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童话

存档

吸血鬼

对于像黄婷婷这样一只活了一千多年的吸血鬼来说,饿晕在路边绝对是她犯过的最傻的错误,取消前言,饿晕在路边,遇上了一个人类才是。

这个人类偏偏穿了件红色的斗篷,黄婷婷被鲜艳的颜色激起一阵阵饮血的冲动,手都抬了起来,在看到兜帽下小女孩那张纯真的笑脸时,又生生克制住了。

她从来没吸过人血,黄婷婷用自己对食物的挑剔性,成功说服了她本不该有的,对于应急粮的同情心。

当然,绝不是因为这个小女孩长得比较可爱。

“漂亮的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你是饿了吗?还是困了?为什么要睡在林子里?”

红帽子的女孩一连问出了几个问题,黄婷婷刚听到第一句时心情还好了些,后面那一连串的,她就当是废话了。

这女孩真是不怕生,黄婷婷歪过头,尽量强迫自己不去听她脉搏的跳动声。

“大姐姐,你喜欢吃蛋糕还是水果派?”没过一阵,女孩又出了声,“吵死了。”黄婷婷猛地提高音量,瞪大的双眼里布满血丝,稍微偏移了视线,才看到小女孩捧着蛋糕,因为受到了惊吓而坐在了地上。

也许是因为转头用力过大,黄婷婷闻到嘴角传来的甜味,指尖拂过,抹去了沾在脸上的奶油,咂舌尝了尝,人类的食物,既不能填饱肚子,又吃不出味道。

“小家伙,姐姐是吸血鬼你懂吗,快点回家好不好,姐姐现在很饿。”黄婷婷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女孩传染了啰嗦,竟然耐心地跟眼前的食物解释起来。

女孩皱着眉思考了一下,解开了胳膊上的纱布,这是早上出门不小心摔倒后的擦伤,淡淡的血香传来,黄婷婷的本能立刻发作,直到女孩再次开口,才找回了一点点的理智。

“我叫李艺彤,镇上的人都喊我小红帽,吸血鬼大姐姐,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黄婷婷,我的名字。”

身体恢复了力气,黄婷婷仔细地为女孩重新包扎了胳膊,迅速站起身后用人类难以辨别的速度跑出了几百米,自认为那女孩追不过来了,才回过头来注视着她。

李艺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树林里看望奶奶,黄婷婷无聊的时候会远远陪她走一段路,对,是无聊的时候,黄婷婷在心里加强注解,看李艺彤进了木屋,这才回去了城堡。

城堡里的恶魔是陪伴自己最长的生物,黄婷婷正喝着对方带来的兔血,忽然问她:“朵朵,你知道人血是什么味道吗?”

冯薪朵心疼地看着被自己倒在桌上的红酒怒道:“你是吸血鬼,你问我啊!”

“比起动物,人血真的好甜啊,那种味道。”黄婷婷晃着杯子里的鲜血,精致的面容在月光下透着一丝神往,冯薪朵噗嗤一声笑道:“你是想人血啊,还是想那个小红帽的血啊。”

“想她。”黄婷婷的声音清如泉水,冯薪朵莫名地问:“想就去见啊,那个女孩明明有近路,还天天从咱们的林子这走,也是想见你嘛。”

“见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以为,只有人类才会贪心吗。”

“你也别多想,只是初次尝到人血,所以感受特殊。”冯薪朵毕竟是个恶魔,还带着些坏心眼地提醒她:“再说,你喜欢就转化她好了啊。”

“我那时候要不是快死了怎么会被转化,她还有选择,何必变成我这样的怪物。”黄婷婷平淡地拒绝了提议,而冯薪朵惊讶地是,她看上去是真的想过这个可能。

二人的对话就此结束,但黄婷婷仍然觉得冯薪朵有一句话算是说对了,也许她试过其他人类的味道,就不会仅仅对这一个人着迷了。

该死,黄婷婷生气地想,其实她早在最初的时候,就没单纯把那个女孩当作食物。

她确实想看见的是她本人,而不仅仅是为了尝到她的血液。

不幸的是,黄婷婷真的太过了解自己,在默默护着李艺彤三年后的一个普通晚上,她出门的时候大概忘记带了积累一千年的自律,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她面前。

“呃,晚上好。”黄婷婷毫不费力地掐断了那条蛇的脖子,李艺彤正笑盈盈地看着她:“婷婷,晚上好。”

她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她居然已经比自己高了。

人类的成长速度真是可怕,可惜她的生命早已停止,即使她迫切想要让这个女孩永远陪着自己的愿望,和人类鲜血对于吸血鬼的诱惑一样强烈。

但黄婷婷表面只是微微皱眉,嘴上说着让她快走。

“要是再遇到危险怎么办啊!”李艺彤倒是比以前更咋呼了,飞快栖身上来拉住了她的手,黄婷婷冷漠地回答:“那你不能白天去奶奶家啊。”

李艺彤只傻笑着不出声,走了一段路才高声叫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奶奶家啊!”

黄婷婷伸手推开她凑近的脸,真吵,自己的听力本就被放大了数倍,这下,更吵了。

但是,也不会因为吵而躲开她就是了。

送人到了木屋门口,黄婷婷不喜欢太靠近人类的地方,看着还有些距离就不耐烦地推她,李艺彤一路挥着手,蹦蹦跳跳地闪进了木屋。

原则打破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不记得是第几次送着李艺彤穿过树林,黄婷婷渐渐察觉到木屋附近的古怪声响有些不寻常,集中精神扫视了四周,很容易就发现了藏在草丛里的那只狼人,风向一改变,那个犬科动物的味道真是刺鼻。

黄婷婷让冯薪朵去查了林子里的新客人,小恶魔很快就带回来消息,说那可是猎人协会里都臭名昭著的通缉犯,犹豫了一下,冯薪朵还是问了句,那个小红帽会不会有危险。

她话还没说完,刚讲出小红帽三个字后就停了,无奈地上前把黄婷婷匆忙离开时撞开的窗户又合了起来。

吸血鬼和狼人是千百年来的宿敌,黄婷婷依靠黑夜偷袭占了先机,没想到那狼人逃离时一路杀了不少动物,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干扰了她的判断,追到最后才意识到,那头狼跑向了树林里的木屋。

屋子内的可怕场景激起了黄婷婷的愤怒,她忘记了吸血鬼灵活的优势,和狼人硬拼起来,终于成功掏出了对方的心脏,坐下来松了口气。

至少小红帽是,安全了。

她看着肩膀上被狼人咬到的伤口,心里算着狼毒发作的时间,难得她一千年来波澜不惊的灵魂深处,有了一点点像波纹般扩散的悲哀。

也挺好,她的生命毕竟是无尽的,在未来无尽的生命里,只要想到自己没有保护好那个女孩,想到她可能怎样被那头狼撕咬吞下。

如果要承受失去李艺彤的痛苦,再过一千年,还是两千年,她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习惯以怀念为名的这种折磨。

黄婷婷捂着脸,像是听到了多好笑的事情一样,夸张的笑意牵动了肩膀的伤,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大概难看至极。

吸血鬼怎么会爱上一个人类呢,黄婷婷仰头笑了一阵,最后平躺下来发着呆,甚至爱到不肯把她转化为自己的同族,可惜就算现在她们都愿意,也没有机会了。

 

 

小红帽

李艺彤一直觉得,自己十五年来的人生都太过平乏,小女孩有着对新奇事物的幻想,通过睡前故事的熏陶,尤其好奇树林里那些古怪的传闻。

她蹲在路边盯着这个大姐姐好久了,知道对方是醒着的,只是不愿理她,但李艺彤想,只要再坚持一下,总会让人注意到自己的。

虽然最后她还是没忍住,先开口说了话。

对方歪过头,嘴巴微张了一下似乎是有所触动,李艺彤闻到了些淡淡的血腥味,小心地将篮子里的食物递过去,手指触到她的皮肤。

果然,没有温度啊。

李艺彤只蹭了一下就被突然的起身吓得退开,大姐姐微眯着眼看她片刻,挑起那奶油吃了,李艺彤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这样简单的几个动作,而莫名的心跳加速起来。

大概是紧张的,她想,并不是意料之中的这个姐姐不是人类,因为她说,她是自己从小就非常憧憬的,只在书里和画册见过的吸血鬼。

李艺彤回忆起那长角獠牙的模样,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漂亮到过分的人,确实,她头上那个带角的饰物,和插图上比较,也是挺传神的。

所以她应该是饿了,李艺彤想起书上的话,吸血鬼以血为生,吃蛋糕当然是没用的,于是她没多加思索,从容地解开了胳膊上的纱布。

啊,好疼!

牙齿刺进皮肤的感觉,尚且年少的李艺彤有点得意地想,被吸血鬼咬过,多荣耀啊。

吸血鬼匍匐在她身上片刻后离开,擦着嘴角的血迹似乎比她还要害怕,李艺彤刚报上名字,眨眼间对方就消失了,隐约间好像听到了什么。

黄婷婷啊,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家里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让自己去林子里看奶奶,李艺彤走过几次那条路,却再没遇到那个好看的吸血鬼姐姐。

年纪大了些后,李艺彤开始壮着胆子往远了走,她听镇上的老人说起过林子深处的古堡,于是总刻意往那边走,时间也拖得越发晚了,想着总会有再见面的时候。

因为她能感觉到,吸血鬼的气息就围绕在自己身旁。

小红帽没有太多复杂的心思,单纯地想那时黄婷婷是为自己处理了伤口才走的,可见书上说吸血鬼都是冷酷的也不全对,至少她遇到的这个,既好看又温柔。

李艺彤在篮子里藏了吸引蛇虫的药草,她看着吸血鬼因为解救了自己而尴尬,却没拆穿她这些年始终如一的陪伴,胸口满满的都是重逢的喜悦。

其实这也不算是重逢,大概只有吸血鬼小姐认为是了,早在一年多前,李艺彤就找到过那个城堡一次,半空中飞着的红色恶魔落了下来,将一串藏有马鞭草的吊坠系在了她脖子上。

马鞭草是吸血鬼的克星,李艺彤没来得及问,就被小恶魔推进了门,黄婷婷正坐在大厅中间的椅子上,见到门打开,有些慌乱地推开了抱着的人。

“味道怎么样?”冯薪朵轻快地给那人脖子上贴了块纱布,黄婷婷略有些生气地瞪着冯薪朵,对方倒是没在意她领了李艺彤进来的事,无辜地睁着大眼睛说:“有什么关系,像这个人一样,迷魂一下忘记来过这不就好了。”

黄婷婷嗯了一声,注意力却全在踱步走向自己的李艺彤身上,叹了口气还是回答了冯薪朵:“不好喝,是苦的。”

她站到李艺彤面前,指着躺在地上的人说:“看到了么,这就是我的生活。”

小红帽强装着镇定,这次黄婷婷没有刻意抹去脸上的血,那两道鲜红的血痕顺着她的唇角流下,李艺彤颤抖着声音回她:“我想变得和你一样,我想天天见到你。”

“别傻了,你有家人,有朋友,不要这么自私。”没想到一个吸血鬼也会教人这样的东西,黄婷婷还真的学着人类安慰彼此的方式,很体贴地走上前想要摸摸这个女孩的头。

“如果你想,其实我可以…”吸血鬼小姐主动示好,李艺彤却捏着她探过来的手放下说:“还是不要了,人老了很难看的,可是婷婷你还那么漂亮。”

她知道黄婷婷想说陪着她,就像是漫长的岁月里,吸血鬼小姐捡到了一只小动物,它的绒毛短暂地暖和了自己,所以她愿意将小家伙收养在身边。

反正人类和动物一样,在吸血鬼眼中,都只是转瞬即逝的生命体。

她们最后牺牲的,不过是自己最不缺的一小段时光而已,但以为得到施舍并付出感情的人类,铭记了一生,然后在年迈时,看着那张从未变过的美好面容,看着那份想要却得不到的回应,最终死去,归于尘土。

“我可以的!”李艺彤趁着吸血鬼走神的功夫,猛地靠近她,舌尖舔舐过还残留在皮肤上的血迹,然后边咳嗽着边吐了出来。

天真的小红帽以为自己能咽下人的血液,就能向吸血鬼小姐证明她可以成为对方同类的决心。

黄婷婷轻拍了拍她的背,拿过小恶魔递来的果汁喂她喝,见李艺彤胡乱擦着脸,将血迹蹭得满脸都是,那副可爱的样子引得她心软,手挪到肩膀,将小红帽揽进了怀里。

“乖,听话好不好。”黄婷婷在耳边柔声哄着她,李艺彤点点头,手滑下来搭在她的腰上,又有些害羞地不敢用力。

黄婷婷见她情绪平复了,抓着衣服上的白色袖花帮她擦脸,盯着点缀在白纱上的暗红,黄婷婷还说不上胸口的情绪算哪一种,最后轻抚过那张还稚气未脱的脸,瞳孔收缩,对她使用了吸血鬼的能力。

“离开林子,忘记城堡在哪,不要想成为吸血鬼。”黄婷婷一连下了三个命令,李艺彤看着她严肃的神情有点疑惑,余光瞥见小恶魔正冲自己狡猾地笑,下意识地回了句好,那只恶魔立刻飞了过来,推着她又出了城堡。

“我在书上看过,带着这个就不会被催眠?”李艺彤指着冯薪朵提前给自己的项链,冯薪朵送她走了一段说:“是啊,你放心,阿黄就是嘴硬心软,说不定主动找你的是她哦。”

后来李艺彤才明白了小恶魔的暗示,黄婷婷似乎是忘了发生在城堡的事,虽然坚持不转化自己,但只要她找着机会去看奶奶,黄婷婷总会提前在路口等着她,送她到木屋附近后离开。

她知道吸血鬼可没有什么先知技能,无非是黄婷婷每日都看着那个方向,当然这多少夹杂了幻想的成分,不过知道对方是特意等着自己的,就足够了。

小红帽忘记了,她的故事根本不是单纯的童话,在吸血鬼小姐唯一没有来接自己的那天,李艺彤走近路到了奶奶的木屋,血腥的场面让她直犯恶心,害怕和慌乱却让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回家,而是去那个曾被强迫忘记的城堡。

没有守门的小恶魔,李艺彤跑过大厅上了二楼的卧室,黄婷婷正半卧在床上,冯薪朵喂她喝了些血都被尽数吐了出来,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

她抬头看到那身红色,尽管脸色可能虚弱得吓人,却依旧努力保持着美好的笑容说道:“小家伙,你过来。”

冯薪朵退开让李艺彤坐到了床边,黄婷婷瞥了眼还在装无辜的小恶魔,一把扯下了那根藏着马鞭草的项链,铁器在她手上烫出了一块疤,因为狼毒她已经没办法即时恢复。

手心的痛楚甚至盖过了肩上的齿印,尤其是黄婷婷想到了,她接下来要做的事。

唯一可以让小红帽坚强起来,不用面对一天内失去两个人的事实。

“李艺彤,树林里有一只残酷的吸血鬼,是她杀了你的奶奶,你要恨她,加入猎人协会,强大起来,以后好好保护自己和家人。”

“可是我喜欢她啊,喜欢她啊。”

黄婷婷一字一顿地说完,知道催眠已经生效,只是听着李艺彤喃喃地说着喜欢,原本纯真的眉宇间染上了痛苦的挣扎,黄婷婷艰难地直起身,轻轻吻上她的眼睛说。

“我...我知道了,谢谢你。”

我也是。

吩咐小恶魔送她出去,茫然的小红帽刚走到门口就回过头来,这是她新的记忆里第一次见到黄婷婷,这是黄婷婷全部的记忆里,最后一次见到李艺彤。

不知道又过了多少年,连冯薪朵都有些记不清日子了,她搬去了隔壁森林卡牌女王的新城堡,偶尔会叫些仆从过来,为这个城堡打扫。

冯薪朵晃悠悠地在门口打着瞌睡,听到脚步声便警觉起来,飞到半空,远远瞧见一个披着红斗篷的人类向这边走来。

人类身上带着弩箭和银匕首,冯薪朵知道是猎人来了,正要闪进城堡,那人摘下了遮住面容的斗篷,冲她扬着少女般生动的笑。

“原来你是恶魔啊。”李艺彤已经能辨认出她的种族,冯薪朵以为她失去了那时的记忆,依旧像敌人般看着她,保持着戒备的姿势。

“恶魔你不知道啊,怪不得呢,婷婷身边也没有同族,应该是不知道吸血鬼死了以后,迷魂的作用就会消失的吧。”

冯薪朵微张着嘴愣住了,忽然想起了这个传闻,落在地上,却又不敢靠近猎人:“那你要进去看看她吗?”

“不了,我记得吸血鬼死后的样子很丑的,她应该不会想让我看到。”

李艺彤摆摆手,留恋地多看了几眼这座城堡,重新盖上帽子,微微躬身向冯薪朵道别。

她来,也只是想告诉那个吸血鬼,她确实有好好按照她嘱咐的做到。

反正人类的生命那么短暂,昔日的小红帽在心里对自己说。

没有黄婷婷的日子,熬一熬,就过去了。


评论

热度(48)

  1. 琮琮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