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Truth or Dare引发的狗血言情(校园AU)



7

Shaw不情不愿的挤进了Root的家门,然后迅速伸手把门扣上了,Root还真没骗她,确实没有拿衣服进浴室,现在只是简单裹了一条浴巾,碍眼的长腿全部露在外面。

谁知道对面住的是不是跟Reese一样的变态妹控。

虽说他喜欢自己哥哥那类型的,应该是个父控?

Shaw被自己不着边际的想法吓到,赶紧摇了摇头,瞥了眼一边还仰着头斜倚在门上的Root。

噢这人还把头发束起来了,未干的头发贴在脸上,连水滴滑下来的线条都是该死的好看。

Shaw盯着那一滴从额头逐渐滚落下来的水,门厅昏暗的灯光下,反而衬托出了Root耳朵后面延伸过来的奇怪痕迹。

Shaw立刻收回了心神,她还没忘了自行车这事,Root总是轻描淡写地绕过有关自己的问题,所以Shaw决定这次打个直球。

她伸出手抚上Root的右耳,指尖沿着耳后暴露出的那一点伤疤缓缓向下摸着。

Root意识到Shaw要干什么的一瞬间就想往后躲,可惜身后的门没给她这个机会,只能快速的在心里组织应对Shaw的借口。

而Shaw下一步的动作也让Root全身都忍不住的颤栗起来。

这该死的身高差。

Root第一次埋怨起她的居高临下,Shaw又凑近了一点想要看清什么,Root的理智也终于到达了她的大脑。

故意俯下身再次缩短二人的距离,Root低垂着眼声音沙哑地说道:“只是小时候玩闹的事故。”

Shaw的眼睛微眯了一下,显然她正忙着给Root盖上绝对不说实话的标签,并没注意到因为她轻挠那道疤而引起Root很不自然的吞咽。

Shaw摇了摇头,手也跟着放了下来,事关Finch她还尚且能理解Root不说起自行车的事,但隐瞒耳朵后的伤,Root做的实在太刻意了。

Shaw不想承认自己的好奇心,却又完美地克制住了刨根问底的习惯,Root跟在她后面指着客房的方向,Shaw没回头看她,径直走了进去。

手机再次震动了一下。

我妹的房间就是客房正上面的那一间。By Reese

Shaw终于在今天之内,把手机狠狠砸在了床上。

然后在捡手机的时候不自觉的抬头看了眼天花板。

Shaw深刻觉得那天揍了Reese一拳是对的,老实说她对进入别人房间的兴趣可能只限于叫Finch别研究电脑了下楼吃饭。

可是Reese这条短信,确切的说加上前一条,成功的让Shaw觉得自己是被赋予了重任来踏进那个房间,而且想想Reese所说的时间点。

正好是Root受了伤之后。

Shaw把脸埋进了枕头,想利用短暂的窒息感来让自己忘了为什么会记得她怎么受伤这件事。

失策了,这反而让Shaw更清醒,她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一个个数悬挂在灯上的饰物。

Root就睡在这上面。

Shaw就睡在这下面。

Shaw并不是今晚唯一一个失眠的人,Root将桌上的相框放回原位,抱着膝盖坐在床边,听着自己一遍遍无助的叹息。

Shaw醒来后走出房间,墙上的挂钟显示离上课还有两小时,屋子里安静得让Shaw小小的窃喜了一下,这是不是说明她比Root起得还早。

Shaw抬步上了楼打算去叫醒Root,早起的虚弱让Shaw忘了Reese昨晚的提醒,在敲门无人应答之后,Shaw很自然的旋开了门把手。

Holy shit。

门只是微微被推开一些,Shaw就被视线所及的那面墙震惊了。

这真的不是中情局卧底特工的房间么?

占据整面墙的美国地图上用墙钉按着几张报纸和照片,连着的红线和蓝线分布甚广,Shaw甚至还注意到有两根不同颜色的同时钉在了一幅小些的纽约地图上。

地图某处用马克笔画了叉,旁边钉着一张拍摄角度很远的人物像。

Shaw盯着看了一会,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接受这是个高中女生应有的房间,大概唯一与之匹配的就是桌上那个纯白过了头的相框了。

可惜相框离窗户有些近,屋外的阳光照射进来,以Shaw的角度看不清照片上的内容。

楼下开锁的声音传来。

Shaw猛地将门拉上,又反应过来什么似地重新打开门,将落在地上的一张长条形纸片重新夹在了门的下方。


8

午休电脑室见。By sister hammer

Finch收到这条短信后抬头看了前座的Root一眼,他是不清楚昨晚Root和自己妹妹相处的算不算愉快,但他认识Root快三年,也是第一次见对方睡眠不足。

还有Shaw叫自己去电脑室的事,Finch真的不由得联想到同样精通电脑方面的会长。

Shaw的短信又进来一条,把你男朋友也叫上。

Finch百分百肯定这事与Root有关。

他与赶到电脑室的Reese对视一眼,默默决定不要问Shaw昨晚干了什么。

Shaw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恍惚的看了二人一眼:“Reese你妹太可怕了。”

Reese先是赞同地点点头,赶紧收回发散的思维脱口而出:“她对你做了什么?!”

Shaw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把Finch拉过来坐下:“帮我黑了学校的监控。”

“哦好的。”Finch答应了一句,双手刚放上键盘又疑惑地看了Shaw一眼:“都说了你的迟到删不掉了,再说黑学校多不合适。”

“别说的你好像是第一次。”Shaw推了推Finch让他快点:“就调用一下运动会接力赛之前的,学校后面停车棚的监控,我记得那里有个摄像头。”

Finch犹豫了一下,他是不明白Shaw想干什么,不过这事确实也没什么对学校不利的,Finch不再和Shaw说话,专心的破解监控室的防火墙。

Shaw伸出手在盯着Finch工作的Reese面前晃了晃:“你妹书桌那面墙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她想做什么?”

“你进去了?”Reese惊地险些从椅子上滑下去,虽说他是抱着玩心故意刺激Shaw,但看Shaw也不像是上当的主,至少不是去吃Root这种饵的鱼。

“我没进去,就在门口瞥了一眼,还有门上的纸条,明显是防止别人偷偷进去的,哦对了,纽约地图上那个叉,该死的睡眠不足,我都忘了是哪。”

Shaw揉着太阳穴发现自己回忆起这些时莫名的头疼,但这并不是因为昨晚睡得不太舒服,而是源于她将自己刚才那段话定义为了多管闲事。

Shaw从不承认人类之间渴望了解对方的感情叫做关心。

Reese笑的一脸意料之中,略带嘲讽地说道:“你怎么不亲自问她。”

“该死你以为我没问吗,她耳朵后面的伤,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小时候得玩成什么样才能在那么隐私的地方留那么深的疤痕。”

“你连那伤都看到了?!”Reese的笑容转换地十分突然,他不可置信的提高了音量,那伤是他亲自消得毒,他还记得当时看着满是血的棉花的Root笑得多神经质,Reese没问她是怎么受的伤,Root身上伤太多了,包括Reese并不方便处理的那些地方。

“哦天,你们看这段。”Finch的声音打断了Reese和Shaw之间古怪的氛围,他早就调出了那天的录像,只是在看了几遍后才敢确认,叫了身边的两个人。

监控拍到的Root那天骑的那辆自行车在第三个车位,Finch调快了速度,镜头里出现了一个穿着短牛仔夹克头发烫着细卷的女生。

Reese喃喃地嘀咕了一句:“她回来了?..”

Shaw没空搭理Reese,她紧紧盯着屏幕,在那个女孩走后,Root缓缓从镜头另一端走了出来,她站在那里的孤单背影,让Shaw的太阳穴突突跳得更厉害了。

Finch关掉了视频,身边单手支着桌子还在盯着屏幕的Reese嘴巴微张着,他缓缓起身看向Shaw:“leave her alone。”

“who is she?”Shaw的声音冲淡了Reese话里的不忍,Reese愣了一会,嘴角这才逐渐咧开,他上前一步逼近Shaw:“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但你能保证你不插手吗?”

Shaw想也没想地回了句,不能。

Finch的视线立刻聚集到了Shaw绷着的眉毛上,Shaw被他看得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尴尬地拽了拽垂在眼前的留海,假装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似地咳嗽了两声。

“她算是我妹妹的前女友。”

“你别说我现在不想听了。”

生怕Shaw真的后悔了,Reese给出了那个奇怪女生的身份,他当然知道Shaw的病,也知道Shaw那天来招惹自家妹妹的可笑原因。

不过你既然一只脚都踏进流沙,我不把你往里面摁就不错了,还指望谁能把你拉出来?

管你是不是人格障碍感情缺失,也不会比上一个更糟糕了。

Reese抱着这样的心态,应该说他并不看好妹妹瞄上什么人的结果,Root能轻易得到她想要的一切,也许这个她注定得不到的,才能让她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真实。

别再贪恋过去了。

“那个女孩叫Hanna Frey,你应该听说过,她可是最年轻的摩托车职业车手。”

Reese先介绍了对方的身份,他仔细盯着Shaw不着痕迹的表情变化,Shaw大概在心里评价了这个女孩,足够优秀到站在Root身边。

“小时候我妹比平常小孩精明,Hanna年纪比她大又很照顾她,总之这是个很俗套的故事,但是就这么发生了,Hanna搬家以后我妹找了她很多年。”

“然后她们就在一起了。”Shaw给这个故事写了结尾,双手叉着腰点点头,自行车的事亏她担心了这么久有什么人要伤害她,其实不过是。

“都说了是前女友了,Hanna那伙人可不是什么善类,你以为我妹的伤怎么来的?它们可不是自己长上去,我不知道那些人拿什么要挟她,但我妹并不准备反抗。”

直到你出现了。

Reese也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他真是陷入热恋智商下降,和Root生活这么久,Root对那些人有多忍让Reese有眼睛看得见,是什么让Root开始把房间布置得好像要突袭一个军事基地一样,还有那个最近才买的白相框,真不是她的风格。

“Sameen说的那个叉会不会代表那些人的据点?”Finch挑了挑眉,他不喜欢男友故意质问Shaw的样子,老实说Shaw还没给Reese一拳已经是很给自己面子了。

Shaw哪有空纠结要不要给Reese一拳的事。

她不可遏制的脑补了一下Root被刻上那道疤时的样子,然后迅速掐死这个恶趣味,再然后脑子里又全是Root那天低头看着她的样子。

这家伙真会说甜言蜜语,她允许别人肆意践踏她的身体,那也许才是她真实的一面,但Root留给自己的,却是虚情假意的掩饰和敷衍。

Shaw有些讨厌当初那个对Root产生了同情的自己,甚至她就不该答应Natasha那个愚蠢的游戏,她以为那句话只是个游戏,没想到连锁反应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Reese说得对,Shaw的确抽身不了,可能昨晚她还只是因为误入流沙而挣扎的求生者,直到她要求查看录像,她听到了Reese的话,窥探了Root藏起来的那一面,那流沙就已经蔓延到她的胸口了,Shaw现在只想安静的等死。

“我们得多搞点情报。”Shaw忽然开口道,Reese以为Shaw说的是我要宰了你之类的,还小心的凑近了去听。

Shaw接着说:“我们必须知道Root想干嘛,得了吧Reese,你妹那点身手能撂倒你吗,那个女人显然不会一个人等她,至少我要先知道需不需要带枪。”

Reese立刻给了Finch一个你妹真的未成年她才是特工来卧底的吧的表情。

Finch听得很仔细,Shaw用了一个we must开头,这让莫名被卷进这件事的Finch觉得有点胃疼,他正要揉一揉那里时,Shaw又用了一个I need,人称的变化让Finch顿时觉得疼痛已经转移到了心。

大概那不能称之为心疼,Finch握住了Reese的手,对了,就是这种温暖的感觉,这是心安,他的妹妹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安。


坑爹啊。。副本刷的久了完全不记得前面写的啥了。。一星期没写出来re后续。。413又是深情一刀。。我要想想怎么虐锤来安慰根妹那么委屈的脸。。


评论(10)

热度(90)

  1. JFM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