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Truth or Dare引发的狗血言情(校园AU)

二次元同人写多了一股子日式风格大概,渣文笔见笑。开头是因为412觉得双R组合真心颜值高的闪瞎,当然,邪教异性恋不约。

目标是冬歇三周内完结。

其实是想写个不用拯救世界,只用彼此救赎的东西而已。

1

Root,又或者说Samantha Groves,绝对是这所校园里最值得憧憬的人。

你可以不认识这所学校的学生会长,但你不会不知道三年级考试头名的常客,上述两个你也可以都不知道,但三年级有个漂亮的妞,你绝对不能错过。

Root从入学以来收到的情书连起来可以围纽约三个圈,唯一能与她媲美的大概是体育部长John Reese了。

值得一提的是,Reese先生现在是Root小姐的男朋友。

“这主意真是棒极了,托我光芒万丈的好妹妹,什么后援会来着终于放弃骚扰我了。”惯例放学来接Root的Reese表示无人追着树下求爱的感觉真好。

Root侧头微微一笑:“是啊,托你的身手,那些男生甚至都不敢靠近我了。”二人对视一眼,觉得不同姓氏真是相当好用。

当然Reese并没有把其实他们就算靠近你你也有电击器不会有事的这句话说出口。

学校里的人并没有想到Reese和Root会是一对重组家庭的兄妹,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两个人的硬件条件又都优秀的可怕,不过熟知自家妹妹另一面的Reese,表示我们只是看起来般配内在什么的我又不是个抖M。

享受着四周羡慕的视线,双R以恩爱你们一脸的架势慢悠悠的往家走。

远处一辆自行车快速的穿过了街道,眼看就要撞到Root,Reese自然地将妹妹护在了怀里,绅士的为她遮住了被风带起的裙角。

明天大概会上校报头条吧,会长和部长的完美组合什么的,习惯于此的Reese倒是不在意两人暧昧的姿势。

不过Root这一副已经掉线了的样子还是拉回了Reese的注意力。

Reese推了推还在自己怀里的Root,有些奇怪她怎么一直盯着自行车远去的方向,这才想起了什么:“那不是Finch的妹妹么,又去打架了?”

Root悻悻然的轻声念了一句:“要是撞上多好。”

Reese以为自己听错了,只顾着给Finch发了个短信让他给妹妹准备好医药箱,一回头才发现Root忽然扬了扬嘴角。

Reese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这个看见猎物的诡异笑容,他还以为有生之年不会再见到了。

Root当然是认识那个骑自行车的女孩的,说是认识,也只是单方面的调查过而已。

她哥哥喜欢的Harold Finch是自己的副会长,作为唯一能和她争第一又是哥哥的心上人,Root早就把Finch 的户口本详细调查了一遍。

得益于她凌驾众生的电脑技术,Root知道了Finch的妹妹。

Sameen Shaw,一个她除了电脑和那个人之外,很久之后再次产生兴趣的东西。

不同于自己和Reese,Shaw是Finch的亲妹妹,同母异父姓氏不同,恐怕除了Finch对Shaw的关心之外,再也找不到两个人是兄妹的证据。

和副会长Finch产生强烈的对比,Shaw是个不折不扣的问题学生,Root几乎没怎么见过她脸上没伤的时候,甚至还能看出Finch日益精进的包扎手艺。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每天都在无意识的看向那个女孩,Root才会承认自己的诡异兴趣,不过自己作为云端的学生会长,又该怎么认识她呢。

说是Reese的妹妹不好,这样她显然会变成Reese的附属品,Shaw和自己很相似,除了打架受伤之外,并不会过多的在意其他的事物。

如果想让Shaw记住自己,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很重要的,Root偶然听到Reese说Finch埋怨如何取消Shaw的迟到记录。

于是Root连着一个星期主动担任早晨关门时间的监督员,结果Shaw一星期都没有赶在关门前用正常途径进学校。

所以Root还是挺乐意刚才被撞到的,她知道Shaw一定会停下问她受没受伤,两个人也许还能一起去个医院加深关系什么的。

直到后来某一天,Root还是有些庆幸那天并不是她们第一次见面。

 

2

Shaw最近火气非常的大,倒不是Finch又在念叨她回家太晚,也不是街上的混混总被送进医院所以她莫名成了纽约都市传说中的膝盖侠。

天知道那些混混怎么长那么高,膝盖是最好废的位置了。

Shaw从墙边探出头,确认了周围没人,翻身跳了下来,缕了缕头发,在操场边的水池简单洗了洗嘴角的血迹。

这种感觉又来了,Shaw回头再次仔细观察了四周,这种总被人盯着的感觉倒没什么,Shaw气的是许久以来自己一直没发现到底是谁盯着自己。

要么就放学别走,天天跟别人后面看能看出什么?

连着一星期发泄怒火,完美的错过了早上关门的时间,只得翻墙进来的Shaw觉得自己更生气了。

“Shaw你真的不能再迟到了,这几天会长亲自查门,你的记录可是我抹不掉的。”Finch的电话打了过来,并提醒她现在第一节已经下课了。

远处结束体育课的学生正在陆续往教学楼里走。

“我说你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怂?”同班的Natasha在门口堵住了Shaw:“一个游戏而已嘛,至于一星期翘课成这样?”

Shaw脸上一怔,还真仔细想了想是怎么回事,“truth or dare,remember?”Hill也加入了讨论,提醒Shaw某晚她们游戏时Shaw还欠了点什么。

Shaw点点头,不耐烦的回道:“行,我也没什么你俩不知道的,要挑战什么说吧。”

如果不是最近心情确实不爽,Shaw肯定不会这么利落答应这两货,Natasha看上去似乎早有准备,她指了指远处正往楼上走的一群人。

“三年A班的Samantha Groves,我们的会长,就算是你也该知道吧。”

“知道,我哥的宿敌什么的。”Shaw迅速地瞥了眼楼梯,在Natasha诡异的笑容下几乎是立刻准备回绝对方,但Natasha还是快一步说出了此次的惩罚。

“学姐我喜欢你,一个字都不能落下。”

“FXXK...”Shaw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直觉却告诉她这事还没完,果然Hill跟着说道:“其实我们是想看你和Reese部长谁打架比较厉害,大家还开了赌局呢,顺便一提,虽然大家都支持Reese,不过我和Nat都买你赢哦。”

“早说是打架啊。”Shaw的心情顿时转好了些,这种正大光明揍学生会成员的机会可不常有,Shaw略带期待地挥挥手:“好了好了,我上去就行了吧。”

大概没料到自己也算半个风云人物,刚站在A班的门口就有人吹了声口哨,坐在Root身后的Finch也是难得看到妹妹过来,正准备起身过去迎接。

门口的学生喊了句会长有人找。

Root先是皱眉愣了一会,她还在悠闲的欣赏Shaw站在门口局促不安不时回头张望的样子,显然Shaw在三年级唯一认识的人是Finch,但转念一想,以Shaw的性格来找Finch应该是直接冲进来,怎么会这么礼貌的拜托同学喊人?

刚刚是不是有人叫自己来着?

Shaw一拳砸在门上,隔着一个班的学生冲坐在窗户边的Root喊道:“赶紧出来,就是你。”

整个班级顷刻安静下来,都露出了这货是不是要揍会长的惊讶表情,Shaw也稍微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来打架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还冲着仍旧发呆的Root招了招手。

Root被Shaw努力装出来的乖巧神情逗乐,这才重新挂上优雅的制式笑容,用着甜腻到能让人腿软的声音问道:“什么事学妹?”

Shaw飞快地说完了Natasha让她说的话,即使她的人格障碍让她并不太了解喜欢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不过鉴于她还是知道这事的唐突性,所以Shaw很贴心的在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Root面前晃了晃手:“Groves?”

Root的眼睛微眯了一下,确切地说在那么一瞬间她想好了数十种如何回答Shaw的话,她不是没注意到楼梯转角躲着的家伙,再看着Shaw说完后立刻补上的白眼,多少也猜到这和最近二年级里传闻Shaw和Reese谁比较厉害的赌局有关。

令她意外的是Shaw好像真的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这样才增加了游戏的可玩性不是么,Root极其挑逗的一笑,伸手帮Shaw捋了捋挡住她视线前的那两撮头发,回道。

“you can call me Root。”


评论(20)

热度(192)

  1. JFM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
  2. 锤锤的增高垫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