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Truth or Dare引发的狗血言情(校园AU)

5

学校里任何传闻总是会被无限夸大,尤其还事关他们的会长,学生们无法责怪圣父一般的副会长Finch,只得鄙视了一心二用的Reese一阵。

事实上因为胳膊真的很不方便所以在家静养了两天的Root过得相当不错,自然也就无视了每天来吐苦水的Reese。

第三天Root终于回来上课了,因为吊着胳膊,Root没有穿校服外套,雪白的衬衫配上憔悴的脸色,三言两语轻易打发了觉得被甩的会长很可怜的同学。

Finch知道Root的伤并不轻,关切的探过身子询问,Root没打算让Finch心生愧疚,笑着问了一句:“你妹妹还好么。”

Finch脸上的愧疚更深了一丝,他准备了好几晚的话关于该如何劝解Root,可是看到Root转过身,眼底里隐在那伪装心碎下的坚定时,又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无解。

会长是个多么偏执的人,Finch甚至比朝夕相处的Reese还要了解,慎重考虑下决定不聊Shaw这个话题的Finch问道:“那辆车是怎么回事?”

Root挑了挑眉,夸张的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回道:“就是那么回事。”

“别骗我Ms Groves,我第一次见你开着摩托车的时候Shaw还没入学呢。”Finch没打算跟她绕圈子,Root不是不会驾驶的人,那辆自行车她没道理停不下来。

“车链被人动了手脚,虽然我早就发现了也知道为什么,不过觉得顺其自然大概比较好。”Root认为自己瞒不过Finch,坦诚的告知了那天的情形。

Finch并没追问是谁动了那辆车,他没错过Root刚才那句话叙述每一个词时的表情变化,Finch肯定自己猜的没错,Root知道是谁做的,Root是故意这么做的。

前者Finch确实不意外,Root有一个Finch能看到一些却黑的不着边际的过去,Root那与自己不相上下的电脑技术,和笑容下Finch也触碰不到的阴暗心理。

Finch奇怪的是Root故意的原因,他不敢问,怕Root说出的答案,根本找不到答案。

“Shaw很有趣。”Root没给Finch摆出我不想听的机会继续说道:“Shaw太温柔了,如果我一直受伤,她是不是就会一直对我和别人不一样?”

Finch及时制止了Root接下来的话:“别想那个问题,Shaw不会在乎的。”

Root的神情却放松了下来,她只是想在Shaw的心里多维持一会弱者的形象,她利用了Shaw的保护,她也不敢想Shaw可能知道她过去的疯狂后,会是怎样的愤怒。

虽然她真的有点想感受下Shaw在她身上发泄的快感。

看着Root偏过了她的视线,围绕在她身边的那些本来应该与别人不一样的光又黯淡了一些,Finch还是拿出了他前几晚准备好的东西。

Shaw的病历。

Root还隐约觉得听过封面上签字的那个心理医生的名字,翻开来简单看了几段,笑的反而更灿烂了。

“Sameen的病叫第二轴人格障碍,她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不在乎,好吧,她大概还是有生气这种情绪的,不过你期待的那种,她肯定不会有。”

为了让Root死心,Finch还是残忍的加上了最后的注脚,有些意外的看到Root眼里的光又点亮了,她把病历推回给Finch,手指轻轻敲着桌面。

“谢谢你Harry,至少你证明了就算我被拒绝,也不是她并不喜欢我,只是她没办法而已。”Root再次低头看了眼那份病历,极其温柔地自言自语道:“这也是我喜欢她的一部分。”

Finch没把那句你也应该看看心理医生说出口,老实讲,一般人,比如他自己,遇到Shaw这款的,没被弄哭几次逃跑就不错了,还没见过有人因此更勇敢往上的。

“Harry,说来可能很抱歉,最初我只是羡慕你有个宠物。”Root耸耸肩,牵动着被吊着的胳膊有些发麻,自己的视线也跟着落了上去。

“但是那时候,在你受伤的时候,只有她,只有她看到了我,她相信我保护了你,所以她选择保护了我,所以我想试试,并不是想治好她,只是想靠的再近一些。”

Root仔细地向Finch描述那时候的心情,Finch能感受到那一瞬间的Root有多么的幸福,他甚至回忆起医务室里她们为彼此做的一切。

也许是有那么一丝可能的。

Harold·喜欢的人的妹妹喜欢自己的妹妹·她真的好可怜·我还是做个助攻吧·把妹妹卖了就卖了·Finch,决定创造一个机会,也是为了她们两个人。

“那个会长。”Finch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你知道Shaw总迟到翘课这事,老师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可能要留级什么的。”

Root挑了挑眉,这事她倒是早就有了办法并告诉过Shaw,但现在也没着急说出来,于是等着Finch接着说下去。

“我和老师说好了,如果她这次考试能进前十,就让她顺利升入三年级,不过她的学业很糟糕,Mr Reese也不是很好,所以我打算给你哥进行单·独·辅·导。”

Finch加重了单独的语气,两只手扶在桌边像个狡诈却满脸无辜的兔子一样,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你懂的。”

Root立刻听出了Finch话里的弦外之音。

那意思是,我妹就交给你了。


6

当晚Reese就同意了Root和Finch的计划,所以第二天Shaw回到自己家时,发现客厅坐了除了父母外的三个人之后,野兽一般的直觉告诉她这是个陷阱。

Reese和他装满书的背包坐在一起,就在Finch旁边,想着到考试前都能和Finch呆在一起就笑的妩媚动人。

Shaw边翻着白眼边往厨房走,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喂,你胳膊好没。”

“看这就是重点。”回答她的是Finch,顺手把Reese盯着自己的脸扳正:“马上就要考试了,我要给Mr Reese补习功课,但是你知道,他们的父母抽中了超市的免费旅行,Root受了伤,一个人在家Mr Reese不放心。”

“那就回自己家补习去啊?”Shaw刚出口反问了一句,看到Reese眼中透露出你舍得分开我们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的信息,尴尬的把接下来的话咽了回去。

“Ms Groves还能帮你补习,不得不说Sam,你的迟到记录如果不用个好名次抵消,恐怕你就得留级了,你也不想叫Nat和Hill学姐吧。”

Shaw脑补了一下后面的那个情景,这还不如给她个退学来的痛快,看着哥哥忧心忡忡的样子,Shaw还真心软了,她转头看了眼Root。

Root并没有回应她的视线,瞧见没,这人根本不需要照顾啊。

但Shaw还是妥协了,开口回了句:“我上楼收拾东西。”“不用了,我都帮你收拾好了。”Finch指了指地上的野营包:“反正你也找不到你的书都在哪。”还为这个预谋许久的计划想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Shaw走过去提起包,Root先站了起来,未束起的棕色长发轻轻扫过Shaw的肩膀,Shaw转身跟了上去,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一个隐藏很深的满足笑容。

Finch和Reese送二人到门口,给了彼此一个你妹妹造了什么孽摊上我家妹妹的无奈表情。

Shaw骑自行车载着Root,Root的手抓着她的校服,Shaw骑了两步停下来,回头怒视了Root一眼,把她的手环到了自己腰上:“还想再摔断一只胳膊?”

“多谢关心。”Root不客气的将整个身体靠向Shaw,额头抵着Shaw的背,那是Shaw心脏的位置。

“别说关心什么的了,Finch没告诉过你么,我感觉不到这些。”

“那你为什么过来了?”Root猜到Shaw一定会用这个当借口,她也猜到Shaw大概会跟她解释因为我哥霸占了你哥,所以我这是帮我哥赎罪呢。

Shaw却什么也没回答,她心里是想到了这个,但一想Root也是骗了自己啊,本来就没有男朋友这件事,害她白生气了一场,还给了Reese一拳,那长腿帅哥的脸可真硬。

在Shaw突然意识到她那天是为了Root生气之后,猛地把车停了下来,Root说了句到了,及时拯救了Shaw。

两个人刚坐下,Shaw和Root的手机就同时传来了震动声,Root低头看了眼,转身走进了厨房,Shaw也打开手机,居然是Reese的短信。

千万别进我妹的房间,她这两天的新规矩。By Reese

说的好像除了你以外还有谁想进去一样真是变态哥哥,Shaw翻了个白眼,也没有回复就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正好一根能量棒扔在了她的手机旁。

“Harold说你饿了。”Root晃了晃手机,示意这是来自Finch的温馨提醒。

Shaw对食物向来不说拒绝,愉快地撕开了能量棒的包装。

“今天这么晚了就不补习了,你的房间在一楼,我先去洗澡了。”

“你胳膊不好洗什么澡。”Shaw瞥了她一眼,Root没放过这次机会,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浴室传来:“你想进来帮我我不介意哦~”

“滚去自己洗。”Shaw的话被浴室关闭的门挡住,只能自顾自的接着啃能量棒,过了一阵Root的声音再次传来:“Sameen,能帮我拿一下衣服吗?”

Shaw还反应了一会这是在叫自己,她抬头看向浴室,Root的头从门缝里探出,露出刻意讨好的乖巧表情,Shaw抄起桌上的餐刀飞了过去。

“滚!”

好在怒火没让Shaw忘记这是别人家的事实,所以Shaw决定自己滚,她在心里诅咒Root在浴室滑倒从此半身不遂,怒气冲冲的踹门而出,不管家里那一对准备干什么瞎眼的事情,她都要回去了。

等等。

Shaw想起Root之前跟自己说过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Shaw留级的,所以今天Finch突然说到名次的事她还真不是很在意。

不过自家哥哥作为副会长都抹不掉的记录,Root有什么办法。

Shaw在原地站了一会,还是决定给Root打了个电话。

“Hi,Sweetie?这么快就想我了?”电话几乎是立刻被接了起来,Root的声音即使通过电流还是甜蜜的让人想摔手机。

“你之前说不会让我留级是什么意思?Finch说那些记录就算擅自篡改老师也是知道的。”

“很简单啊,你这次成绩不错就可以了。”Root接着Shaw的话不以为意的说道。

Shaw用一个白眼表示自己是学习差但是不傻:“你知道我的名次,年级前十?还不如让我一个学期不打架容易。”

“没关系的Sam,我用会长的名义向老师保证就算你不上课也不会影响他们年终奖的。”

“等等,也就是说我这次没做到你会长就不当了?”Shaw听明白了Root的意思,她甚至还忽略了Root已经熟练的叫上了她的名字,然后成功被Root毫不在乎的语气激怒。

“反正做会长的也是Harold,我们都没损失啊。”Root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解释了Shaw的疑问。

这回轮到Shaw沉默了,她忍着把电话捏碎的冲动,用着想要将Root家庭院地砖踩烂的力气走了回来。

“滚过来给我开门。”

Root耐心的等了一会,直到Shaw的声音同时从门外和电话里传来。

Shaw讨厌死了Root脸上我就知道的表情,但她还是不能揍过去,她为Root开了个我很生气却不能打人的先例,然后就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她坚持下去。

“要是你因为我被赶出学生会我也会面上无光的。”Shaw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这伤好歹我也有一半责任。”

Root等着Shaw说完自欺欺人的借口,将门又开大了一点让Shaw进去,微笑着回道:“怎么可能,你在我心里永远光彩照人。”


一游戏起来根本码不出字(┯_┯)


评论(3)

热度(98)

  1. JFM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