕就真的要飞回上海才行了。

赵嘉敏熄灭了手机屏幕,少女患得患失的心开始隐隐作祟,想起第一次面对黄婷婷开玩笑的邀请,她还能从容地调侃一句有病啊,现在再看到这句,赵嘉敏在说服自己她不是认真的之前,就已经发出去了一个字。

好。

她真的回来了,用了百忙之中参加签售的借口,给自己找好了退路。

万圣节恰好是个周末,生活中心在以袁雨桢为首的几个捣蛋鬼折腾下,倒是真有几分过节的味道,孙芮带着一张滑稽的面具在楼道里四处喊着大哥。

钱蓓婷和许佳琪扮鬼的妆容可怕,吓得四期五期几个年纪小的到处跑,黄婷婷和何晓玉表示年纪大了玩不起,两个人倒在床上,只抱着PAD看视频。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何晓玉扯着嗓子问找谁,大概是外面有些吵闹没听清,沉闷的声音隔着门回道,是我。

黄婷婷又问了一句,因为那声线太过好认,还没等何晓玉推脱就主动起身去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人举着双手做了个恐吓的动作,黄婷婷本来想给个面子假装被吓到,看见来人披着的白床单和大鼻子眼镜,非常不客气地仰头大笑起来。

赵嘉敏怕她真的笑到过呼吸,沮丧地摘下了行头,把手上的麻布袋子伸了过去。

“Trick ortreat。”

黄婷婷愣了一下,看见袋子里的糖,好不容易才停下嘲笑这位前辈,从背带裤口袋里掏出了一颗咸奶糖递过去。

她的手刚悬在袋子上就被赵嘉敏握住了,将袋子随意夹在胳膊下面,拿出那颗糖后牵着她手的动作,看上去极为正式。

“黄婷婷,我来见你了。”

赵嘉敏说得很认真,黄婷婷只想起微信里曾开过的玩笑,第一次她要赵嘉敏来陪她,对方没有回应,于是她主动打了电话过去。

第二次,赵嘉敏回了她好。

直到她真的站在门口,黄婷婷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中,她们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这么近了,近在咫尺的少女微眯着眼,她耐心等着黄婷婷的回应,也不强求,还未等黄婷婷流露出一丁点为难,就放下了她的手,剥起了糖纸。

“你的口味真是特别。”赵嘉敏把糖卷到一边,鼓起来的脸颊配着因为太咸而皱起的八字眉,才稍显出符合她年纪的稚嫩。

黄婷婷闻到了淡淡的奶香味,这种味道就像赵嘉敏的专属印记一样,提醒着她,站在你面前的人究竟是谁,这个人身上包含了你怎样的寄托,和怎样美好的幻想。

她推了推眼镜抬起头问:“你今晚住中心吗?一会还有事?”

“去要糖呗,我跟你说,一会余震敲门你千万别开。”赵嘉敏指了指楼下,隐约传来的,好像还是蒋芸颇具威胁力的声音。

黄婷婷点了点头,拉着门把手动了动,赵嘉敏扶着门又上前一步,黄婷婷索性把门敞开了,屋里的何晓玉探着头看了会,也好奇地下床过来。

“那一会见。”赵嘉敏缓缓呼出一口气,重新戴上那个面具,转身去敲了隔壁李艺彤的门,黄婷婷推着何晓玉进屋,门还没关上,李艺彤夸张地大叫就传了过来。

黄婷婷关门的动作便停了下来,也没有走出去,只倚在门口看着那边。

万丽娜捧着一把糖放进了袋子里,两个人一边一个架住了赵嘉敏往龚诗淇和易嘉爱的屋子走。

大概是因为那声叫喊,易嘉爱拉开门伸出半个身子查看情况,赵嘉敏的台词还没说出来,易嘉爱的尖叫就让整个三层都打开了门。

“嘉爱挺住!深呼吸!嘉爱!”李艺彤不嫌事大地围了上去,易嘉爱抓着龚诗淇的衣服喘气,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前前前辈,你你你怎么来了,有有有事吗。”

龚诗淇笑得站不稳也没扶住她,易嘉爱还真的半坐到地上,李艺彤跟赵嘉敏一齐蹲了下去,赵嘉敏有些莫名,反而掏出一颗糖递过去,眼神期待地看着她。

易嘉爱基本上已经晕过去了。

赵嘉敏也没料到会是这种反应,四周的人都一片看好戏的样子,她把糖放在易嘉爱手上,茫然地向一边看热闹的黄婷婷求助。

黄婷婷的口型跟她说的是,没事的。

黄婷婷的目光柔柔地披在她身上,赵嘉敏抿着唇微笑,歪着脑袋静静地看她。

“好了十七扶嘉爱进去吧,不闹了。”李艺彤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来,顺着赵嘉敏专注的样子转过头去,黄婷婷的视线也随之上移,还没开口,李艺彤已经走了过来:“你回去休息吧,嘉爱没事的。”

黄婷婷点点头,把还想要看热闹的何晓玉按进屋,彻底地关上了门。

原来她看的不是自己。

赵嘉敏觉得腿有些发酸才站起来,口袋里手机的震动差点让她再次膝盖一软,掏出来一看,黄婷婷说,我在上次的便利店等你。

把床单和眼镜扔给换战场的袁雨桢,特地回屋拿了外套,赵嘉敏几乎是用跑的赶去了那个地方,等到黄婷婷来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悠闲坐在长椅上刷微博的她。

“还是热的。”不同于上次的临时起意,赵嘉敏提前买好了热牛奶,黄婷婷道谢后拿在手里小小地惊讶了一下:“这是你说过最喜欢的那个牌子么。”

“你还记得啊。”只是在微信上随口提到的一句,赵嘉敏以为她放在了心上,黄婷婷也不否认,避开她探询的视线,却和之前一样,最终没有坐在椅子上。

赵嘉敏只得挪到长椅边上,好离黄婷婷更近一些。

“你有话,要对我说么?”

直到吸管在空了的包装盒里发出干瘪的声响,沉默才被打破,偶尔经过的汽车按响了喇叭,提示着路旁的人时间的流逝。

黄婷婷没听到赵嘉敏的话,对方似乎又问了一遍,然后站起身,拿走了她还捧在手里的空盒,黄婷婷循着她的身影,看她修长的手指轻巧地拎着两个盒子,看她本来别在耳后的头发零落下几根,衬着白皙的侧脸棱角分明。

赵嘉敏转过身,突然收住了往回走的步子,站在路灯下,沉沉地看着她。

黄婷婷已经能清晰辨认出那个眼神了,梗在喉咙里的话又被咽了回去,她在犹豫究竟是对不起还是谢谢你,哪三个字带来的伤害会更小一些。

但其实,这两个回答无论哪一个,结果都没什么区别,既然她决定要收回给那个小孩的所有遐想,就不应该再顾及对方之后要怎么面对。

这确实是她的失误,但感情本来就不是什么选择题,即使曾经有个人答错了,那个结果被自己擦掉,但纸上仍然会留下黑色的痕迹。

黑色的啊。

赵嘉敏阖上双眼,再睁开时,只见到黄婷婷用手半掩着嘴低声笑,那笑声说不上快乐,却带着明显的距离感,她猜不出她为什么笑,却知道,她不是因为自己。

赵嘉敏抬起手,指缝间只有空气滑过,并没有什么看不到的墙,习惯性不安的时候她本能地去拽自己的刘海,却只摸到了光洁的额头,她半捂着脸,试图藏住全部的情绪,只让眼前的人记住,自己最美好的样子。

“我已经开始怀念我的刘海了。”

赵嘉敏忽然开口,话听上去有些莫名其妙,她把手插到了口袋里,毫无保留地送上祝福的笑容,恍惚间,又回到了十四岁那年第一次知晓离别的苦涩。

“我也很想念我的刘海。”

那些随心所欲的对话,那些隐藏在本无交集下的亲近,她会想念这样成熟的交往,也想念成熟中偶尔的一点点任性。

“虽然我觉得现在也不错。”

不能否认的是,在平时点滴细致的相处中,在掺杂着情绪的文字里,那些若隐若现的和他人不一样的感情,她之于她,确实是不一样的。

“就算斜刘海更适合我,我也还是,更喜欢以前的样子啊。”

有没有真的喜欢过并不重要,心里隐约发现她是最适合自己的人也不重要,毕竟由始至终,她给过其他人的那张车票,也仅仅能到达朋友的那一站而已。

“你明白吗,赵嘉敏。”

似乎是印象中,她第一次这么叫她,和savoki不一样的发音,这三个字里,终于还是带上了淡淡的疏离,因为她本来享受过的贴心,都只是现成品。

她们遇上的,都是成长过的自己,赵嘉敏不知道以前的黄婷婷有多固执,黄婷婷也不知道以前的赵嘉敏有多倔强,而参与那一部分的,都另有其人。

那些错过的日子里,李艺彤用自己年少炙热的心,在黄婷婷和她之间的冰墙上,生生捂出了一道裂隙,那黄婷婷呢,她看着墙那边李艺彤的努力,也将手放了上去,两个人隔着的冰一点点融化,最后双手贴在一起,十指相扣。

再然后,聚光灯下的两个人闹得天翻地覆,难以收场的感情令两个人放开了手,这时候,名为赵嘉敏的,美丽的花出现了。

黄婷婷直接将她种在自己的后花园里,却忘记了,她并不是栽培这朵花的人,这朵花,也没有真正的越过心墙,她只是,乘着主人空虚的手,绕了过去。

无论过去多久,这堵墙并没有因为主人越发光彩夺目而消失,同样的,墙那边的人,也没有因为更多的人在这里驻足,而真的放弃重新握住她的手。

说到底黄婷婷还是,只给了李艺彤机会,只让她一个人看到了,和自己在一起的可能性。

赵嘉敏是明白的,但还是想试试,她跨上一步,手放在外套的领子上,问只穿着衬衣的黄婷婷:“你冷不冷,外套给你可以吗。”

“不用了。”黄婷婷伸出手,制止了她继续脱衣服的举动。

意料之中的答案,甚至忽略了赵嘉敏难得放低姿态的恳求。

也可能她根本就不知道,那是自己最后的期望吧。

“你先回去吧,我要帮晓玉带点零食。”抓着店门的把手,黄婷婷再看向赵嘉敏的时候,清明的眼底,只剩对同团前辈的尊敬和年少队员的疼惜。

赵嘉敏还是为她高兴的,多半还是为了不承认自己的失落,毕竟那些话没有说出来,就只当是她们被这份莫名的合适迷惑,忘记了友谊开始时最纯粹的初衷。

走出几步正好是红灯,赵嘉敏回过头,为自己的高傲找到了最后一丝宛转的余地,她想,如果黄婷婷还站在原地看着她,可惜她甚至没来得及设想好这个如果。

黄婷婷已经走进了便利店,十月底的上海夜里也有些冷了,她抱着肩膀有些瑟瑟发抖,在店内的空调下站了一会,黄婷婷转头看向窗外。

并不是真的冷啊,只是过去那么久,她都不习惯一个人去承受这份寒冷,不习惯那个像小太阳一样温暖的人,已经不再照耀自己了。

站在货架前愣了愣,黄婷婷在微信里跟何晓玉道了歉,又问了一遍对方要带的零食种类。

找到何晓玉对话的时候,她下面李艺彤那个中二的头像,格外醒目。

黄婷婷颤抖着手指点开,有关那句没有送达的话,其实再回忆起当时的心情,黄婷婷只能坦然面对她心存的期望,期望自己的心情,可以传递到另一个人心里。

---我想你了。

收信人,李艺彤。

绿色对话框前的圆圈刚刚停止旋转,李艺彤的备注就变成了正在输入中,反反复复地,几度又变回了李发卡三个字,却仍旧没有回信。

真的只是这么一句话,你都要小心翼翼地回复我吗。

黄婷婷也没有接着发什么,勾了勾嘴角,不记得是第几次嘲笑她的软弱,把手机放回牛仔裤的口袋里,随手拿了几包海苔准备付钱。

手机传来了震动,黄婷婷示意收银员稍等,掏出手机查看信息。

---让发卡带回来就好。

---你呆在原地不要动。

黄婷婷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给自己勇气来接受这两条信息表达的意思,她在出门的时候告诉过何晓玉要去哪,李艺彤应该是问到了,所以正在来这里的路上。

“我等会再来拿。”将海苔放到一边,黄婷婷推开便利店的门就跑了出去,刚过了马路又退了回来,她虽然说要在原地等,可是她根本没法好好坐下来等着啊。

靠在长椅上仰头数起来星星,每次数到第三颗的时候,眼前浮现的,都是李艺彤溢满喜欢与珍惜的大眼睛。

果然等她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好慢。

黄婷婷捂住双眼暗想,我干嘛要等你,从生活中心过来只有一条路,我去找你也可以啊。

下定了决心,她果断地站起来,刚转过身,远远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的人群里,那个扶着膝盖喘气,穿着白色风衣带着鸭舌帽的人。

李艺彤站直了身子,一口气没有喘匀就看到了远处的身影,她正要兴奋地跳起来招手,意识到身边的人群,手举到一半僵住后,假装咳嗽着又压低了帽檐。

等着红绿灯切换的功夫,黄婷婷已经走到了斑马线前,也更好地看清了李艺彤脸上的表情,她还是没有学会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绪。

永远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偏偏自己无论多希望她能像个大人一样理性,却仍然忘不了,最初值得自己惦念的那个李艺彤,一直是那般天真活泼的模样。

李艺彤还在琢磨她一会该说什么,在合适的场景说怎样的话最合适,她以为这几个月在外面的锻炼已经足够她应付了,然而几步远的地方,站着的是黄婷婷。

她迫切地想要过去,把这些日子遇到的全部好玩的事和她分享,可那些过往的空白期,却像铅块一样束缚了她的双脚,但是回忆起来,她也找不到具体的字眼,来形容她们本来应该改变的关系。

只是不能光明正大地说最喜欢她了,连去牵她的手也要想方设法压抑自己的冲动了,两个人都曾用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不适合对方,却渐渐成为了彼此过去的样子。

兜兜转转,你体会了我的隐忍,我学会了你的张扬。

用改变来遮掩互相的影响,也试着去将就别人,最后还是逃不出太过交错的人生,那时写下的完结二字被黄婷婷的一句话抹去,以后的路还很长,足够李艺彤和她的故事永远未完待续。

人行道的指示灯终于变了颜色,身边的路人开始陆陆续续地前进,李艺彤放空了思维,这种时候,还是先不要考虑的太多了。

只需要一句,那句在很久之前,她早就应该直白地说出来的话。

---我也想你。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