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志睡双alpha

存档

志田爱佳下定决心要拯救直男兄弟于水火,这是身为一个铁血优质alpha的责任,她可怜的渣酷同伴渡邉理佐,在十八岁那年的夏天分化成了omega,水仙花浓郁的味道几乎立刻暴露了身份。

年长些的成员开玩笑说志田也很像,她生日稍晚理佐一些,边对摄影师说把我拍得帅些,边比出了就是超帅的pose说:“我绝对是个alpha。”

这次居然没有事与愿违,志田终于成为了她认为符合自己设定的族群,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大家的态度都是终于。

而平手友梨奈尚处在未成年的无忧无虑中,志田视线下的长滨·大魔王·ねる正围着小青年聊天,对方一定是个omega,她笃定地想到,推了推身边的理佐:“拍完就分手,是不是她嫌弃你也是个omega?”

理佐没抓住也的关键词,她解释道:“其实我有a…”

“别说了!你看她总缠着友梨奈,一定是在玩养成。”志田列举了长滨平时热爱贴近的成员,斋藤冬优花不幸身中数枪,连刚刚脱单的菅井友香都被拿来拉娘。

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帅气,志田挺身而出当场立誓要拿下长滨为民除害。

毕竟自己可是出门至少有二十个beta为之尖叫的角色,无论脸还是人格魅力,志田确信像长滨这样可爱款的女孩子都会倾心。

理佐对挚友又双叒叕钟意某个人不予置评,单纯认为贯彻计划的家伙石乐志,隔着几名成员的站位给长滨递水瓶会不会太浮夸,虽然练舞后唇红齿白的少女连汗水都流下了好看的弧线,但你一个青空组跑去夕阳下会不会太奇怪。

她绝对是个omega。

志田就像当初确定自己一样,长滨扬着无辜而清澈的上目线,嘟了嘟嘴巴连往常绵绵的声线都软了不少,她对志田说了谢谢,咬着吸管仍然将红色的唇膏印了一圈。

如果这样的萌妹都不是受又有谁是呢?

你说全团总攻渡边梨加?pe酱是最棒的,pe酱就是正义。

志田单手撑着墙壁站定,撩过碎发露出性感的耳朵,她低着头凑近长滨诚恳道:“能指导一下我沉默的大多数舞步吗。”

都跳过几万遍的舞了理佐疯狂翻着白眼,长滨却没有任何犹豫地欣然同意,鼻子微微向上皱了皱,背过志田给了理佐一个放心的表情。

排练后的疲惫让信息素外泄,志田曾听别人形容过,那种不可名状的味道像是为了凸显主人的睿智,不过志田并不在意信息素是多聪明的存在,她要将长滨软乎乎的身体搂在怀里,再好好品尝一下其中的美味。

“好累,我们回去吧。”长滨伸了个懒腰,大幅度的动作催促着诱惑因子又铺开了些,她从志田的粉红色滤镜中走出来,充满撒娇意味地靠上肩膀。

进展会不会太快了。

志田暗自嘀咕着,队友间的相处加同为98line的情谊,两个人早就熟到不能再熟,可是往标记,甚至恋人方向转移,志田希望是在一个浪漫唯美的环境下。

“今夜月色真美。”

路过走廊的时候,志田偏过头看向窗外说道,半张脸隐在黑暗中神秘而真诚,长滨似乎因为这句话的暗示微微侧目,耐心等着志田的邀请:“要不要去天台赏月?”

不管这个提议有没有傻到爆炸,长滨还是笑眯眯地答应了,楼顶真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志田为她的行程安排打了满分,挨着在月色下令人心动数遍的女孩,脑袋里装着的全是几分钟后在上面才能看到的美好风景。

嗯?剧本是不是不太对?

志田逐渐释放自己的alpha信息素试图引导发情期,偷偷摸摸地伸出手打算扯住长滨的左肩,用一个双人舞的霸道姿势压住眼前的omega。

长滨的确在忍耐什么的样子,漂亮的脸蛋随即被笑容渲染得更加艳丽,她钳住志田的手腕,借着俯身过去的重力按倒了毫无防备的人。

我喜欢主动的,志田最后得意洋洋地想着。

“其实理佐跟我说我还不相信。”长滨用一种近乎惊喜的声音开口:“爱佳果然是南瓜味道的,好喜欢。”

如果上下对调,这句告白志田一定放鞭炮庆祝,但她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原本该具有压倒性的生理武器被缴械,长滨逆着夜风,信息素漩涡式地席卷而来。

那是异常芬芳犹如天使降临令人精神抖擞宛如重生感受到人世间一切美好与幸福让人不由的想到在母亲怀中的安全感与温暖使人忘却一切忧愁重新振作起来面对惨淡人生创造崭新一刻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的味道。

同类的博弈在瞬息就能分出胜负,长滨那占了三行字符的信息素强烈到炙热,在志田耳边叫嚣着她未经验证的事实。

这是一个正统到逆天的alpha。

“你你你你怎么也是?”组织着反抗的微弱力量,志田还残存着一丝理智,她知道自己要是先质疑长滨好像又胖了,那这个天台决计也走不出去的。

“我一直是呀。”长滨咬着志田的锁骨含糊回道,她当然不介意即将共同成长的队友属于a还是o,她挚爱南瓜,也非常喜欢志田爱佳。

输了,志田微张着嘴陷入绝望,力量或者味道,她都赢不了势在必得的长滨,居高临下的alpha满意地亲了她一下,舔了舔嘴唇赞赏着志田投降后甜美的南瓜香。

“呜呜呜a怎么能和a(哔---)”

“大家都是女孩子嘛。”长滨皱着眉可怜兮兮地趴在她胸口:“还是说爱佳不喜欢ねる?”

“喜欢喜欢…”小孩子般赌气的哭腔,志田埋怨着年少无知的自己,她怎么没相信最初的直觉呢,长滨·早剧透过了就是大魔王·ねる哄着她说:“别哭了亲爱的。”

我们铁a从不哭泣,被缠着吻住的志田只能在心里狡辩,她喘着气妥协道:“能…能不能先回宿舍。”

“这不是你选的地方吗。”长滨摇着现出实质的恶魔尾巴说:“不换。”

 

以下省略一万字和谐共建美好社会的内容。

 

 

Ps

“ねる,有件事我要告诉你。”德谁拍摄现场,理佐抱着长滨在她耳边暧昧道:“爱佳的信息素是南瓜味。”她盯着亮起双眼的战友害羞地补充:“现在可以教我怎么追x冷淡了吧。”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