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时尚界设定

长滨pov

一个小时前画好的设计图又被揉成了纸团,长滨终于忍不住散开不耐的气场,用力填充了本就要溢出的废纸篓,发泄归发泄,她很快整理好了台面再度投入工作。

“吵醒你了?”半夜会造访设计室的只有这里的主人了,长滨抱歉地扯了扯嘴角,放下笔注视着梨加站在门口困倦地揉眼睛。

她手上握着一杯牛奶,平常再忙也要坚持早睡的人披着薄毯,虽说挂着经纪人的头衔,长滨叹气望向整面墙的奖杯与文书,应该更像是全世界都在为梨加披荆斩棘。

设计室的隔壁就是梨加的房间,长滨略带嫌弃地瞥了眼热牛奶,不依不饶地跟年长的老板耍赖:“ねる要咖啡!咖啡才能使人创作!”

向来温温柔柔的梨加还是换走了长滨凉掉的半杯,她指了指距离日出都不远的时刻,被长滨义正言辞地反驳:“哪有设计师晚上睡觉的。”

梨加讲不过她的歪道理,抿了抿唇露出委屈的神情,屡试不爽的反抗技巧奏效,长滨舔掉了围着一圈的白色奶沫,摆摆手进行第四十六次的投降:“等画完这张就去睡。”

停止了那个要人性命的上目线,梨加绕过了桌子替忙碌的设计师收拾狼藉,算是无声的陪伴,她一张张展开被丢弃的作品,随意挑选了一下,将一套上下衣分开的设计拿了起来。

双手捧着揉皱的纸张,仿佛只是率性而为地说道:“就用这个吧,新模特的发表会。”

长滨很想问她我们甚至连新模特都没有,盯着那双澄澈的眼睛半晌,她妥协地耸肩,第四百六十次接受梨加的决策永远都是对的。

这次的秀长滨本来不准备参加,一年一度的新人出道发表毫不稀奇,大批怀揣着时尚梦的年轻人都会报名,可是走红签约的凤毛麟角,最终能站在业界顶端的,也只有那位去了菅井财团的自家首席了。

每个工作室推出新人自然是惯例,发布会日子将近,梨加简单描述了这次的T台风格,却迟迟没通知过大家,今年度由哪位幸运儿登场。

长滨有些不敢相信看到的景象。

“我一定是还没睡醒。”缺乏睡眠的设计师也不可能眼花,但长滨想再欺骗自己一会,好不用面对沙发上坐着的土包子会是梨加的人选。

“ねる早上好,这是理佐。”察觉到不期而遇的视线,梨加转过身为二人做介绍,长滨愉快地回了早上好,甚至没来得及回想渡邉理佐的名字为什么很耳熟,这位外来且并不友善的家伙就说:“已经是中午了,长滨桑。”

哼,算你还有点礼貌。

这些年相处的默契仍在,当梨加说明叫长滨为理佐测量剪裁尺寸的时候,长滨也仅仅站定了几秒钟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她去找许久没用的皮尺了,而那卷工具正被一个更讨厌的人缠在手里。

“早啊ねる。”自来熟的志田摄影师小姐仰起脸灿笑,长滨鼓着脸颊问你怎么又在这,志田指了指胸口的相机回道:“梨加的新模特可是大新闻,我怎么会错过。”

长滨眯起眼忿忿地拽过尺子,挽着梨加的胳膊埋怨:“连那家伙都知道的消息,我作为设计师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梨加望着天花板认真思考了下,用托付终生的郑重接道:“那就麻烦ねる了。”

所以有关问题的重点一个都没解释嘛,长滨第四千六百次选择原谅冒失的经纪人,她打量着理佐,期间对方只抬过头一次,在梨加似乎什么都没记起来的空当,无奈又执着地留下了稍显意味深长的眼神。

长滨才不想追究两个人过去的渊源,梨加的经纪人身份是辅助,是构筑她们走上天桥的阶梯,连守屋那样风光无限的模特都没能留下,始终存在于她身边,存在于这个工作室的,只有我。

谈不上小孩子的无聊领地感,单纯用职业眼光去看这个新人,刚剪过的短发缺陷不止凌乱,冷峻的侧脸倒是可以算加分项,噢,阔腿裤,十年前的时尚嗅觉,长滨努力让自己没有笑出声,给予新人一些关爱和包容。

“穿上衣服在T台走一圈,很简单的。”梨加比划着长滨那张设计稿,看得出创造它的画师并不满意,大概是留意到角落里的签名,理佐把专注的目光分了过来,同时站起身,用不符合她身高的乖巧语调说:“知道了。”

长滨深吸了一口气,她的下巴几乎挨着了自己的头顶,窝在那里的削瘦立刻比例均匀,调侃的态度恢复到了专业的审视,要是理佐知道在长滨眼里,她现在连衣服都不剩下,却只是在分析骨骼与衣服的镶嵌程度。

没准会害羞到生气吧。

长滨拿着皮尺记下几个数字,其余的细节可以交给助手,她环着理佐的腰丈量时难免碰到身体,眼前的人低着头笑了起来,然后用一模一样的抿唇动作结束,说道:“对不起。”

“慢慢适应就好了。”梨加心情不错地拍着手,示意长滨可以接着忙自己的事:“我先带理佐去她的房间,下午再商量衣服的配饰。”

可恶的傻笑,减分减分!

长滨砰地关上门,打算吃个最爱的南瓜派来补充能量,桌上曾经摆放餐盘的位置空了,志田适时地插进来一句:“没想到狸猫的食物还挺美味。”

“滚出我的设计室。”

她的声线从来就不能造成任何威胁效果,哪怕长滨攥着剪刀气呼呼地过去了,志田还是不慌不忙地说:“你舍得赶,其他姐姐还不舍得我走呢。”

当然了,长滨腹诽着对方不容得罪的职位,业界传奇时尚刊物的副编辑,如果说优秀的经纪人是模特们的踏板,那志田这样的杂志记者就是踏板下的弹簧。

“下次来不许偷吃我的南瓜。”抓着托盘正要返回,志田又捞走了一块,可惜被长滨钳住了手腕,她还没接住梨加亲手烤的派,志田伸着脖子咬了一口,得意洋洋地瞧着长滨没有拯救南瓜的遗憾。

她彻底把盘子往志田怀里一塞,敞开大门喊道:“pe酱那家伙把南瓜派都抢走了!”梨加隔着自己的房间探出头,眨巴着眼睛回:“一会再给ねる准备。”

长滨假装没听到理佐雀跃的我也要。

饶是志田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虽然还是不客气地拍落手心的碎屑,用讲述推理小说的音调问:“你就不好奇梨加从哪里找到的新人?”

除去喜欢捡麻烦小鬼的白石麻衣,大多数经纪人都是中规中矩地挑着璞玉,梨加的性格也不如那位前辈张扬,离开为了公司利益的场合,这还是第一个她主动带进工作室的模特。

素质倒是不错,但走路和站立的姿态暴露了她太过纯白,想要在时尚圈混出名堂,即使不像斋藤那般覆盖了黑色的保护,也要锋芒毕露如守屋的艳红才好。

她不承认自己短暂地担心理佐的前途,笔尖却停留了很久,克制不住好奇心地追问:“她们是怎么遇到的。”

“理佐,啊,就是那位渡邉,姓氏的写法不一样,但读法相同。”志田看了眼早上刚刚拜托熟人查到的讯息:“茨城人,推测是梨加探望父母的偶遇。”

严谨又浪漫的设计师对偶遇颇为不屑,奇妙的缘分不可遏制地在长滨脑内蔓延,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乍听到的既视感。

太像了。

理佐和梨加的姓名。



ps.不是连载。。片段式娱乐吧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