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Ex-girlfriend 情人节贺文

对于Shaw这样的特工来说,除了幼年时尚且见过父母度过情人节的场景,这个节日对她而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当然这仅限于这个情人节之前的Shaw。

她是不会幻想自己和Root上街一同选购巧克力,也不会幻想两个人坐在一间咖啡厅里看外面往来的行人。

这见鬼的节日,Shaw摸了摸口袋里刚买的巧克力,应该说是救这个号码之前买的,因为Shaw刚才把它太过靠近自己发热的手枪。

已经化了。

Shaw舔着指尖融化的甜腻,她才不会幻想这和Root的身体有什么关系。

“亲爱的,在想我么?”耳机里适时传来Root的声音,Shaw抿了抿唇,牛奶巧克力果然太甜了,这种甜味无时无刻地提醒着自己Root不在她身边。

“你知道计划总归赶不上变化。”Root先是对耳机那头的Shaw带着歉意地说道,随后声音远离了一些:“Harry我们得快点了。”

Finch同样落寞无力的语气总算让Shaw恢复了点精神,这说明纽约城同样有个叫Reese的男人也将一个人度过这个节日。

“Finch,无论多晚我都会等你的。”Reese的声音果然插了进来,Shaw翻了个白眼,虽然她心里想的是同样的事,不过她会说。

“反正我不会等你的Root。”

“谢谢Sam,我会带早餐回去的。”Root毫不在意地回答,又低声和Finch说了什么,同时线路也被切断,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Shaw在原地站了会,号码已经被警察护送离开,她的任务算是结束,Shaw绕道又去了今天刚出门经过的地方。

她盯着手上的戒指看了一会,边咒骂了句什么,边踹门进了自己常去的那间酒吧。

酒保是个年轻的姑娘,她热情地招呼Shaw坐在吧台,源于对方同样带着中东混血的脸庞,Shaw靠了过去,点了一杯招牌的调制酒。

“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居然一个人,太不可置信了。”酒保手上舞着酒瓶,用下巴示意门口几个同样独身的跃跃欲试的男子。

Shaw立刻回头狠狠瞥了一眼,成功制止了一场可能演化为斗殴的搭讪。

“我不是一个人。”Shaw难得耐心地跟酒保解释了一句,她当然不是一个人,Root会想方设法地和她一起接受任务,也许她们还能在任务中做点别的什么激情的事情。

但至少她们两个人是在一起的。

Shaw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不会再一个人喝酒,一个人吃饭了。

习惯Root在身边真是一件可怕的事,尤其是对方还是那么惯于撩拨你的人。

Shaw猛地把杯子砸在吧台上,酒保立刻明白了眼前的人是怎么回事,她调笑地问道:“男朋友在忙别的事?”

“Root不是我男朋友。”Shaw瞪了眼酒保,对方显然在思考什么人会叫Root这种名字,只是随后自然地把这个人归类到了Shaw的女朋友行列。

别问Shaw是怎么看懂酒保的表情变化的。

Shaw懒得再解释,确切地说她根本也不知道怎么定义Root之于自己的身份,即使在去年圣诞之前,她们的关系也都称不上朋友。

更别说为此加上一个性别定义了。

“说说这个叫Root的人怎么样,反正大家也很无聊。”酒保又递过来一瓶啤酒:“酒换故事。”

Shaw惬意地接受了,开口道:“她是一个疯子。”

酒保立刻吹了一个口哨,她的关注点明显落在了she这个开头上,很好的忽略了后面Shaw咬牙切齿说出来的psychopath这个词。

“她喜欢用电击枪,电熨斗之类的,没有道德感,我也差不多,你说,她还给我注射过安眠药,事后我居然没废了她。”

“你,享受这些事?”酒保不确定地接话,她从Shaw说话的表情上看到了一种近乎愉悦的温柔。

Shaw还在专注地回忆着她和Root算不上朋友的时光,也许那时候她们更像是彼此关心的同事,并不是自己刻意的关心,大概只能称之为本能。

“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酒保最后做了总结,她并不认为Shaw会是受人欺负的类型,唯一的解释只能是,那个人是特别的。

她愿意而已。

酒保不明白的是她们是怎样分开的,因为在今天这种日子,一个人来酒吧的姑娘,很难让人相信她的另一半是不是比Shaw口中描述的疯子还要残忍。

不过这个姑娘还是很有市场的。

酒保指了指Shaw不远处的落地窗户:“那个男人在外面看你很久了。”

Shaw跟着看了过去,Reese正西装革履地靠在一辆奔驰车旁,边示意着酒吧门口边冲她露出了一个Shaw无比熟悉的微笑。

穿着空乘人员制服的Root正疲惫地与酒吧门口刚才试图搭讪Shaw的几个男人周旋,她看见了转过身的Shaw,立刻迎面走了过来。

Shaw回头对酒保说道:“确切地说,那个帅哥是我老板的爱人。”

“Sameen,刚才你都不来帮我。”Root倚在坐着的Shaw身上,Shaw侧身推开她一点说道:“我是为了那些人的生命安全着想。”

“就知道你担心我。”Root在Shaw的脖子间蹭了蹭,金色的半长假发挠的Shaw抓狂,她本来将就让Root靠着,这下确实不耐烦地彻底推开了她。

“Samantha?!”酒保看清了Root胸口的铭牌,诧异地又看了眼Shaw,两个人亲密的行为显然让人误会,她还沾沾自喜地以为猜测正确。

这个名字和自家妹妹一样,顿时让酒保产生了些亲切感,出于职业的恶劣习惯,酒保说道:“Samantha小姐,你听这位小姐提起过她的前女友么。”

Root果然来了兴趣,放弃了黏在Shaw身上,胳膊支着头倾听着酒保的话。

Shaw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子弹了。

“是叫Root对么,你说谁会叫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当然性格就更奇怪了,听这位小姐的描述,倒真挺像个神经病的。”

酒保滔滔不绝地将Shaw刚才的话重复出来,Shaw尴尬地看了眼Root,默默地举着酒瓶,虽然她说的都是事实。

Root抽空惊喜地对上了她的目光,酒保似乎是说到Shaw承认自己非常喜欢那个人,当然Shaw没有说过喜欢,只是酒保有理有据的臆测。

仅仅是这样一个不确定的,通过别人口中讲出来的喜欢,就足以让Root高兴到忽略剩下对于她过往行为的诋毁。

如果不是酒保忽然意识到她不该如此畅谈‘前女友’的话题,Shaw本来以为这事完了,喝完这瓶她就走,酒保显然深谙如何抓住Root的注意力。

酒保用任何能想到的华丽辞藻赞美这位空姐,并声称Shaw甩了那位小姐是正确的,而Shaw唯一认为她确定的是,Root要掏电击枪了。

可怜的酒保。

Shaw决定看在她俩有些相似的份上帮个忙,她从口袋里摸出早前又特意购买的巧克力,这次是高纯度的原味,撕开包装塞进了Root嘴里。

“好苦。”Root果然重新将注意力凝聚在Shaw身上,Shaw看着她咽下去咬碎的部分,有些克制不住地扬了扬嘴角。

但随即Shaw反应过来自己不能让Root太得意,她将剩下的巧克力野蛮地塞进Root的上衣口袋里,补充道:“bear吃巧克力会死,就勉强给你了。”

说完Shaw拉着Root转身要走,余光忽然瞥见Root满足的表情,无奈地叹了口气,为什么她不能让Root再高兴一点呢。

用她能够做到的方式。

Shaw难得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又回到了吧台边上,她瞥了眼印有酒保名字的铭牌:“亲爱的Sarah小姐,Root不是我的前女友。”

满意地欣赏够了酒保错愕的神情,Shaw接着说道:“她现在是我的妻子。”扬了扬握着Root的那只手,Shaw和Root手上成对的戒指非常醒目。

Root不知道巧克力之后,自己还能得到这样的惊喜,她忽然觉得和Finch拼命解决了任务飞回来是正确的,在Shaw的身边,其实Root就什么都不会再想要了。

但是对于Shaw所说的My wife这句话,Root是听多少遍也不会觉得足够。

Reese和Finch等得有些不耐,按了按喇叭示意,Shaw也稍微从Root深深的注视中回过神来,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我们回家吧。”

屋外的Reese绅士地为两个人拉开车门,随后回到了自己的驾驶位上,副驾驶上的Finch转头说了什么,四个人都轻轻笑了一阵。

酒保Sarah盯着看了一会,她低头在手机上编写了一封邮件,Amy我现在就回家。

这样的节日,人们总是会舍不得让另一半久等的。

Sarah微笑着目送车远去,在纽约今天略微空旷的大街上,这样的团聚总显得格外温暖动人。



非常非常迟到的贺文。。大概是接着圣诞贺文那里求婚的剧情吧。。没有411。。只有一人不少的小分队

评论(8)

热度(186)

  1. 沧海轻舟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
  3.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