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我的腰不太好

存档 all桥 月樱卫麦提及

桥本奈奈未站在萧瑟的大门前面,她看着被杂草吞没的立牌,刻着的大龄哨兵向导俱乐部还清晰可辨,桥本努力回忆着自己的如花年纪,又扶了扶堪比八十岁老奶奶的腰。

作为向导觉醒的过去中规中矩,她一直是紫塔里最任劳任怨的员工,培养新人还是外出任务,桥本赚着可观的薪水补贴家用,拖着残破的身体终于不用再背负前者。

递交的辞职申请没被通过,桥本笑得腼腆说:“退役以后我想回老家结婚。”当时的首席向导以这是一个知名flag为由拒绝了,并塞给她一个据说合适的新去处。

塔里的第三批新向导已经正式就任,新建的绿塔也有不少优秀的后辈,桥本脱离了非她不可的向导生涯,心想着在哪不是养老,还能照拿在役期间的工资。

本以为这里都是些腿脚不利索的真大龄,走进院子就抹了一把脸,不是幻觉吧,她和一群肤白貌美的姑娘们面面相觑,站在烤炉架旁边的白石麻衣飞了个wink过来,飞速接纳了新报到的成员。

领导我想辞职。

加入俱乐部的第一天,桥本环视着满屋子的哨兵,更正定语,满屋子没有结合过如狼似虎的哨兵,只觉得比上战场还要腿软多了。

卫藤美彩和向导交往的经验丰富,她调好了烤肉的蘸酱递过去,认真说:“我觉得你对我们可能有些误会。”

深川麻衣及时截下了她要给桥本的酒杯,气场不太像以暴戾著称的哨兵群体,她温和地询问:“你的精神图景很稳定,为什么被派到这了?”

桥本在一片圣光中平静地叙述她的体检报告:“我的腰不太好。”

“腰不好做向导是不是很辛苦啊。”卫藤脸上挂着可疑的笑容,听懂暗示的桥本不为所动,继续维持着扑克脸回答:“我觉得我没有误会。”

其实这也不能怪哨兵们,樱井铃香微笑着介绍了大家,这里的哨兵不乏昔日的佼佼者,然而无法和向导配对,不能服从安排的士兵也不被需要,她们偶尔会主动执行毁灭性的任务,抒发一下哨兵过盛的精力,并不考虑是否会因为没有向导而面临崩溃。

“怎么都是女孩子?”真情实感想要结婚退役的桥本举手,那句为什么你是这里的队长没有问出口,她窥探到樱井背后深不见底的精神黑洞,立刻端起了杯子赔笑:“来小队长,喝茶喝茶。”

她能理解那种被抛弃的感觉,遇到灵魂伴侣这种事只能依靠命运的偏心,临时结合的稳定性太差,桥本介于S和A的评级,没有几个哨兵承受得住她荒凉冰原的图景。

“谁买了栀子花?”每个人进门都做了闻的动作,然后意味深长地扫了眼角落的桥本,哨兵身上压倒性的信息素味道席卷过来,离她最近的西野七濑无辜地散发着薰衣草幽香说:“大概太久没见过向导了。”

第二天桥本搬了个榴莲在桌子上劈开,一本正经地摊手道:“希望大家习惯我的存在。”

能清静地看书真好,桥本腹诽着,就是有点臭。

她大概低估了哨兵的多样性,松村沙友理吃了十人份的早饭姗姗来迟,像插着翅膀溜到了桥本的办公桌:“是娜娜敏准备的水果吗,你人真好。”

是好人卡吧,桥本放下心来,又有谁能抵挡一个贪吃的天使眼神呢,她站起身去拿盘子,回过头就察觉到房间的布置变化了。

松村将自己的图景融进了现实,放在竹篮里的苹果掩饰了哨兵的侵略,等桥本切榴莲的空当,刚刚还单纯可人的松村围上来,笑嘻嘻地念叨:“我现在比较想吃你。”

靠近的身体引发了不寻常的燥热,桥本没对同是女孩子的哨兵特别设立精神屏障,她被轻易拖进图景的事实似乎触发了结合热。

所幸向导身经百战,漂亮的滑步闪开在脖颈间乱蹭的松村,桥本用可以媲美哨兵的身手在厨具中迂回,在松村把她禁锢在自己与灶台前,一屁股坐上了大理石台面,翻滚下来后大喊了一句桥豆麻袋。

是时候拿出向导的实力了,桥本集中精神,精神触手渗透进松村并不牢靠的世界,在她面前具象化了生平所见的各式美味。

看着松村转移了目标,桥本在拉开厨房门之前还有些失落。

身体里残存的热度需要挥发,她去找了樱井要求出任务,小队长自言自语地说:“其实我也可以帮忙的。”

“不了吧。”桥本瞥了眼那个黑洞,十分钟后她倒是宁愿选择那个黑洞,白石和西野占据了正副驾驶的位置,前面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噼里啪啦的竞争者火花硬是被桥本解读成了有一腿。

向导和哨兵们忽然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

看上去柔弱些的西野确实负责了侦察工作,桥本微微地探手表示自己可以,就被白石极富风情的眼神吓得闭嘴。

这位可是传说中的S哨兵,她甚至不敢和对方置身一个车厢,玫瑰味刺鼻的浓郁,白石正在犹豫带刀还是拿枪,她那张专注的脸该死的好看,桥本怀疑自己被结合热支配戴上了滤镜,可是看白石淡定的样子又觉得多心。

“你知道我是哨兵吧娜娜敏。”白石伸出手点在桥本平坦的胸口上:“你知道我可以听见你的心跳吧,娜娜敏。”

这位同事,我们还没有熟到直呼名字吧。

桥本翻了个白眼,哨兵的发达五感令她对自己的身体了如指掌,心律加剧的紧张,血液流动的惶恐,还有暧昧不明的期待,都让她不自觉地吞咽。

当然那个粉红的气氛纯粹是白石的脑补,桥本冰凉的手覆上她的额头,被屏蔽视觉的哨兵加强了听力,窸窣的布料摩擦,向导倾身蹭了蹭皮质的座椅。

“白石桑,要来一个精神疏导吗?”

桥本极度真诚地建议道,哨兵是不能顶着结合热的开端上战场的,燃起了向导的职业素养,她徐徐安抚着充满噪音的耀眼图景,和张扬主人般配的华丽舞台,隐约能猜测到白石未觉醒前的偶像梦想。

垂落的右手沿着侧脸的弧线悬空,西野在通讯器里发出了进攻的知会,桥本有些不好意思,她拍了拍白石的肩膀恳切说:“不如我们回去再...”

好好聊聊。

得到某种鼓舞的白石带着翻涌的玫瑰香跳下了车,西野紧跟着上来,若有所思地伸手搅乱了空气中零零星星的向导素。

“请你听我解释。”桥本讲完开场白就差点昏过去,一个严肃的战争剧目被她演成了家庭伦理,只能僵硬着表情接上台词:“我和她没什么的。”

“我和她也没什么。”内敛的西野不具备白石的攻击性,她拉上车门又不打算坐好,在桥本欣慰女孩子之间的纯洁友谊前,西野皱了皱眉,拼出了一个可爱又困惑的我在骗你。

一回生二回熟...呸,绝不再掉以轻心的桥本竖起了屏障,被两位哨兵反复加热过的车厢坠入冰窟,西野慵懒地打了个哈欠,似猫的柔软身段栖上来,握住扶手却传来了符合哨兵力道的断裂声:“娜娜敏怎么知道我怕热的。”

想威胁我你还年轻,桥本歪过头向后倚了倚,交叉手臂摆出了霸道总裁的姿势,坚固的屏障是她无法被打碎的冰壁,西野温温和和地凑近,下巴抵在了桥本刚还被白石触过的胸前:“对不起,娜娜也控制不了自己。”

好一招以退为进,桥本看着在西野肩上堆积的雪花,年轻的哨兵瑟缩了一下,颤抖令她瞧起来弱势而无害,把对方丢进西伯利亚平原的念头太残酷了吧,桥本假装以怀念的口吻说:“白石桑可能一会就回来了。”

“那就叫麻衣样一起。”绵长的尾音撩拨着玩笑的话语,桥本微妙地挑起眉毛,论腹黑只能算勉强棋逢对手,她好像忘了告诉西野,几分钟前的精神疏导还是搭上了一缕链接。

任务中的S级哨兵有了向导辅助不必压抑,桥本看得到白石以光速解决了全副武装的仓库,白石听得到西野貌似无意的邀请。

“欢迎回来。”桥本冲着暴力拆门的白石打招呼,幸灾乐祸地欣赏着西野引诱未遂的无奈。

横亘在哨兵面前的屏障又加固了,白石一身的血腥杀气凛凛,西野不遑多让地释出了和解的信号。

桥本再次降低周身温度,谆谆教导:“这里又不是abo设定,希望大家冷静一点。”

“我们挺冷的。”白石打了个喷嚏来佐证是桥本的不对,西野优哉游哉地肯定道:“所以需要做些事情来暖和一下。”

彻底被按在座垫里的桥本咬牙切齿:“内个什么,我腰不好。”

唉。

搅着手里的阳伞插花,莫吉托的清凉涌进喉咙,桥本总算有了在w哨兵手下幸存的实感。

本能万岁,哨兵必须保护向导的天性作祟,桥本的老腰得以逃过一劫。

吧台里的卫藤把玩着调酒的不锈钢瓶,深川·情感咨询室·妈妈的味道·麻衣给了桥本一个不沾欲望的拥抱,为鲁莽的同事们真挚道歉:“其实大家都很喜欢你。”

“谢谢。”桥本眯着眼看向卫藤棒读:“我也喜欢大家。”

谁会喜欢整天被一群哨兵虎视眈眈啊?

弥漫在房间里的酒气说明了动机不纯,卫藤亲昵地捏着桥本骨节分明的手指,循循善诱:“结合是件很美妙的事,我可以教你喔。”

像令人迷醉的饮品包裹住杯中的冰块,桥本微醺的双眼保持着谨慎的清明,她在害怕什么呢,无论灵魂还是肉体,她总是刻板过头地置身事外,亲手熄灭每一次的放任妥协。

深川准确地偷袭进了那个缺口,绕到了桥本的屏障后面,那里盛开着不知名的花海,在凛冽的寒风中被主人无情摇摆。

桥本猛地清醒过来,显然在俱乐部本部放松警惕是很危险的,所幸樱井正好推开了酒吧大门,她的黑洞虹吸式地吞没了卫藤的图景,用着官方调调说:“首席找奈奈未。”

例行的关切,桥本表达了对首席百忙之中抽空救人于水火的感激,旁边樱井依旧端着茶杯,为难又不忍心地说:“其实我也可以帮忙的。”

“你们哨兵到底怎么回事?”

“哈?”樱井一脸直者自直的莫名:“给你做个反向疏导啊,不然咧?”

于是桥本在给塔的辞职信里第一行是这样写的,哨兵们是很优秀,可她们不仅都难搞,她们还都想搞我。

不知道这个委婉的措辞首席看不看得懂。

她顺便给挚友若月佑美发了个邮件:你快过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若月来的那天桥本迎着风流了一公升的单边泪,贼俊俏,若月以为她过得不错,走近了两个人的精神图景先行会晤,无数桥本险些失去重要东西的画面,她仔细看了一会,语重心长道:“那可是麻衣和七濑唉,我现在相信你是个直女了。”

差一丢丢,桥本默默补充,若月勤劳地收拾着过期的榴莲,她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轻声说:“总比错过了那个命中注定要好。”

“说出你的故事。”桥本咬了个苹果虚心听讲,还没合上冰箱门,澎湃又疯狂的结合热撞得她真腰疼了,来接待新同事的樱井愣在外面,身后是照进了阳光的庞大黑洞,五颜六色地反射出瑰丽而绚烂的情绪,铃兰花攀爬着蓝莓的枝杈结出一朵朵纯白的花苞,填满了哨兵内心曾经深不见底的空虚。

桥本攥着早写好了的辞职信去找樱井,被内热困扰多天几乎造成了低烧,浑浑噩噩地敲开了队长的屋子,樱井只露了个缝隙,看上去累极了,还是耐心地抱歉道:“现在可能帮不到你。”

“滚...”桥本转身就要走,樱井又回了对不起,耸着肩吞吞吐吐:“那我去滚了。”在桥本脸上我不想懂的推拒中接着说:“你知道的,向导嘛,对吧。”

她只得等着自己的直属上司先舍得离开床榻,没有任务的哨兵又聚集在了前院烤肉,松村叫了塔里的后辈来厨房搭手,桥本听到一声爆炸和飞起的浓烟后问:“是不是绘梨花来了?”

生田哨兵的小向导自然是形影不离,斋藤飞鸟搂着桥本嚷嚷:“老师,大家都很想你呢。”她经常问自己的导师要不要继续担任,而辞职信就躺在咫尺远的抽屉里。

“再等等吧。”桥本微笑着扫视每一个哨兵,掠过的精神触手让所有人寒颤不已,斋藤仰着小脸睿智地总结:“羡慕了吧,单身go...啊老师饶命。”

在图景里狠狠教训了这个深得真传的徒弟,桥本辩解道只是再等一阵就好,虽然不清楚自己的寂寞该被谁拯救,但她精神屏障层层护卫的花园里,悄然破土的玫瑰花,点缀着薰衣草的紫色,正附在苹果树的苗木下。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