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Truth or Dare引发的狗血言情(校园AU)

10

Shaw离开不久,Root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大致内容是你的会长之位保住了,我哥催我回家所以没来得及跟你道别。

解释了自己来的原因,也解释了匆忙离开的原因,Root盯着手机屏幕反复看了几遍,她倒是忽略了Finch用什么方法催促了Shaw。

目光始终离不开的是saygoodbye两个词。

她觉得Shaw不是那种会说再见的人,这也让Root觉得,她在成为Shaw为数不多的熟人之后,越发做不到自己所说的,那个即使得不到也没关系的人了。

每一次靠近,克制,靠近,再克制,踩着Shaw的底线游走,试探她在患有人格障碍时能付出的最大的感情。

但Root没想好,如果真的被Shaw知道了自己的心思会怎样。

也许某一天,也许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

Root独自一人坐了许久,直到天暗得必须开灯的时候,Root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Reese还没回家。

Root急忙查看自己的手机,Reese几小时前就来了短信说要和朋友一起打棒球,Root回拨过去后却发现没人接。

反正也没什么事,Root穿上外衣去了Reese常去的棒球场。

没有人。

Root心里起疑,安慰自己结束了考试男孩们出去狂欢下很正常。

但是止不住的心跳还是不停地再说,肯定发生了什么。

Reese第一次刻意瞒着Root什么,而且在面对她的时候也不准备解释,Root将脱下外套的Reese堵在门口,看着他露出伪装后的无辜笑容。

“你身上的这种花香,纽约附近只有三个花圃有,还是你恰好就去了在码头的那一个?”

Reese在门口站了会,耸着肩说:“一会Shaw来了你就知道了。”

Root脸上一瞬间露出的慌张神情Reese极为熟悉,他刚伸手拦住了Root,门外就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

“谢天谢地,你总算来?”Reese拉开门,除了脸上的创可贴,Shaw看起来并没和之前见过的有什么区别。

她冲着Reese点头,正准备对Root说什么,对方先一步抱住了她。

Root在Shaw耳边细碎地说着你没事之类的话,大概是此刻慌乱的情绪,很好地掩盖了Shaw被抱住瞬间的抽气声。

Reese甚至能看见Shaw额角落下的一滴冷汗,他将Root拉开,对着妹妹说:“给Shaw倒杯水啊。”

Root边答应着边跑进厨房,Shaw失去了支点的身体跟着一摇晃,只能扶着玄关的柜子喘气。

Reese刚凑近了一点Shaw就推开了他,严厉的眼神似乎在警告Reese,Reese居高临下地回了个你不要乱来的白眼,Shaw抿唇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对方。

脚步声再次靠近的时候,Shaw深吸了一口气,Reese也立刻离开了一步远,等root走进玄关,Shaw已经重新站直了身体,对着Root露出一个很是别扭的笑脸,同时将一个优盘塞到了她手里。

“Finch检查过,没有被复制,他们下个月就会离开纽约了。”Shaw知道Root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如果不是鉴于自己可能断了两根肋骨,她肯定会好好跟Root解释,让她彻底安心再离开,但是现在她必须尽早回到Finch 的车上。

Shaw稍微感谢了下以往那些陪练的混混,否则这身伤她还真坚持不到现在。

没有给Shaw转身的机会,Root显然又先她一步伸出了手,Shaw被拉的险些摔倒,Reese边说着Finch是不是也来了边上前扶了扶Shaw,Shaw极快地拽住了Reese的胳膊制止了自己的摇摇欲坠,两个人同时装作没事似地看向Root。

Root并没有看出Shaw的伤势,她关心的是Shaw为什么这么做,Root心里的恶魔捂着她的眼睛叫嚣着让她询问原因,声音大到足够让Root忽略Shaw所有的异常。

“我哥抢了你的Reese啊。”好像排练过很多遍那样,Shaw迅速地给出了答案,但别说Root,连Reese都不相信。

如果说他和Shaw第一次约架只是为了满足学生们的好奇心,虽然因为Finch的出现确实引发了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但之后大家都知道Reese是Root的哥哥,Finch在他俩计划没能进行下去这件事上毫无过错。

当然硬要说清楚的话,Shaw的那个游戏才是一切的导火索,是她招惹了Root,点燃了彼此。

Shaw沉默了一会,Reese说不上来Shaw是不是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但随即Shaw又从容地接道:“就当是你帮我补习的回报。”

Reese终于没忍住翻了个白眼,Shaw的答案就像考前打好的小抄,不过这也恰恰说明,Shaw真的想过,紧跟着Shaw也翻了一个白眼,Reese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好极了,Shaw她想了,但是她什么也没想到。

Reese在心里对妹妹说了句,节哀。

外面的车喇叭响了两声,Shaw给了Reese一个我自己可以的眼神,Reese松开手后回头望了Root一眼。

Root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没打算追问,Finch再次打响了喇叭,Root这才回过神,对着Shaw只说了句。

晚安。

Shaw也回道晚安,拉开门走了出去。

哦天那,Reese扶着门忍住想要留下Shaw的冲动,现在是说晚安的时候吗?妹妹你就差一点点就让Shaw说出我是为了你才去的啊!妹妹你别走!

Reese追着Root进了客厅,屋外的Shaw正好背对着两人站定。

Root拉开了窗帘看向屋外,Finch对着Shaw做的STOP手势也刚刚放下,Shaw停下脚步转过身,Reese一只手揽着Root,一只手从背后掏出手机,Finch的短信,说Shaw快撑不住了。

Reese在Root耳边说了几句,Root又冲着Shaw挥挥手,才走进了屋里。

昏黄的灯光衬着Shaw略欠血色的脸,Reese回头确认妹妹确实已经上了楼,才举手示意Shaw可以离开了,Shaw感激地动了动嘴角,重新扶着发麻的右臂,一瘸一拐地向Finch的车走去,Finch下了车想去扶她,又觉得妹妹不会允许,只能打开车门等在原地。

“回家么?”Finch开出了一段,还在犹豫Shaw可能会拒绝他去医院的提议,等了一会发现没有回音,才转头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的Shaw。

她已经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Finch立刻拐弯开去了医院,他居然信了Shaw说自己的伤不严重的话,就连医生将Shaw抬到病床上,Shaw都没有再醒过来。

护士为Shaw换好了病号服,Finch收起Shaw的外衣时,忽然看到了之前别在校徽上的那个微型摄像头。

看上去似乎坏了,不过还原里面拍到的东西对Finch来说不是难事。

画面从Shaw下车开始,是他们通过Root房间里的地图找到的地点,Reese和棒球队的几个男孩被Shaw安排在远处。

她打算一个人去找Hanna,虽然Finch已经知道Shaw的伤势,但那根铁棍落在Shaw背上的时候Finch仍然需要捂住嘴来克制自己的震惊。

除了Hanna外只有两个男孩,看上去并未成年,Finch震惊的是Shaw并没有还手,从摄像头的晃动Finch甚至觉得Shaw本能地已经躲开了那一下。

但是她既没有叫Reese帮忙,也没有打算回敬对方。

Hanna倒是很快叫了停手,她走向Shaw,将那个优盘扔在了她面前。

“这是为了Sam么?”Hanna歪着头看向Shaw,Shaw大概在反应谁是Sam,Finch能想到Shaw想起来后应该是送了对方一记白眼。

因为Hanna笑了,她边摇着头边说:“你应该看看优盘里的内容,也许我和她才是天生一对呢。”

Shaw捡起了那个优盘,手指在上面摩挲了片刻,久到Hanna已经返身回来将笔记本递了过来,镜头却只在优盘上多停留了一会。

然后Shaw就将它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我不在乎里面是什么。”Shaw回答地异常坚定。

Hanna似乎料到了答案,她收回了笔记本说道:“告诉Sam我们不会再回纽约了。”

事实上她这次回来就打算归还这个优盘,藏着Root过去的东西,Hanna以为有了它,Root就还能像从前那样。

可惜她变了,她有了家人,有了朋友,有了喜欢的人。

虽然最后那一项值得商榷。

Hanna并没打算为难Root,她只是想稍微教训下夺走Root的人,作为自己过去的缅怀。

至于男孩们下手重了些的事,反正Root会去心疼的。

Hanna挥手让两个男孩让开了去路,Shaw转身准备离开,Hanna忽然又叫住了她。

“你知道的,像我们这种人,是不可能得到善终的。”

Shaw明白她在说Root,Shaw并没有转身,几乎没有犹豫地大声回道。

“我就是她的善终。”

Finch按下了视频的暂停键,之后的事情他亲身参与不需要继续,Finch抬头看了眼熟睡中的Shaw,他的妹妹可能根本不知道善终是什么意思。

但也许她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那么说。

Finch不得而知,就算他拿着视频去质问Shaw,对方也不会承认这是她自己说的,Finch只能强迫自己又重头看了一遍,然后便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Shaw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她清楚地明白那句话的意思,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寂静的病房里,Finch咬着自己的手掌以止住抽泣,他从未如此为Shaw灰白的感情世界沮丧,但至少现在有人拿着画笔和调色盘出现了。

Finch擦去了键盘上的眼泪,也替Shaw整理了额前散乱的头发,这并没有什么可伤心的,因为同样的,Root对于Shaw来说,也是她的善终。

简直了。。虽然这几天在投票。。但我几乎忘记自己还在码字这件事。。然后突然想起似乎很久之前追的文好像都坑了。。弃坑简直是最恶劣的行为好么!!最后加油投票!!

评论(10)

热度(76)

  1. JFM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