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失忆蝴蝶

存档

还没有开始,才没有终止,难忘未必永志。

还没有心事,才未算相知,难道值得介意。

李艺彤曾经不止一次想过,有些事如果没有开始,那就不用费尽心思找两全的办法去结束它,折腾到最后,微博能删掉,记忆能吗?

她许下了这样的生日愿望,因为发烧而迷迷糊糊的神志,没能让她坚持到12点等来各种祝福,稍微挣扎了一下就被困意折服。

恍惚间想到以前生病的时候床边坐着的那个人。

果然,人生病的时候最脆弱,也最容易胡思乱想。

于是才有了不切实际的希望,对吧,黄婷婷。

还没有惊艳,才没有考验,才未值得哄骗。
  还没有闪电,才没有想念,才未互相看厌。

李艺彤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烧已经退了,她随口问了句娜姐几点了,回应她的却是带着南京口音的少年声:“几点了还没起哦,不是约好去公园吗?”

李艺彤盯着短发的黄婷婷看了一会,非常冷静地,冷静到快要吓死地,拿起了手机去看时间,2013年11月7日。

“你们走吧,我不去了。”李艺彤用近乎恳求的语气说,黄婷婷哦了一声,忽然走过来抬起手:“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没有!”李艺彤吼道,头埋在被子里又飞快抬起来解释:“我不是凶你,我,我只是。”

“没事,你休息吧。”黄婷婷的手在空中悬了一会,不带任何感情地又垂了下来,平淡的语气让李艺彤产生了错觉,如果一开始就是这样,那她就不会喜欢婷婷桑了。

拜中二少女的设定所赐,李艺彤倒是很快接受了所谓穿越的事实,她记得所有发生过的一切,旧地重游,很自然地,她不想再留下任何痕迹。

黄婷婷第一次祝她生日快乐的时候,李艺彤礼貌地回复了谢谢,起初她还犹豫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闪动的光标前,已经出现了我喜欢你这一行字。

本能真是可怕的东西啊,李艺彤盯着那条本来打算5月20日发的长微博,居然真的和以前一个字不差,最大的区别应该是,这条微博并没有放那张,她第一次觉得黄婷婷很美的捧花照片,因为这次,她并没存那张图。

从没有相恋,才没法依恋,无事值得抱怨。
  从没有心愿,才没法许愿,无谓望到永远。

林思意无聊时故作正经地采访李艺彤,问了她一句,你的N2首推是谁,李艺彤回答,鞠婧祎、万丽娜、黄婷婷、赵粤...

“停!你这个浪货,是不是要把全员都说一遍!我问的是首推!”

“黄婷婷。”

李艺彤说完就皱着眉捂住了嘴巴,喜欢真是,藏也藏不住的东西啊,正巧,黄婷婷正好推门出来,听见这段对话,有点不可思议地,露出惊喜的模样看了过来。

“婷婷桑你听我解释!”李艺彤再次脱口而出,可是要解释什么,解释她的大脑理智地把黄婷婷归到了都喜欢的队友那类,但心却抢先一步答了出来。

你是我唯一喜欢的,不只是队友。

“你叫我什么?”黄婷婷表现地仍旧冷静,林思意端着下巴问:“婷婷桑是什么意思?”

是我的梦想,还好,这次控制住了自己,李艺彤调整了一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激动:“啊,你不是学日语的吗,我就突然,突然想这么叫你了。”

“你还挺关心我啊。”黄婷婷腼腆地笑起来,李艺彤立刻追问她:“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不叫了。”黄婷婷摇了摇头,轻轻地回她:“嗯~你的专属昵称。”

李艺彤猛地抱住了身边的林思意,消瘦的肩膀硌得她双眼生疼,这才忍住了眼泪,都是黄婷婷的错,都是她太好了,不然自己也不会。

念念不忘,痴心妄想。

“你怎么了?”黄婷婷奇怪自己莫名感受到了李艺彤害怕的情绪,她伸手去摸她的头,李艺彤躲得更快,转身就冲进了房间,玄关的镜子倒映出通红的眼睛,李艺彤忽然想起她以前还对着镜子一遍遍练习过。

婷婷桑,婷婷,用了多久,才习惯,在叫她名字的时候,脸上不会不自觉地浮现笑意。

并未在一起亦无从离弃,不用沦为伴侣,别寻是惹非。
  随时能欢喜亦随时嫌弃,这样遗憾或者更完美。

李艺彤贪恋黄婷婷的每一次温柔以对,回过头来却发现,其实嫌弃她的那部分,才更加真实,也可能,她确实错过了很多温柔的部分。

MC的时候她一向是专注于讲话,大概是不用再打腹稿,李艺彤插话的同时回头看了眼第三排的黄婷婷,对方正微眯着眼看她,目光中充盈着柔软的无限欢喜。

视线相对,黄婷婷低垂了双眸,再抬起头,已经看向了一边正说话的龚诗淇。

李艺彤最不愿意做的,就是黄婷婷眼中和龚诗淇一样的孩子,所以这回她不会再孩子气地,在她的生诞祭上念那封信。

李艺彤停下笔,涂涂改改了半天,最终还是忍不住把纸揉成团扔了出去,那封信曾是她心里最想说的话,就算再来一次,她想说的话,又能有什么改变。

宿舍的门正好开了,徐言雨举着万能卡有些尴尬:“听说你病了,十七回不来,让我们看看。”

黄婷婷怀里抱着两袋吃的,俯下身子捡起那团纸,徐言雨不知道由黄婷婷照顾合不合适,但想到这人老好人的性子,也就放下心来走了。

李艺彤的心可是放不下来了,黄婷婷搁下吃的,从容地坐在她床边打开那张纸,李艺彤赶紧补上一句:“里面都不是我的真心话!”

“哦?那你的真心话是什么啊。”黄婷婷也不在意,看完把信随手放在一边,拆开一袋海苔问她:“要吃吗?”

“生病了你还给人吃这么咸的啊。”李艺彤难得嫌弃地撇过头,黄婷婷又递过来另外的袋子,李艺彤看了一眼这才笑了出来:“这葡萄干真的没过期吗。”

“当然没有了。”黄婷婷很认真地给她解释,见李艺彤乖乖地抱着吃了,忍不住仰头笑起来:“我骗你的,其实已经过期半年了!”

李艺彤没停下往嘴里塞的动作,等黄婷婷收敛了笑来抢她的袋子才说:“没事我们扯平了。”

“因为我刚才也骗了你一件事。”

黄婷婷问什么啊,李艺彤指着她身后的那封信:“上面写的每一句,都是真心的。”

可能时间久了,她也忘了,那封信上有没有写过一句,我有些心动了。

对于这样的你。

但这封信确实也没有读出来,等李艺彤睡醒了起来已经找不到那张纸了,于是心安理得的,让那天成为了曾老师的独角戏。

李艺彤握着话筒站在一边,有些奇怪自己还拼命赶回来干嘛,几次话筒举到了嘴巴,最后还是放了下来,因为太过用力攥着话筒,磨得她双手虎口已经有些发红,这个环节总算是结束了,队友推着蛋糕下台,黄婷婷退在一边,转过头,正好看见还呆立在原地的李艺彤。

她轻轻喊了声,婷婷桑。

黄婷婷愣了一下,意识到那是在叫自己以后,抿着唇笑起来,那笑容美好的李艺彤愿意为之付出所有,只为了守护那个笑颜,她甚至希望曾经的黄婷婷可以狠心拒绝她的一厢情愿。

李艺彤也想过,为什么黄婷婷会允许自己奢望她超过朋友的那部分感情呢,那又为什么,同样给了别人这个允许呢。

就像蝶恋花后无凭无记,亲密维持十秒又随伴远飞。
  无聊时欢喜在忙时忘记,生命沉闷亦玩过游戏。

Staff来通知她俩金曲合作夜蝶的时候,黄婷婷半开玩笑地问起来:“为什么是我俩啊。”李艺彤跟着认真思考了一下,用了个疑问的句式:“可能我们看起来般配哦?”

黄婷婷意外地逃避了这个问题,转而问她:“你要跳姐姐位吗?”李艺彤顺口回道:“随便吧。”终于是受不了黄婷婷一脸嫌弃她敷衍工作的样子又接道:“你怕什么啊,我跳姐姐位也不会真的亲你的。”

黄婷婷哦了一声,平静地说道:“那还是我跳吧。”

李艺彤没有继续纠缠,也不敢深思黄婷婷语气里隐藏的微小失落。

默契地完成表演,李艺彤从容地靠在黄婷婷怀里,两个人的心跳带着舞蹈后的加速,李艺彤忽然在耳边问她:“你闭上眼的时候是在想什么呢。”

黄婷婷回答地很快,她说,在想你。

可惜,这样的话,已经不能再左右李艺彤的喜悲了,毕竟她已经长大了,学会了做一只飞舞的蝴蝶,只是在闲时落在黄婷婷这朵好看的花上。

舍得留恋,也舍得离开。

不会因为只是站在一起,她的眼神就能凭空生起事端,叨扰了黄婷婷,悲哀了自己。

并未在一起亦无从离弃,一直无仇没怨,别寻是惹非。
  随时能欢喜亦随时嫌弃,不用再记起怎去忘记。

最好可以轻易忘记一切,成为能够参加彼此婚礼的好友就行,你会放着那年生诞祭唱过的歌,我不会让女儿以后加入SNH,这样便是最完美的结局了。

可惜在已经发生的现实里,她和黄婷婷之间永远遗憾的是,无论怎样努力,她成不了黄婷婷身边的曾艳芬,黄婷婷也成不了她身边的鞠婧祎。

她能想到的最痛苦的事,并不是李艺彤不再喜欢黄婷婷了,而是李艺彤愿意做黄婷婷的朋友了。

“拍摄结束!辛苦了!”

李艺彤唉了一声,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眼前的场景逐渐变得清晰,却丝毫没有唤起任何对目光所及的熟悉。

她刚刚经历的那些,思考的那些,就像是做梦一样,但她觉得自己至少不会在外务中途睡着,毕竟她又不是老干部。

黄婷婷正站在她旁边,和staff鞠躬道谢后伸了个懒腰,本来斜着的碎发掉落到额前,发梢弄得她伸手去揉有些痒痒的眼睛。

李艺彤也跟着抬起手,非常自然地替她把那缕头发别到了耳后。

动作轻柔地让黄婷婷以为她在捉弄自己,抓起她的手说了句:“别闹。”

指尖的冰凉立刻提醒了李艺彤这是现实,她蹭地把手缩了回来,规矩地摆在了一边。

黄婷婷仰头瞪了她一眼,刻意压低的声调带着特有的软糯,她叫。

“李艺彤。”

难得听见对方叫自己本名的李艺彤有些头皮发麻,她觉得通常这个名字后会跟着你怎么又迟到了,你怎么又跳错步了。

归结成两个字就是,扣钱。

总之就是,李艺彤你完蛋了。

突然想起前几天赵粤的那种完蛋法,李艺彤期待地降低视线落在黄婷婷的胸口,然后失望地又把头转了过去,算了,她不想鼻子再骨折一次。

“李艺彤。”黄婷婷又叫了她一遍,再次握上她的手,紧紧地,固定在自己身侧。

“你还给我装普通同事上瘾了?”黄婷婷话说得严厉,李艺彤偏听出了撒娇的味道,一句我们不就是普通同事吗还没出口,黄婷婷又接着说:“已经没有再拍摄了。”

也许是李艺彤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太过明显,黄婷婷皱起眉担心地凑近她,额头抵着额头:“你是不是发烧还没好?怎么不请假?”

哦对,自己之前是发烧来着,李艺彤想起来这是生日前一晚的事,直到黄婷婷脸上化妆品的香味涌进鼻腔,她才反应过来。

原则上,就算她生病了,副队长的正确反应不该是你走开不要传染我才对吗?

“果然还烧着,一会先回中心吧,想吃什么我帮你带回去。”黄婷婷关切地问她,额头离开以后,又腾出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感觉好像是比之前又更烫了一些。

这种女朋友的反应是怎么回事?

“等等,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李艺彤惊得身子向后倒退,无奈手被黄婷婷牵着,这下,连脸也被捏住了。

“我平时对你不好哦,那你不要和我在一起了,分手分手!”黄婷婷假装生气地想要甩开李艺彤的手,对方却发动了海豹技能,转而抱着黄婷婷的腰,真的把脸埋进了她胸口嚷嚷:“不要婷婷你不要丢下我!”

所以,这才是真正的本能啊。

黄婷婷笑着摸她的头,提醒她动静小些,李艺彤立刻站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又冲着看过来的人微笑,黄婷婷转头问她:“你是不是发烧烧的失忆了啊,怎么感觉怪怪的。”

“可能。”李艺彤小声回着,大概真是生病的原因,本来混乱的大脑一点点清明起来,从和黄婷婷争执到和好,从偷偷摸摸地喜欢她,到对方也愿意喜欢自己。

全都清晰起来。

这些才是真正发生过的事,属于她俩的回忆里,那些事都是真实存在的,她曾放肆地喜欢过一个人,她也曾小心翼翼地保护她们的喜欢。

就算蝴蝶飞不过沧海,她们的感情在这个世界中有多么渺小,可是只要李艺彤在黄婷婷身边,她就有莫大的勇气,愿意,去试一试。


评论(1)

热度(52)

  1. 琮琮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