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放弃吧,死宅和现充没戏

存档

菅井友香甫进小区就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她的居住档次算东京地区的前列,理应不该被某些图谋不轨的闲杂人士盯上才对。

女孩子的第六感向来在这种事上都准得可怕,从远处假山长廊溜过去的人影不是错觉,看来状况更趋近于有埋伏在前面等着。

难道是想干掉自己好继承那些手办?

菅井胡乱想着奇奇怪怪的原因,显然菅井氏二女儿的头衔更具吸引力,不太有富豪千金认知的人攥紧了手机,随时报警,还有那罐不知道过没过期的防狼喷雾。

没料到后者还真猜了个轮廓。

她记得那张面孔,事实上见过守屋茜一次,就彻底忘掉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对方有着一切阳光爽朗的美好品质,与艳丽迷人的皮囊相得益彰。

守屋今天只化了淡妆,菅井不知道怎么首先注意到了这点,她来回看了看确认似乎是在等待自己,却衷心地希望摆成心形的蜡烛和那捧花,不是在等自己。

守屋清了清嗓子,看起来有些不符合浑身张扬的怯懦,她像个几十年才陷入初恋的小男生,声音紧巴巴地喊道:“请和我交往吧菅井桑。”

比自己年纪小,菅井姑且冷静地判断着,敬语加得着实不合时宜,等等,她是在说交往吗?

菅井愣了几分钟,埋怨着是不是公司开会绕晕了思维,早起的咖啡仅够支持部分大脑工作,全用来应付企业季度收支总结了,可她也不能对着替自己打工的负责人说,不好意思,熬夜补完了番档,很困。

可能是守屋昨晚对月老星的许愿奏效,急于回家补眠的菅井回了好吧,还教养极佳地跟上了明天见的礼貌措辞。

至于万分激动的守屋因此踢翻蜡烛燎了落叶的后续,菅井还是在小区消防安全警示上看到的。

所幸公寓的大门隔音良好,在守屋唯唯诺诺敲了数次,都没能影响到卧室主人的休息。

入夜前睡饱的菅井揉了揉眼睛,回忆着白天发生过哪些忽略的事件,考虑要不要抽空完善工作内容再打开PS4,终于记起了涉及邻居的一茬严重意外。

从脑海里搜刮着有关交往的注解,菅井挣扎地为同样单身许久的本人科普,答应交往,等于开始和那个人谈一场恋爱。

而她确实答应了。

震惊。

菅井淡然地在床上打了个滚,翻身拿过手机给自家姐姐拨去电话:“帮我查一下守屋茜这个人。”对面兴致勃勃地反问:“东京湾预定?”只听到妹妹平静地回道不是。

仔细追究起来她对守屋知之甚少,两个人的相遇勉强能称作缘分吧,这座小区不是多热闹的场所,同幢楼能留下印象的也需要长年累月。

守屋是菅井朋友中的异类,或许根本不能归到朋友的行列,家境迫使人从小深受君子之交的荼毒,匿名在二次元论坛还聊得多些,酷爱宅文化的菅井生活里算是过度孤身。

邻居那位死现充就不一样了,菅井掩着嘴轻笑,不自觉地冠上了奇怪的称谓,她很少出门,偶尔去公司兼着购置日用品,碰到的还是已经晨练回家的守屋。

纯白的运动服搭配潮红的脸,挥洒青春的选手和消弭时光的自己,简直就是彼此人生的大反派。

真正见面的次数还算多的,对话呢,也就止步于你好的阶段,菅井不是不懂人际关系的菜鸟,只是不习惯应付现充阳光普照大地的温暖。

分手吧,在此之前先诚恳地道歉。

打定主意后压抑了许多紧张气息,守屋又咚咚咚地敲门了,宅们的预想画面总不如galgame般发展顺利,菅井还是慌乱了一分钟,才斯斯文文地整理好着装。

喔,不能穿着宅t恤见人,迅速甩下了套头的宽大上衣,菅井换了熨烫妥帖的衬衫,没忘记顺手戴上玄关的丝框眼镜。

守屋一副被冲击到的讶然,她微张着嘴挪开了关注胸口的视线,手舞足蹈地比划了半天才徐徐问道:“吃晚饭了吗?”

没加菅井桑的突兀进步让空气流动了不少,戒备十足的宅女微妙地越过她身后查看,确定新晋女友不是抱着进屋的想法才摇头,虽说转念就后悔了,这个仿佛给了守屋续写剧本的举动。

菅井眼前蹦出来两个方形选项,去,不去,其实选哪个应该都无伤大雅,奈何人是铁饭是钢,被肚子出卖的菅井重蹈覆辙,用惊人相似的历史回答,好吧。

“还有几个朋友在,不用紧张的。”

女士你的同手同脚不是这样说的。

被身前的守屋再度逗笑,菅井锁好门跟着她进去,果然是符合现充身份的装修风格,嗯,还有稍微透出的那点暴发户土豪气质。

“呦,茜的女朋友晚上好。”自来熟的短发女生大咧咧地凑过来,从厨房传来了另一个女声嚷嚷:“爱佳你是不是又偷吃我的南瓜了?”

菅井偷偷松了口气,都说自己不擅长和现充打交道了,好像也有女朋友的人生赢家走远,菅井才抓住了被邀请的症结。

“你也有女朋友?”菅井恍惚发觉现在的口吻很是羡慕,厨房里的一对暂时不讲,除了自己的女朋友守屋,身边这位板着脸装酷的女生,明显就和剩下的仙女是一对嘛。

“不…不是…”以肉眼可见速度脸红的年下害羞地瑟缩进了角落。

“还没告白呢。”守屋神神秘秘地靠近她耳朵,热气贴着侧脸撩过,菅井可不敢转动脑袋哪怕一个厘米,放空地听完了守屋为她介绍的姓名。

同样羡慕守屋有着互开玩笑的朋友,作为主人被催促着帮忙,志田喊了同处一室就快要不能呼吸的理佐,长滨端着餐前点心,一盘南瓜招待菅井。

仙女,哦不是,梨加安静地看向厨房忙碌的背影。

“和女孩子交往会不会很奇怪?”她试探地挑起话题,毕竟家庭儿时的教诲颇深,虽然给了女儿们足够挥霍的自由度,但菅井仍旧保守地笃定了按部就班结婚的未来。

自己的信仰归信仰,总也不忍心随意伤害单纯的家伙。

“很麻烦就是了。”长滨鼓着脸埋怨志田的天真,倒是梨加用有别于那张脸的低音说:“不会的,因为很喜欢她。”

唉?你明明听到女朋友几个字的时候一脸问号啊?

“久等了。”守屋打断了菅井还要探究的好奇,她回应道谢的方式是漾开的笑容,而菅井也咳嗽了一下掩饰情绪,暗自想这大概才是全部的守屋茜吧。

说是宅女的反面偏于片面了,那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出门的是守屋,这个木讷得平易近人傻笑的也是守屋,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女生,与自己无二,真诚到了无法躲避。

菅井不讨厌对立的守屋,能称之为好感的态度也在刚刚诞生,她是没有挑战新鲜事物的决心,可守屋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坚强,如果当众告白还不能算的话。

要试着交往吗,答案早就在并非问句的自言自语中了。

还是分手了吧,这是第二天大清早守屋叫她去打网球后,立刻拒绝的菅井关门前想到的。

她又不可遏制地想到了宿敌,守屋是个彻头彻尾的户外派,行为准则跟宅们可谓格格不入,请问哪位不用工作的宅要在白天出门,而不是睡觉将晚上的光阴来打游戏。

坐在网球场边上的菅井如是想。

打着哈欠看守屋和教练有来有往,感谢过往的恋爱动画提供教程,菅井眯着眼温和地握住了教练的手腕,在守屋去喝水的空当说:“离我女朋友远一点。”

不管怎么说,她身体里流淌的都是菅井氏当仁不让的血液,完美诠释了不合常理的占有欲,教练瞧了眼胸前乱飘的狙击红点,恨不得立誓保证不再对学员毛手毛脚。

菅井满意地回到了守屋旁边,对方很贴心地发现菅井不太热衷球类,即使她很想坦白自己对运动都兴趣缺缺,最后还是妥协地叹着气:“我比较喜欢骑马。”

守屋还真跃跃欲试地准备打电话约场子。

就像跳过了太多环节的不适应感,菅井模糊地也意识到守屋的积极性在哪,约会是情侣必备的项目,然而连夜打通几部纯爱向的菅井不懂,和庶民挤在一起看电影,和庶民坐在路边喝饮料,这些庶民的事物怎么能让你更爱恋人。

精神异常的守屋对此倒不介意,菅井猜测着这是交往过程中的笨蛋效应,她俩相约走下了楼,停在了花坛的石头凳子,聊了些日常到尴尬的对话,又沉默地目送着夕阳消失在天边。

菅井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说道:“新番开播了,我,我先回家?”

“那…那我陪你?”守屋忽然的小心翼翼让菅井走了神。

她没想过自己的生活对守屋来说也是鸿沟,不同于上次朋友们的插科打诨,搓着手走进玄关的守屋一点也不勇敢,在菅井的余光中她做了个必胜的手势,害得房间主人抖着肩膀强忍住了笑。

对现充而言的确是大魔王的巢穴,五颜六色的周边旗帜和分类,整整三面墙的手办展示柜,摆的都是守屋叫不上名字的小人,她别开目光对衣着暴露的不忍直视,又跟那些帅气的男性角色比了比颜值。

好幼稚,菅井腹诽着打开冰箱,连果汁都是纸片人封面的限定款,短暂地忧虑了几秒守屋是不是熊孩子,现充,又名客人小姐,触碰到柜子的玻璃门就跳开了。

现充永远不能理解二次元为什么热爱动画片,当菅井为钢之炼金术师的场景抽泣,守屋半抱着女朋友无从安慰,责怪自己还觉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好看宛如禽兽。

哭过的眼睛呼应了困倦,菅井倚靠守屋毫无防备地睡着了,是清楚运动型女友的力气大,但躺在床上醒来才后知后觉,抱歉地回了昨晚错过的家姐电话。

从出生到今日的资料都呈现在屏幕里,菅井戳了戳幼年体照片的小胖脸,向下滑动阅读着宫城的守屋一门。

“说吧,这个女孩哪里得罪你了。”姐姐隔着电波幸灾乐祸地询问,论活着的三次元生物,不算她的马,菅井还是第一次对某个人有所动容。

“东京湾的水凉了吧,扔进去恐怕会感冒的。”调动了为数不多的冷幽默细胞,菅井听见了门锁打开的响动,匆忙跟姐姐说了再见,她跳下床去迎接拎早…拎午饭的守屋。

身上带着露水的清新味道,台词却是古怪的熟练:“友…友香,要不要和我一起去comic market?”

捕捉到关键名词的菅井抬起头,含着食物用眼神表达了疑惑,守屋晃了晃为此做功课的笔记,在老饭提出同人本后红着脸说:“我知道展览都有些什么的。”

菅井甚至认为建议自己出cosplay的人不怀好意。

撇开交往这一层的不明不白,菅井对宅文化并没有隐瞒的必要,也不是夸张到亲妈都认不出来的装扮,凭借脸就赢得了相似分数,乍一比较,她和守屋真的不至于产生区别。

开幕的现场照例人满为患,守屋牵着自己的女朋友,默认了她的未经允许,菅井只拽着在关注过的摊位前驻足。

在认识菅井前守屋对二次元一窍不通,她插不上话,好不容易等到表演阶段,和菅井讨论新番的小姐妹们离开了,正要开口的她又被工作人员拉走。

被抽中参加舞台活动,菅井嘀咕了一句幸运,微笑着送走了不知所措的守屋。

那个人的魅力是如此突出到无法侧目,是现充光环吧,菅井盯着人群中间的女朋友,她不由自主地问道:“茜喜欢我哪里呢?”

现充到底喜欢死宅哪里。

守屋怔住片刻复又扣住了菅井的手,侥幸的神情也堪堪担心了,万一菅井直说我改的恐怖宣言。

本质的最大功劳在守屋是个热血又冲动的人,当然鲜花加蜡烛是志田的安排,告白的演讲稿塞在守屋的口袋里,因为见到菅井的瞬间都忘光了。

她喜欢她,精确到与邻居的初次交流,阴沉着脸的女孩不失稳重,后来才总结出那是菅井早晨的固有状态,饶是睡美容觉的自己都判断出,对方没准是个熬夜不偿命的。

她喜欢她,追溯到险些认不出来心上人,那个时间点貌似还不是的,守屋回想,她非常喜欢菅井戴着眼镜的样子,西装包裹的年长像威风凛凛的神袛。

她喜欢她,还原到沉迷人间烟火的宅女,要努力计算才能恰好遇见,抛弃破门而入的方法,怎样能离得再近一点,更近一点,或者把决定距离的荣幸交给苍天。

菅井捂着足以振聩的剧烈心跳,却不舍得用场地音响太吵的理由,那是为守屋叙述而伴奏的动摇,她回握了十指相扣的手接道:“不用说了,交往后的细节我全程参与过。”

在不被宅女所知的过去中,现充卸下了光环和骄傲,菅井还分不出心思去想自己能做什么牺牲,多踏出家门算吗,未来的计划明天再制定也来得及,她的首要任务难道不只是,告诉守屋可能尚处在萌芽的,与之对应的那一句。

我喜欢你。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