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睡睡

傲慢与偏见06

偶像白x总裁七 ooc预警

“大小姐,最喜欢的豆一样就这样送人没关系吗?”

高山准备好了澳门生意的账目,见西野还盯着窗外的夜景发呆,以为自家总裁是心疼那个突发奇想送给白石的玩偶。

西野反应了片刻最喜欢的定语,攥着的手机砰地一声掉在桌上,亮起的屏幕是白石礼貌回复的晚安,那是个私人通讯地址,她还旁敲侧击地跟工作人员确认过。

“有些东西在别人那里更有纪念意义。”谈不上其他的情绪,西野捞过来摊开许久的活页,那上面基本是些玩具设计和场地规划,翻过几页却出现了穿着华服的人类面孔,西野迅速合上绘本,索性把自己蒙进了枕头。

无论她在白石说出那句话动了怎样的心思,都随着重力带来割裂空气的疼痛,将喧嚣致某种可能性的声音流放到了身后。

西野记不起来自己在塔顶想了什么,她像是在做告别仪式,又像是亲自谱写了序曲,而第一个音符写下得太早,她回头看向不敢鸣奏的完整乐章,转身选择了跳进深渊。

蹦极是项有趣的运动,西野考虑着给未开幕的游乐园也添置一部。

回到日本还真是忙碌了,在两个人都打定主意不再见对方,又巧合伴随着倾向一次次再见,白石从来没有问过西野要不要见面,西野在总裁办公室乏味地转着钢笔,耳机里第无数遍播放着正统偶像的宣言。

想见她的念头轻飘飘的,西野不停按着电话的接通键位,高山终于忍不住举起了话筒,站在另一头貌似随意地问:“是不是要查麻衣样的行程?”

“我现在可以自己问她。”西野鼓起脸滑着相隔几天的记录,非常简洁了当地编辑你在哪里几个字过去,她知道白石在工作中不会回复,耐心地等了一小时,西野抬起头彻底丢开了钢笔,朝着闪出了大门的高山喊道:“立刻去查!”

西野没想到白石这么快又碰到了另一个低配版的自己,是的低配,她盯着电脑上那位约见白石的男人资料,笔帽上的金属扣被不断地施力掰断,向来温吞的语气透出了商界领袖的淡薄。

“天凉了,是时候让这位先生破产了。”

见合作方是娱乐圈默认的潜规则,西野先前无情地利用了这份便利,这会又寒着神色为白石辩解她的无奈。

-你在哪里。

西野再度询问,她支着脑袋悠闲地敲下了我想见你,一闪而过的占有欲从心脏中央的缝隙处消失,又换上了单纯不高兴白石居然还没搭理她。

Line里发了餐厅的地址,白石坐在角落搅动着牛奶,回国后拒绝了咖啡的陪伴,太清醒总会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比如现下,是她不愿承认的那位求救对象。

“咖啡,谢谢。”西野坐下打了个响指,其实她很少在白石面前端起总裁作派,虽然白石表现得云淡风轻,也深谙所谓的高高在上,当然会对偶像行业怀揣着肤浅的偏见。

可西野腼腆又惶恐地质疑着朋友身份,白石接受得有多少问心无愧,现在就有多少叹息后悔。

“娜娜饿了。”西野往前凑了一点,沉默地带过了主动现身的原因,略显亲昵的请求初次被当成武器作用于白石,又挑起了音调客气问道:“麻衣样不想和我吃饭?”

坐在烤肉店里的白石夹着一块上好的牛排,安慰自己才不可能有人拒绝这样的西野。

还是拿着黑卡说尽情点单的西野。

“一会没有行程安排吧。”西野半是商量地开口,白石含含糊糊地回答:“西野总裁应该早查过了才是。”

“那也不想耽误你工作嘛。”她试着建议道:“新开幕的游乐园,给麻衣样开特别通道去玩。”

不知不觉西野给予了白石太多的特别,又让后知后觉的人全部感受到了,白石站在空荡荡的乐园门口听不到一点声响,要是真的什么也听不到才好。

西野通知过负责维护的人员,每一台游乐设施都调试完善,恢复少女心性的总裁在夕阳下笑得灿烂,她小跑几步介绍着场馆分区,忽然想到些画面,嘴角的愉悦柔顺得越发天真,然后西野双手合十地说:“对不起,第一天晚上用蜥蜴吓你的事。”

“你是故意的?”白石挑着眉假装生了气,她安静的脸看上去很有威严,西野被怔得缩了缩肩膀,捏着衣角小心翼翼地跑回来,牵着白石的手岔开话题:“先玩哪个呢。”

她倒没想着真拖白石去爬行动物馆,这次发誓决计不上当的白石站好,故作镇定地大方摆手:“进去看吧,我在这里等你。”

“算了。”西野公事公办地和售票屋聊了会,小声嘀咕着:“现在更想和你在一起。”

白石在综艺中有玩过不少刺激项目,她想象着西野求饶大哭,在没有摄像机的环境下,自己可以毫无顾忌地拥抱这个人。

“啊啊啊啊啊怎么这么高!”破音的尖叫充分凸显了白石的惊惧,西野解开了安全带跳下来,回头望了望天摊手道:“高吗?和澳门塔比还好吧。”

在蹦极中重生过的西野总裁只是面色苍白,照顾着白石不安的心神,她指向远处的摊位:“我们去买冰淇淋好了,上次在澳门麻衣样还欠了我一个。”

可真记仇,白石扯着嘴角回了好,那位店员没收她的钱,年长的阿姨朴实地欣慰道:“大小姐没什么朋友的,和麻衣样一起来也开心多了。”

白石听见她的称呼又戴上了偶像面具:“前辈是饭吗,很高兴见到你。”

“怎么这么久。”西野打断了像是偶遇的寒暄,白石塞给她一只甜筒,不忘取笑着说:“拿好喔,再掉了我不负责任。”

两个人拿着食物在暗下来的街道散步,摩天轮亮起的装饰灯醒目,西野横竖也舍不得白石去体验命悬一线了,对方也欣然同意坐着休息的活动。

西野小口舔着草莓味的冰凉轻颤,鼻子上的细细皱纹昭示着心情不错,她看着窗外升空后汇聚在视线尽头的景色,一览无余的游乐园属于西野氏,那种所有物般的自豪感浸染了漆黑的眼眸,自然过渡到了坐在面前的白石身上。

白石低垂着视线错过了短暂的注视,她察觉到西野挪动了位置,双手放在膝盖微微俯身,留给白石的是无限委婉的笑容。

今天不经意的触碰西野没提及握手券了,白石琢磨不清她的想法,究竟是一时无聊的消遣,还是稀松平常的普通,她为什么要在划好界线后去签支票,为什么要踏入自己的保护圈肆意妄为。

她是西野氏的年轻总裁,她有着打破框架的特权,对这个特权的纵容又是白石亲自敞开的缺口。

真的后悔吗?白石摇摇头反而轻松起来,蓦然诞生的无力和放弃并存,她仗着绝对无法背叛的偶像生涯有恃无恐,仅仅这样的关系就好,仅仅她一个人知道就好。

“麻衣,看那边。”西野伸手晃了晃拉回她的注意,游乐园入夜的整场烟花只为白石点燃,具体的绽放样式西野还在犹豫,最后的盛大焰火泯灭在浓重的黑暗里,西野得意地炫耀自己的手笔,接着追问道:“喜欢吗。”

喜欢,白石将美好到近乎爱慕的表情收纳在心底,偏过头冲着窗外说:“喜欢。”

幸运的是二人之间身份差距太过明显。

幸运的是在规则里仍然可以永远单恋。

她微笑着,绝望地想。

评论(10)

热度(102)