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圣诞贺文 Merry or Marry

大锤在剧中从三无到傲娇真是根妹调教的好。

外人面前傲自己人面前娇妥妥的。

 

纽约的街头很早就被圣诞节的气氛包裹,就连大战三百回合的Samaritan和TM都决定给自己的执行人放个假,至少是这两天。

地铁小分队难得舒服的呆在一起,Finch正积极的布置圣诞树,Root有一搭没一搭的帮忙,Reese和Shaw坐在远处擦枪。

地铁站安静的诡异,Finch咳嗽了一声,随手打开了桌上老旧的收音机。

“MerryChristmas!圣诞大酬宾!情侣就餐有机会抽取海景套房!”一档访谈节目后插入的广告成功的点燃了什么。

Reese和Shaw同时将枪拍在了桌上,心里又对Samaritan狠狠记了一笔。

为了这个平安夜,他俩寻觅了很久的一家氛围极好的餐厅却告知他们已经被人包场了。

被Decima公司。

于是提前赶来点餐的Lambert和Martine被对面特工教做人后,由于节日留下的心理阴影获得了餐厅当晚最大的火鸡,能打包回家的那种。

Reese和Shaw打空了子弹,只好先回地铁站补给,此时再听到这句圣诞快乐,简直就是嘲讽他们到手的兔子被老鹰叼走了。

Reese还摆着高冷的表情生气,Shaw倒是觉得自己被提醒了,她低声念了几遍,抬头对上了Reese揶揄的目光。

“Shaw,你不会连MerryChristmas这句都要练习吧。”Reese只隐约听见Shaw反复说着前一个单词,后面的没注意,自然以为Shaw别扭的连句祝福也说不好。

“哦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Reese愉悦的打了个响指,成功吸引了三人一狗的注意力。

“今天之内,谁先说出MerryChristmas这句话,谁就明天请客如何?”Reese的话不出意外的得到了Shaw的白眼,倒是Finch和Root点点头,觉得还挺有趣。

“这也太简单了Reese,我觉得你已经可以去预约座位了。”Shaw笑的极为挑衅,披上外套撂下一句我出去了。

“打电话说也不行,机器会帮忙监督的。”Reese不忘在身后提醒Shaw,Finch疑惑的挑了挑眉,Reese这个提议,似乎有些针对Shaw的意思。

而Shaw又好像胸有成竹的确定是Reese先输。

Finch 和Root对视一眼,Root显然跟他想到了一起。

“不如问问机器他们想干什么?”Finch试着提议道,Root耸了耸肩:“机器表示她已经被威胁过不会透露那两个人的行踪。”

被威胁?!Finch大概能想象到这两货举着枪对着摄像头的样子。

Root也歪着头想象了一下,立刻抬起手半遮着脸忍住笑。

能拜托机器这样无聊的事也是醉了,站在店员面前的Shaw觉得这真是蠢透了,也不知道是说Reese的主意还是自己会在这一天出来购物这件事。

一个小时后,Shaw揣着包好的小盒子回到了地铁站,Reese和Finch已经不见了踪影。

“别紧张,John只是陪Harold去买其他的装饰了。”Root走上前拉住了就要端枪出门支援的Shaw,Shaw却因为Root突然的靠近猛地缩回了原本要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手。

不自然的躲过Root凑上前探询的目光,没注意到Root倒是有些惊喜,Shaw虽然侧着身阻止了自己的靠近,不过抵在她肩膀的手也没有推开她的意思。

这个姿势倒不是很舒服就对了,Root的左手抓着Shaw的右胳膊,凭着身高优势望向Shaw的口袋,她是很享受这个姿势能看到的其他风景,不过腰确实很累。

Root突然弹开了几步,露出了一脸糟糕了的表情,心想着Finch送给自己的那张健身卡扔在了什么地方。

“喂喂,没什么事吧。”Shaw以为是机器跟Root说了什么,赶紧跟了上去,正好看见Root在机器的提示下举着那张健身卡时安心的神情。

“拜托Root,体力活交给我不就好了。”Shaw非常不屑的坐在了一边,又补充了一句:“你那么长的指甲怎么打人?用挠的么?你又不是猫。”

Shaw对自己奇怪的比喻搞到莫名,耳边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熨斗还是电击,选一个吧Sameen~”

“等等咱们这什么时候买了个熨斗?”

“不然你以为John的西服是自己的变得那么平整?”Root学着Shaw的样子翻了个白眼,边称赞着Finch的贴心边对熨斗粉红的配色表示不敢苟同。

“要不要帮你也熨一熨?”Root举着熨斗靠近,但声音绝对称得上甜腻,Shaw看着她前进的路线和溢开的狡黠笑容,脑海中浮现出了至少十个如何制服Root的画面。

她胳膊的伤大概刚好不久,现在又是冬天,在卸了Root的肩膀和什么都不做之间犹豫了片刻,Shaw只得瞪着眼看着Root的熨斗离自己的脸只差了十公分。

蒸汽声戛然而止,Root略带可惜的看了眼被拽掉的插头,悻悻然的将熨斗放了回去。

Shaw赶紧松了口气,抹了抹脸上的汗,是被熨斗的热气熏的,事后Shaw这么说服了自己,赶紧翻身躺下说要睡觉。

她确实是累了,起了大早却吃了几梭子弹药,就是铁血特工也得在节日休息一会,更别提克制住自己不废了面前威胁她的人有多难了。

当然那也不能算是威胁,应该算是Root表达爱的方式。

Shaw恍惚间这么想着,身上忽然多了些重量,毛毯绒绒的边角轻挠着她的脸颊,再然后是带着淡淡香味的手指滑过,轻轻撩开了自己额前的碎发。

也许是室内太过温暖,Shaw直到晚上才又醒了过来,坐起身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圣诞树上那颗闪着微光的启明星。

看来Reese和Finch是回来过了,大概Reese是找到了更好的餐厅,正一脸幸福地为老板倒满红酒。

不过Shaw却哪都不想去,床头还放着她最爱的那家三明治,Root坐在不远处,敲着键盘专注地盯着屏幕。

Shaw突然觉得这就是最棒的圣诞节了,虽然她不太想承认这其中大部分原因是与之前的那些相比,现在这里多了Root。

“如果你是饿了大可不必这么盯着我。”Root指了指床头的牛皮纸袋,视线依旧没从电脑上移开分毫。

“好吧Root,所以你是打算和机器度过圣诞节么。”Shaw摸了摸口袋里的盒子,甚至并不意外自己会听到Root回她一句yes。

Root抬头看了Shaw一眼,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地站了起来,“圣诞礼物对么,早都准备好了哦~”

圣诞树边已经堆满了Reese和Finch为小队成员准备的礼物,没准还有Fusco和bear的,Root在里面翻腾了一阵,找到了送给Shaw的那个盒子。

Shaw露出了微微迷茫的表情,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走到Root身后的,Root转过身来看了Shaw一会,又抬头看了看闪烁的圣诞树星星和墙角摄像头明灭的小红点。

这两样东西都足以让Root确定此刻的真实性,她在Shaw漆黑的眼眸里看到了只属于自己的那点专注。

这份意外的惊喜显然能让Root忘记Reese先生上午说的话。

“MerryChristmas!”

“Marry meplease?”

Shaw刚说了什么?!Root抬手扶了扶耳后,似乎想让机器重复一遍,墙角摄像头的红灯却已经灭了,机智的没有留下刚才那一幕的任何影响资料。

Root第一次觉得还有自己的智商驾驭不了的场景,她沉默了一会,晃了晃手上的盒子:“上回维加斯枪展你看中的那把USP?”

Shaw难得一副早已看穿一切的笑容,Root因吃惊而不确定的样子绝对足够自己取笑她一辈子。

一辈子,Shaw还是第一次发现她会产生这种概念,源自于一种也许真的到死都会和Root死在一起的微妙感。

这会轮到Shaw被自己吓到了。

但系统重启后的Root可不会给她反悔的机会,趁Shaw发呆的时机抢走了她手上的小盒子,脸上止不住的笑意充分说明了她对Shaw眼光的肯定,各种意义上的。

虽然还有些许对Shaw可能预支了Finch好几个月薪水后吃不起牛排的同情。

还有机器在耳边说了,只要不告诉Shaw她还是可以把刚才的音频资料拷贝一份给自己的欣喜。

“Sam,求婚难道不应该跪下来么?”Root反问了一句,也是料到了Shaw接下来会因为自己的调笑而怒不可遏的样子,好心的打算自己给自己戴上去。

Shaw愣了一下,好像在确定自己是跳过了一个环节,Root也没有预料错,但Shaw是在生自己的气,她也是第一次这么做,鬼知道有那么多规矩。

Shaw翻了个突破天际的白眼,一把夺过了Root手上的戒指,单膝跪了下来,别过脸咬着牙说道:“愿不愿意。”

“Absolutely。”Root伸出手看着Shaw野蛮地为自己套上戒指,抬头冲着摄像头眨了眨眼。

录下来了么?

耳边的电流声缓缓地回了句,absolutely。

 

圣诞节当天。

“Root为什么请了全纽约最贵的牛排还这么高兴?”

“Mr Reese,如果你拿下墨镜的话就会看到Root无名指上那个足以闪瞎bear的钻戒了。”

“哦,那我还是戴着吧。”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补药再拿锤锤的感情缺失虐人了,她只想做个安静的逗比。

跪求小乔趁着SS生孩子的这段时间轻虐Root。

最后all hail Root and Shaw。


评论(7)

热度(135)

  1. JFM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
  2.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熊猫睡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