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时尚界设定

桥本pov

桥本将最后一张设计稿悬挂起来,来回审视数遍始终游移着决定,边啃着苹果边蹭上来的松村花式夸奖,习惯她蹭吃蹭喝的桥本顺手接过杯子,简明扼要地问道:“选哪个?”

“听说…”显然清晨的造访别有用意,身为摄影师的职业病开头被桥本打断,她捏着松村的脸推向那堆设计稿,可怜的苹果小姐呜咽着道歉,揉着脸嘀咕:“不愧是桥本老师。”

业界闻名的桥本老师呐,不苟言笑做事认真的标签贴得太死,大概只有在白石面前,能被挑起些沾染人间烟火的模样。

事实上她加班也的确拜对方所赐。

几个小时前白石兴高采烈地拨来了电话,她声称找到了一块优秀的璞玉,类似的开场白桥本听过太多次,麻木地沉默并等待着这位王牌经纪人的下文。

桥本不是没劝过她,距离新人发表没有多长时间了,一个菜鸟,姑且判定她完全适合T台,可团队总需要训练新人的准备,没想到白石立刻甩出了屡试不爽的激将法,强迫症发作的桥本板着脸,在天亮前画好了全部的服装方案。

反复修改是设计师对自己的要求,征求松村的意见是需要专业的评断,就算只是自由职业摄影师,本人强烈申明不愿朝九晚五上班,但以苹果为标志的图文稿件,是每家杂志,每位模特都幻想要攀附的阶梯。

桥本稍稍勾起了嘴角轻笑,她注意到松村的眼神跟着犀利,绕去了背后观摩的松村却忽然嘿嘿地傻笑,穿过设计稿去戳桥本的脸:“多笑笑嘛桥本老师。”

如果不是顾虑这些纸张脆弱,桥本就要伸手打人了。

两个人又沟通了某些细节的具体设计,桥本心想自己也是走了微妙的捷径,不过看在白石有点与众不同的期待程度上,作弊和辛苦倒也不能说是白费。

松村摆明了是要守株待兔的,白石也没辜负她的早起,领着个陌生的面孔就大咧咧冲进了工作室。

“她叫西野七濑。”咬着面包的白石含含糊糊地介绍,桥本还未仔细打量眼前的女孩子,被称作西野的家伙,抱着像是绘本的宝贝东西,大幅度地向桥本鞠躬问好。

“我…我很崇拜您的!”用上敬语并不显得突兀,桥本惊讶于西野的瘦弱,单纯意义上的,她几乎撑不起时尚杂志中常见的套装,音色也过于绵软,像是随时会被业界规则欺负的羔羊。

难得对白石露出了不赞同的目光,经纪人小姐,喔,我们忘了王牌这个限定词,白石的经纪人履历和她的模特生涯一样辉煌,仅仅略逊色于她的桥本点头,她接收到了老板传来的讯息。

请相信我。

桥本一如既往地选择了相信,趋近于互补的身份,白石也不会在剪裁衣服的领域质疑她,看到了合作伙伴的黑眼圈,白石自告奋勇地挥手:“我去给奈奈未冲咖啡。”

“先过来。”疲惫的桥本惜字如金,她现在只想让白石赶紧挑出稿子,好让人能在午饭前补个眠。

“我去吧桥本老师。”西野小心翼翼地靠过来,咖啡机就摆在不远处的桌台上,她应该尚不清楚工作室的布置,只能不好意思地盯着桥本,试图取过还被攥在手里的咖啡杯。

推测完这个拜托表情的桥本说了谢谢,也涌起了些许的不知名好奇,西野崇拜的究竟是哪一部分呢,既然正式加入了白石的工作室,想必以后总有机会知道吧。

桥本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欢迎新人了。

也是,从那个孩子走后,还是第一次见到白石重燃热情,即使抱着绝对支持白石的态度,该压榨老板的时候也不可能轻易放过。

“奈奈未的作品都很棒!哎呦…”捂着脑门的白石缩进了沙发,桥本拍了拍手,视线在稿件和西野间徘徊了片刻,叹着气去接那杯咖啡:“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人选。”

白石讨好地笑着,而桥本用白眼无视她的殷切,本来不打算再灌咖啡了,抿了抿甜度过头的饮品,桥本伸了个懒腰,又窝回她的战斗场地,异常凌乱的设计台上去。

“那个…”余光中不知所措的西野插话,似乎在二人一齐看过来以后被吓到,她像个十足的初入社会新手,不安地瞧着白石追问:“我能做些什么?”

“就站在那里。”桥本半是命令地说道,看见西野真的听话并拢了腿,连接下来的句子都温和了不少:“把外套脱掉吧,我需要看清你的骨架轮廓。”

西野再次惶恐地瞥了白石一眼,桥本同样递来一个揶揄的眼神:“麻衣样,你什么都没教过她?”

点到名的人哼着歌偏过了头,像找到救命稻草,白石噌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搂着松村的肩膀不停乱晃:“沙友理酱,好久不见了。”

桥本没错过松村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

她的重点仍然停滞在西野这里,不讲彻底退居幕后的自己,人们常拿新人跟过去的白石比较,生来就属于T台的模特,白石的天赋让她理所当然地叱咤风云。

桥本揉了揉因回忆而酸痛的太阳穴,那是一段她发誓要埋入尘埃的往事,当年如此盛大又仓皇的谢幕演出,秘密不会永远都是秘密,但它的存在却尖锐伤人。

她们曾失去了最好的作品。

与白石闹腾起来的松村双眸沉静,桥本和她短暂地交汇后达成共识,这位新来的女孩是无法比肩白石的,二十岁的白石手握张扬至全世界的资本,可二十岁的西野呢,甚至错过了入行的黄金年龄,

在冷静的理智一面,桥本想说西野不值得花费心血,在狂妄的职业一面,她和白石又跃跃欲试地要押上全部的赌注。

业界一位老前辈说过,这不是挺有意思的嘛。

白石跟着凑到桥本身边重复道,她说:“我们会成功的。”像以前一样,桥本暗暗加上了这句话,刚燃起了再熬一夜的雄心,白石就若有所指地看向她受过伤的地方:“奈奈未还是好好照顾身体吧,稿子明天再画也来得及。”

“好,发型和台风由你负责。”她们默契地分了工作,桥本目送白石推着迷茫的新人出门,端起早就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这才转头问:“你来得未免太早了。”

松村不再嬉笑着转移话题,她在几张设计稿间踱步,抽空回答:“奈奈未知道我为什么而来了。”

“能让松村大摄影师早起的人物,只有那个卫藤总裁了吧。”提到了公司竞争对手的姓氏,桥本反而毫无戒心地打了个哈欠,淡然地接道:“只是内部的新人出道,就要劳烦卫藤派你出马来探听消息?”

“当然不是了!”松村一脸被冤枉的楚楚可怜,她从随身的器材挎包里拿出了盒子,包装的手艺烂得熟悉,在桥本接过后说:“是她托我给你带礼物而已。”

礼物盒里是很稀松平常的盆栽,桥本嗯了一声,倒也不是需要客气回谢谢的关系,她从设计图里取下一张,折叠好了放进信封又塞给松村:“这套衣服更适合她。”

希望白石不会介意自己偶尔的放任,桥本微微笑着,捧起盆栽放在了摆满杂志的立架,其中有半数的封面都印着同个人的精致小脸,在花样百出的称赞头衔之后,跟着个时尚界无人不晓的普通名字。

她们最好的作品,曾经的,斋藤飞鸟。





ps.又只写一节来爽了!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